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本慶壽說心想,那麼多人來包圍這股八路軍,冇想到居然讓他逮到了。

隻要他在這裡拖住一會,即使拿不下這股八路軍,其他援軍也會趕到,到時候他就立這首功,在將軍麵前,他可以大大的露臉。

所以他揮手對著眾人說道:“全體埋伏,準備迎戰!”

隨著穀本慶壽的命令,小鬼子們紛紛潛伏起來,豬臉貼在地上,槍口對準前方。

殊不知,遠處李雲虎將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李雲虎笑了笑,埋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埋伏!算你們這些小鬼子倒黴!

他帶著野狼營繼續前進,雙方的距離不斷拉近。

在一千米的時候,李雲虎命令全體停在原地。

穀本慶壽有些不解,對方到底想乾嘛,怎麼突然停了下來?

他拿著望遠鏡打量四周,並冇有什麼動靜,難道自己這邊被這些八路軍給發現了?

可是並冇有啊!他非常確定,在他周邊根本冇有任何八路軍的存在。

他把視線轉回前方,在他的視線當中,前方這股八路軍部隊當中有兩人正在交談,看樣子是這支八路軍的指揮官,其中一人看起來高大無比,忽然他的瞳孔猛地一震,身形微微的顫抖。

“這,這難道就是被他們日軍稱為魔鬼的李雲虎?”穀本慶壽有些駭然,這李雲虎果然如傳言那般高大凶猛!

而且!他感覺李雲虎的眼睛,彷彿在盯著自己這邊,這讓他心裡有些不適,他向旁邊的小鬼子問道:“對方發現我們冇有?”

“隊長,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這隱藏得這麼好,一路上也冇遇見接應的八路軍,我們就等著他們走到眼前,把他們當成功勳章刻在我們的肩膀上就行。”這名小鬼子笑著說道。

“喲西,你說得冇錯!這些八路軍隻能是我穀本慶壽的功勳章!”

接著他把目光看向前方。

站在李雲虎旁邊之人,他也看了個大概。

這人身材雖不同李雲虎那般高大,但看起來也是頗為魁梧,身後揹著一把大刀,模樣看起來和描述中的張大彪一致。

他的目光接著掃視,可並冇有看到李雲龍的存在,看來這支部隊就是這兩人指揮。

他心頭有些疑惑,不是說這支部隊是李雲龍所帶領的獨立團嗎?

現在看來,顯然不是,他大概地清點了一下眼前這股八路軍,這最多隻能算是獨立團麾下的一個營。

既然這樣的話,那這功勞已經落入手中了,對麵就這幾百人,跟他們打起來一定占不了什麼便宜的。

穀本慶壽命令眾人架好大炮機槍,靜靜地埋伏等待著。

終於,遠處李雲虎帶著野狼營的人向他正麵走來,穀本慶壽露出了一絲笑意。

而此時。

前進的野狼營人群中。

“雲虎兄弟,前方有小鬼子在埋伏著?”張大彪不是不相信李雲虎的話,而是真的有些懷疑人生了,同樣拿著望遠鏡,咋滴,就你李雲虎眼睛好使,嫩滑看得遠?

李雲虎嘿嘿笑道:“當然,你要相信我的眼睛,不信你問一下柱子哥,柱子哥你來看一下。”說著他給王承柱報了個位置。

王承柱點點頭,就拿起望遠鏡瞧了過去,在他的視線之中,他看到一個草叢中有人影恍惚,他笑著說道:“還真讓俺瞧見了,雖然看不太清楚,但俺非常確定那裡有人在躲著,除了小鬼子還能是誰?”

張大彪揉了揉腦袋上的帽子,他孃的,難道他張大彪眼睛不太好使?他不信邪地拿起望遠鏡再度打量起來。

這一次,他終於看到前方有異常了,他心道,他孃的,幸虧不是咱眼瞎,隻是李雲虎和柱子眼睛過於好使!

王小虎笑道:“總不能是團長他們吧!”

魏大勇憨笑道:“要是團長就好了,好讓他瞧瞧我們的威風!”

陸小七說道:“這些小鬼子還想埋伏我等,冇想到已經被我們教官發現了,教官果然厲害。”

“教官當然厲害,號稱千裡眼也不為過,這一路上如果不是教官的眼睛,咱們早就被小鬼子給包圍了……..”

“對對對。教官厲害!”野狼營的戰士們笑著說道,這話也是他們心底的真心話。

李雲虎聽著眾人的誇獎,嘿嘿一笑,也不在意,隻是他自己明白,自己眼睛雖然跟千裡眼比不得,可是這視野全開,也確實是變態。

他帶著野狼營繼續前進,身後的大娘有些害怕。

大娘有些擔憂地問道:“前麵真的有小鬼子,我們不會有事吧?”

“放心,我能保護好你們的,這些小鬼子攔不住我們……”李雲虎的聲音,帶著百分百的肯定,大娘不由得感到安心。

900米,800米,李雲虎命令眾人再次停了下來。

穀本慶壽腦袋有些疼,這八路軍怎麼又停下來了?

就在此時,他的副官問道:“這些八路軍,會不會已經發現了我們?總覺得剛纔李雲虎在打量我們。”

穀本慶壽低罵了一句,“怎麼可能?我們是包圍過來的,最多就是這股八路軍有些警覺罷了,放心,他們跑不了,就算他們不過來,也會被後麵的部隊圍攏過來,他們一定會往我這裡過的,這是唯一突圍的機會。”

他並不想聽到副官那些鬼話,儘管他剛纔也覺得李雲虎在打量著他們。

“可惜,李雲虎絕對想不到我穀本慶壽在這裡等著他,如果能阻擋或者消滅掉李雲虎等人,我這次絕對能上去,屆時你也是一樣。”穀本慶壽露出淡淡的微笑,一切儘在他的掌握之中。

副官點頭哈腰道:“是,隊長!你大大的英明……”

“喲西,嘎嘎~”

隨後這兩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嚮往的笑容,他們在大隊待得太久了,到時候第4旅團能像將軍所描述的那樣,晉升為師團的話,他們一個聯隊的指揮官是跑不了的。

李雲虎帶著野狼營的戰士們來到了700米的位置,這已經進入了可以進攻的位置。

李雲虎揮手示意,“炮兵連,準備炮擊!”

炮兵連的戰士紛紛響應,一個個把大炮推了出來。

野狼營全體找到一個斜坡作為掩體,全部都趴了下去,看著前方嚴陣以待,他們已經做好了隨時衝鋒的準備。

穀本慶壽拿著望遠鏡端詳了一番,隨後放下望遠鏡說道:“不對勁,不對勁,對麵這是要與我們作戰嗎?八嘎,原來對方真的發現了我們,趕緊全體進入作戰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