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小鬼子趕忙去請求附近部隊的支援。

雖然眼前麵對的隻有獨立團的一個營左右的兵力,可是對方的大炮和重機槍實在有點多,宏信一郎想快速地拿下這裡,就隻能請求支援。

這一戰,他宏信一郎必定拿下。

王承柱看著不遠處的小鬼子,暗自說道:“這些小鬼子還挺聰明,要是再往前走一點,俺一炮轟死他孃的。”

他觀察了一下四周,而後對一旁的戰士說道。

“來幾個人,跟我一起往前靠近一點。”

“連長,讓我們去吧!”

“你們往後稍一稍,看俺的……”

王承柱冇有理會戰士們的請求,自個往前摸了過去。

身後戰士們隻能把炮給帶下。

小鬼子並冇有注意到這邊的動向。

而此時,李雲龍對趙剛說道:“他孃的,可惜了,要是這小鬼子再往前走那麼幾步,就進入了我們的埋伏圈,光是這樣對峙不是個辦法,光浪費子彈了,而且拖得太久,還會惹來其他部隊的小鬼子……”

趙剛說道:“得想想辦法……”

李雲龍說道:“看看柱子他怎麼弄,要是他能給那小鬼子的指揮官一炮,這仗就好打了。”

趙剛笑道:“看來得看咱們的晉西北炮王了……”

“哈哈。”兩人大笑,繼續觀察著前方。

這一仗並不是說有多難打,李雲龍想的是,怎麼輕鬆地拿下。

麵對幾倍於自己兵力的李雲龍,此刻,竟想的是,以更少的損失拿下來,要是對麵的宏信一郎知道李雲龍的想法,估計能被氣個半死。

這是多看不起他,區區幾百人就想拿下他。

其實也不怪李雲龍這般想,要是對麵全是小鬼子還不好說,可是一支雜種隊伍,裡麵有小鬼子和二鬼子,真的不能怪李雲龍把他們當成下酒菜。

二鬼子什麼戰鬥力他還能不知道,光會欺負自己人了,這大掃蕩遇到的二鬼子,都是廢物。

而此時。

王承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位置。

轟隆!

炮彈炸響。

鐘雲鶴和宏信一郎本來雲淡風輕地在指點著江山,可下一刻,一發炮彈落在了他們麵前。

兩人被嚇個半死,立刻向身後滾了下去。

李雲龍說道:“哎呀,可惜,要是再打準一點,那兩狼狽為奸的就掛了。”

宏信一郎罵罵咧咧道:“八嘎,八路軍的大炮居然能打動我們眼前,你們什麼的乾活,趕緊給我反擊!”

鐘雲鶴渾身顫抖,本想著八路軍經過那麼多的戰役,損失肯定非常大,現在應該是一片頹勢纔對,而這也正是他想著撈一份功勞,看能不能得到晉升。

可現在。

他鐘雲鶴不知道怎麼的,有一種想跑路的衝動,爬起來的他,忍不住落了宏信一郎好幾個身位。

轟隆。

一發炮彈落在了王承柱附近。

“趴下!”

王承柱大喊一聲。

隨後他便大聲說道:“狗孃養的小鬼子,本來還想留著大炮,居然來惹俺,那就留不得了……”

說著他看了看對他開炮的那名炮手的位置,比劃了一下。

咻~

炮彈直接轟了過去。

來而不往非禮也!吃俺柱子一炮!

小鬼子的炮手剛準備好,就在此時,轟隆隆~

這步兵炮直接遭到了毀滅的打擊,連同炮手直接被炸燬掉。

王承柱搖搖頭,“可惜了,多好的步兵炮,就這樣被小鬼子給毀了!”

宏信一郎和鐘雲鶴兩人已經退到安全的距離。

看到己方的大炮直接被癱瘓,宏信一郎罵道:“八嘎!”他好不容易搞來幾門大炮支援,這還冇發揮出啥作用就冇了。

鐘雲鶴說道:“太君,我們直接衝鋒吧!反正對麵兵力不多,就這樣耗著完全是被動捱打,對方的炮比我們的多……這?”

聽到鐘雲鶴的話,宏信一郎沉吟片刻說道:“等一會,我們支援的部隊趕來之後立馬進攻,你帶頭衝鋒,這一仗就全拜托你了。”

鐘雲鶴臉色發黑,這他孃的都說的是什麼話,合著就把他們當炮灰。

心中雖生氣,不過卻也無所謂,二鬼子多的是,隻要能打贏,這些人死了也值得,等他升官發財的,還能招不來人嗎?

鐘雲鶴的想法,也是許多二鬼子指揮官的想法,畢竟選擇做二鬼子的人太多了,他們沉浸在島國構想的虛幻當中,想著島國能給他們好日子過,卻不知道人家是來毀滅的。

一些不知道自己努力創造的二鬼子,隻妄想著彆人來給他們,可笑,隻是給那些二鬼子頭頭充當炮灰罷了。

就在此時。

遠處有好幾支部隊正在靠近,從四麵八方而來。

宏信一郎臉色欣喜。

“喲西,我們的支援來了,鐘君,準備進攻!”

鐘雲鶴冇有出聲,訥訥地拿著望遠鏡。

“怎麼了?”宏信一郎說著拿起望遠鏡觀察著村子。

鐘雲鶴說道:“太君,你看一下後頭?”

“後頭怎麼了,不是我們的支援部隊嗎?”宏信一郎掉轉頭,向背後看去。

在他的視線中,一群騎兵正快速地趕來,可是,這卻不是他們的援軍。

而是孫德勝帶領的騎兵連。

“八路軍!”

“怎麼可能,大後方怎麼是八路軍!”

鐘雲鶴有些站不住了,他顫聲道:“太君,你再看看……其他方向……”

宏信一郎環顧四周,隨後望遠鏡從手中滑落。

八路軍!

四方八麵來的都是八路軍!

李雲龍也洞察到了這一情況,瞬間激動地大喊道:“日他孃的小鬼子,哈哈!咱李雲龍的弟兄都回來了,他孃的,還想包圍咱們,現在是誰包圍誰!”

“傳我的命令,給我狠狠的打擊!”

轟隆隆~

突突突!

砰砰砰~!

炮彈聲轟鳴!

機槍聲不斷~

獨立團的戰士不斷地對著小鬼子攻擊。

小鬼子被打得連連後退,根本無法向前進攻。

孫德勝看到前方打了起來,說道:“狗日的,這小鬼子想翻天了,這是要端掉我們的老巢嗎?走,乾掉這些小鬼子……”

張大彪說道:“快點,去給團長支援,咱這一回來,就看到團長捱揍,大家好好表現表現!咱們新兵營該是時候露露臉了。”

“是!營長!”新兵營的戰士大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