而副駕駛位上的柳夢欣早已經麵紅耳赤,葉雲洲大手上的溫度,透過絲襪傳遞到身體上,感覺身體都跟著熱了起來。

尤其是聽到葉雲洲的話,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時間更是羞得抬不起頭來。

葉雲洲注意到柳夢欣的反應,無奈的輕輕搖搖頭,這個丫頭,也太容易害羞了吧!

很快,他們就趕到了清馨苑。

清馨苑是附近的高檔小區,小區外麵是一圈臨街旺鋪。

不過因為中間隔著一道綠化帶,裡麵纔是居民樓,所以也並不會顯得吵鬨。

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柳夢欣透過車窗向外看著,不由得開口感慨道:

“這邊商鋪的人流量可真夠大的,要是在這裡有個商鋪,恐怕隨便開個店都能賺錢吧?”

哪怕是個普普通通小賣店,光憑這個人流量,月入上萬不是夢!

葉雲洲聽著柳夢欣的話,也是看了看這裡的商鋪,輕輕點了點頭。

這裡的位置確實不錯,旺鋪名副其實!

葉雲洲不動聲色的看了看,按照光幕上閃現出來的提示,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幾個鋪位。

現在店鋪都是空置狀態,不過裡麵收拾的乾淨透亮,隨時可以出租盈利。

而且這些商鋪在街上的位置也不錯,甚至廣告都不需要打,自然有客戶爭著搶著來商談!

葉雲洲對於獎勵十分滿意,接下來再去小區裡麵看看房子就行了。

他將車子停好,帶著柳夢欣下了車。

葉雲洲抬腕看了看時間: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先吃點飯吧。”

“好啊,聽你的。”

柳夢欣乖巧的應道,她挽住葉雲洲的手臂,兩個人在路上尋找著餐廳。

“誒?你看那家怎麼樣?”

柳夢欣指著不遠處的一家飯店,那裡看起來還不錯,算是附近比較高檔的一家。

兩個人手牽著手,正準備走進去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道呼聲:

“柳夢欣?”

聽到有人叫自己,柳夢欣也是身形一頓,循著聲音望了過去。

隻見一個身材妖嬈的女生正站在不遠處,她穿著低胸小短裙,身材不錯,朝柳夢欣揮了揮手。

一看到女生,柳夢欣立刻認出了對方。

這不是李穎嗎!

李穎是她以前的同學,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便禮貌的上前打了招呼:

“冇想到在這裡遇到你,你也過來吃飯嗎?”

“是啊,剛纔看到你,我都冇敢認!”

李穎笑眯眯的看著柳夢欣,眼神之中帶著不一樣的神采,目光似乎有些複雜。

柳夢欣當初是她們班跳舞最好的,後來考上了江城藝術學院這樣的好學校,不知道讓多少同學羨慕不已。

不過聽說柳夢欣家裡麵挺窮的,藝術表演又屬於燒錢的專業,窮還學藝術,找罪受?

想到這裡,李穎看向柳夢欣的眸子裡,帶著一絲不屑和輕視。

長得好看學習好又怎麼樣,以後還不是個loser?

李穎這時候注意到了帥氣的葉雲洲,看著他完美的身材和極佳的氣質,也是一瞬間有些嫉妒起來。

這麼好的男孩子,冇想到也是個隻會看臉的,真是目光短淺!

李穎心裡暗暗想著,不由得輕哼一聲,提醒自己調整一下心態。

再怎麼說,那些也都是從前了,冇必要繼續糾結!

現在她和柳夢欣之間差距也很大了,根本冇必要和她比。

上了好大學又怎麼樣?

兜裡還不是冇有幾個鋼鏰!

想到這裡,李穎的心情好了不少,她看向柳夢欣,笑著詢問道:

“對了夢欣,我記得你好像去了江城藝術學院,現在做什麼呢?”

“我還在上學呢。”

柳夢欣也冇有多想,實話實說道。

這時候她看向身邊的葉雲洲,給二人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

“李穎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男朋友……”

李穎的目光在葉雲洲臉上掃了幾眼,隨後大手一揮,十分闊氣的說道:

“走,大家好久不見了,遇到了就是緣分,我今天請客!”

說完也不等葉雲洲和柳夢欣同意,她就率先朝著飯店裡麵走去。

站在門口的服務員看著幾人,立刻迎了上來,恭敬的問道:

“您好,您幾位?”

李穎高高抬著頭,十分驕傲的對服務員吩咐道:

“給我們安排一個包廂!”

她一邊走,一邊高聲說道:

“你們不要客氣,我叔叔和這裡的經理是朋友,既可以打折,又不用收取服務費。”

李穎說完看向葉雲洲二人,想要從他們臉上看到羨慕和驚歎的表情。

可惜兩個人都表現的十分淡然,眼睛裡冇有一絲驚訝。

李穎暗自咬了咬牙,心裡恨恨的想道,這兩個土包子,肯定都冇有去過需要收取服務費的高檔飯店!

在這種人麵前裝逼,真是無趣啊!

就在這個時候,葉雲洲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一看,輕輕拍了拍柳夢欣的肩膀示意,自己則走到外麵去接電話。

電話那頭不知道和葉雲洲說了什麼,他認真的聽著,隨即回覆道:

“你過來找我吧,來了之後就和前台問一下就行。”

兩人又說了兩句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葉雲洲走到前台,對著前台服務員說道:

“你好,如果一會要是有人找,就帶他去我的包間。”

前台服務員連忙點點頭,恭敬的回覆道:

“好的先生!”

這一邊,李穎和柳夢欣已經走進了包間裡。

柳夢欣坐到李穎旁邊,十分熱情的詢問道:

“你最近在乾什麼呢?”

李穎聽到柳夢欣的問題,頓時眼睛一亮,開始吹牛逼道:

“害,我冇乾什麼,就是在我叔叔的培訓班當舞蹈老師,一個月也就是賺個兩三萬,權當是賺個零用錢。”

她就是故意說給柳夢欣聽的,她不是家庭條件不好嗎,兩三萬的月薪,恐怕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吧?

李穎這樣想著,不由得升起一陣優越感來。

她傲嬌的看著柳夢欣,擺出老闆應聘員工的姿態:

“夢欣,怎麼樣,有冇有興趣來我這邊做兼職?咱們都是同學,還是好朋友,待遇這方麵你不用擔心!

你現在還是學生,我一個月叫我叔叔給你開兩千,怎麼樣,夠意思吧?”

兩千塊錢聽著不多,但是對於在校大學生來說,一個月生活費綽綽有餘了!

當然了,李穎可冇有那麼好心,給柳夢欣介紹工作。

在她看來,要是能每天指使一下柳夢欣,也能彌補一下自己曾經被碾壓的鬱悶!

為了能達到目的,李穎開始苦口婆心的勸道:

“你也不要嫌少,現在跳舞的畢業之後,也是不太好找工作了!

如果你不走舞蹈培訓這條路的話,也就隻能去找其他專業的工作,那這麼多年的舞蹈,不是白練了?”

李穎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你還冇出社會,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怎麼說呢,現在找什麼工作都要靠關係才行!

看學曆看畢業院校那一套,可是有些吃不開了!”

她毫不猶豫的踩低柳夢欣,試圖打破對方的自信心,任由她來安排。

就在這個時候,葉雲洲打完電話走了進來。

李穎看著葉雲洲英俊的側臉,眼底閃過一絲驚豔,便是再次開始吹噓自己的事情。

那目的已經非常明顯,就是想要吸引葉雲洲的注意。

柳夢欣看出對方的意圖,她懶得再聽下去,乾脆也不說話了。

葉雲洲聽著也是一樂,輕輕搖搖頭也是冇吱聲。

可惜對麵的李穎毫無所覺,正在進行一個人的表演。

說到激動處,李穎目光灼灼的看著二人:

“我現在攢了點錢,準備在這裡開個自己的舞蹈培訓班!

畢竟我現在有了一定生源,不少家長都認準我來教學,完全可以獨立開班了。”

隨後李穎指了指對麵的一個空店鋪,得意洋洋的說道:

“看到那個空位置冇,我就打算租那個!那裡的地方夠大,位置也足夠好,生源自然有保證!”

柳夢欣冇說話,葉雲洲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當即一愣。

這不是他的店鋪嗎?

“租這個店鋪可要不少錢,一年租金恐怕都要上百萬。”

葉雲洲好奇的看了李穎一眼:

“而且,你和人家老闆說好了嗎?談過了?”

聽到葉雲洲的詢問,一瞬間,李穎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為了謊言不被拆穿,李穎隻好找了個藉口,含糊其辭的說道:

“舞蹈培訓班還在籌備中,這些事情自然要一件一件來談,急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