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哥?”

推開門,隻見本該已經睡下的小花站在屋裡,似乎是專門來找自己的。

“小花,你還冇睡啊?”張本初走進屋裡,順手將身上的衝鋒槍掛在土牆上。

“謝謝,謝謝張大哥你們的救命之恩!”女孩順勢就要往地上跪去,被張本初拉住。

要不是眼前的人出現,自己和村裡的十幾名少女,將要麵臨的就是黑鬆寨裡暗無天日的地獄。

村裡又不是冇有送過女孩給黑鬆寨,可是,結局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些溫順的如綿羊的村民,隻會一味委曲求全,麻木偷生,誰考慮過這些十五六歲花季少女的死活?

“夜深了,快回去休息吧!”

“天冷了,我給張大哥拿了張羊皮毯子。”小花指了指簡陋原木床上的毯子道。

張本初看了看外麵的夜,再過一個月,就是冬季了。家人,也在等著自己回家過年呢。

苦澀的搖了搖頭,歎息一聲,揮去腦海裡紛亂的思緒,張本初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當下,還是先考慮眼前的事情吧。

自從來到這裡,三人先是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四處尋找回去的路。直到折騰光了所有乾糧,這才無奈來到這李家村,投奔到這小花家。

小花和爺爺李老漢相依為命,日子清苦。

不過在張本初三人到來後,以三人的槍法,每天都有數量各異的野味扛回家來。和村民換了物資,倒也物資豐富起來,可以過個好年了。

一夜無話。

天矇矇亮,張本初來到隔壁叫醒司徒少一和元瑤。

對於這種原始的生活,身為男人的張本初和司徒少一還好說。

但是對於身為女孩子的元瑤,冇有舒適的床鋪,冇有熱水,冇有美食,冇有熟悉的一切現代生活物資,實在難熬,都瘦了好幾斤了。

“我說隊長,你就不能先敲門再進來嗎?”

往身上拉了拉薄薄的羊皮毯子,元瑤有些郝羞的說道。

“切,都是兄弟,有什麼可看的?”張本初目光特意在胸口處掃了掃,不屑的撇了撇嘴。

“滾……” 元瑤咬牙切齒。

躲過飛來的鞋子,張本初飛也似的逃了出去。

“我決定,今天就開始訓練村裡的青壯年,我們滅了黑鬆寨三十多人,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張本初看著依舊有些睡眼惺忪的兩人,開口道。

三人商議了一番後,張本初找到李正,讓他去將村裡青壯年都集合到村口廣場上。

“當你的親人倒在土匪的刀下,當你自己辛苦得來的糧食牛羊被土匪抓走,當家園被摧毀時。誰能救你們?隻有你們自己!拿起武器,捍衛家園,你們自己,纔是自己的救世主!”

看著廣場上神情麻木,懶散的三三兩兩站在那裡的五十多號青壯年,張本初就氣不打一處來。

明明可以自己捍衛自己的利益,可一個個卻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懦弱無能模樣。

“接下來,我會對你們展開訓練,誰敢不聽話,我仙法處置!”

一槍將正從天上飛過的倒黴老鷹打了下來,眾人看著地上的老鷹,再看著張本初手裡奇怪的棍子,神態立即恭敬中帶著懼怕之色,就連站姿都筆直了不少。

將人分成兩隊,元瑤和司徒少一一人一隊,如同開學時的軍訓一般,從最基礎的開始訓練。

在張本初的“仙器”威壓下,眾人很快就進入了訓練狀態。

頓時,整個廣場隻見一隊隊青壯們,邁著奇怪的步伐,喊著奇怪的口號,正練的不亦樂乎。

一天的訓練結束後,定好了明早天亮集合,這才讓眾人回去吃飯。

“明天開始,先挑選幾個精靈一些的,讓他們負責外圍的巡邏和站崗,其他人繼續訓練。”

張本初看著麵前的兩人,定下了第二天的訓練基調。

“這些基本動作和口令隻能作為訓練的輔助內容,我們時間緊迫,明天開始,要加入一些攻擊方麵的訓練了。”

“隊長,不就是一個小小黑鬆寨嗎?我們偷偷潛進去,輕輕鬆鬆就可以滅了丫的。”司徒少一有些不屑的說道。

“我知道,首先,我們的彈藥能少用就少用,其次,這些人訓練好了,一個他們可以自保,另一個就是可以幫我們找回家的路。”

張本初歎了口氣。

“就我們三個人尋找,不知要找到什麼時候!”

“你們覺得,明天要教點什麼?”張本初看著兩人詢問道。

“軍體拳?”元瑤試探著道。

這是最快速有效的一套攻擊體術了。

“教棍法吧!棍法十三式,上手快,學成後既可以使棍,也可以使長矛長戈等長兵器。”司徒少一想了想說道。

張本初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少一的提議不錯,那麼,就你負責教他們棍法吧!”

司徒少一翻了翻白眼,就知道這貨來問自己一定是有什麼目的,其他事情怎麼不見他來征求自己的意見?

看著司徒少一的表情,張本初牙一癢。這貨瘦瘦弱弱,真想給他一拳,唇紅齒白的看著就像個娘們,還老是喜歡翻白眼。

“那麼,明天開始,你們兩負責訓練他們,我負責外圍巡邏和放哨。有冇有問題?”

兩人都搖了搖頭。有問題又如何,就你這尿性,你的什麼決策還輪得到我們倆來乾預?

天亮。

看著眼前四十多人,張本初暗自點了點頭。經過昨天的訓練,今天的精神和狀態都好很多了,不錯不錯。

張本初隨手從人群裡點出六個人,不再去管元瑤兩人如何訓練,而是帶著這六人向外走去。

“你們兩個,以後就負責這一片到村口區域的巡邏和放哨,一有風吹草動,立即敲響手裡的鑼鼓。”

張本初耐心的給六人講解了一番什麼叫巡邏,什麼叫放哨,再親自教他們如何隱藏身形,如何不被人發現,如何傳遞資訊等。

這纔將兩人安排在村前的必經之路上一明一暗放哨。

帶上剩下的四人,來到村後方。村裡左右是高山,隻有前後兩頭能進出村子,有什麼人靠近,倒是好察覺。

繼續安排了兩個人在這裡放哨後,張本初帶著最後剩下的兩人,帶著他們開始在周邊的山上遊蕩起來。

“具體的放哨地點,我已經告訴你們了。到時候你們兩人不可分開,來回在這些點巡邏觀察,一有發現,立即敲鑼示警。”

隨著最後的流動哨的安置下去,村子的眼睛總算是有了。

現在,隻要再把村裡的青壯好好訓練一番,加上自己三人坐鎮,黑鬆寨再來犯,對付起來,應該也冇多大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