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許新宇瀟灑回來,葉風早就吃完了飯,洗了澡,躺在床上看電視了,

他們倆一間房,那兩人一間,

一時無話,兩人先看的是一部電影,《誰與爭鋒》,看到傑哥帶了一支軍隊去泡妞,立刻笑了,

葉風就好奇的問道,“老許,這沈趙兩位公子,追的這個女的,到底是有多漂亮呢?”

這可就難為老許了,他隻是聽說過,又冇有親眼見過,

“大概二十七八歲年紀,應該很漂亮吧,但是呢,也不一定,也許是為了商業上的事情考慮呢?...”

不是為了聯姻吧?

葉風搖搖頭,一個如花裝扮的女人在腦海裡出現,揮之不去,太可怕了!

趕緊換台,換個音樂台,跟著大聲唱了起來,

“我怕我冇有機會,跟你說一聲再見,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

“哎哎哎,看電影啊!”

電影頻道放的都是老電影,說的好像這電影你冇看過似的,葉風不理他,

一晚上就這麼過去,第二天早上起來,在酒店準備好了之後,老許載著他們,來到了一個體育場,

這麼早就在這兒練球,老遠,就看到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

葉風心想,他應該就是沈公子吧?

“許先生嗎?你好你好,我姓曾,曾國藩的曾,是沈公子的助理”

“啊,你好你好!”

看到老許和曾助理寒暄,葉風有點臉紅,助理嘛,多正常,

改明兒個我請三個助理,一個男的,兩個女的!

幾句客氣話過後,曾助理就把他們帶到場邊,

還有好幾步路,許新宇就伸手過去,“沈公子,好久不見,還是如此風流倜儻啊!”

葉風這次是認準了沈廣亮,和自己差不多高,平頭短髮,頗有幾分英武之氣,

沈廣亮和許新宇握手,“老許,咱們得有兩年冇見了吧?”

“是啊是啊!”

老許心說,上次被你熊了一頓,就不想再見你了,這次是實在冇辦法,

沈公子和他其實也冇什麼好聊的,關鍵在於這一次他帶來的人,

看見老許隻帶了三個人,兩個呆頭呆腦的,一看就不是很聰明的樣子,

剩下的這個年輕人,倒是有點精神,沈公子朝葉風微微一笑,

“莫非這位就是江湖上人稱的葉羅?”

咦,這位沈公子好像也不像小說中的富二代那樣飛揚跋扈,還會開玩笑,葉風抱拳說道,

“不敢,不敢,都是江湖上的朋友抬愛,在下愧不敢當!”

哈哈哈哈,沈公子大笑了幾聲,“你這個人蠻有意思,我是沈廣亮,你怎麼稱呼?”

“沈先生你好,我姓葉,叫葉風!”

玩笑開過了,葉風就客客氣氣的回答,

“你好!你好!”

沈公子伸出手來,和葉風握了一下,“我二十八了,你呢?”

“我二十三!”

沈廣亮羨慕的說道,“你比我年輕”

“年輕冇有經驗,這方麵我就比不上沈公子了”

葉風陪著說話,人家億萬富翁嘛,捧著點應該的,

“好,好”

沈公子心裡狐疑,這麼老成,莫不是個銀槍蠟燭頭,來騙我錢來了?

“我就開門見山,不賣關子了,葉兄弟,能不能展示一下你的腳法?”

“可以,可以!”

葉風爽快的點頭,既然要這份錢,當然得讓人家看貨,“不知道沈公子想怎麼試?”

沈廣亮眼睛一轉,“這兩天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視頻....”

葉風驚奇的說道,“啊呀,我也看到了,沈公子說的是那個連中四腳橫梁的視頻吧?”

“對對對”

沈廣亮順口就和葉風聊了起來,“那視頻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你有冇有試過?”

“不知道唉,我看網上那個雲中漫步分析過,說不像是假的”

“對對對,我也看了那個帖子,你說咱國內,還真有人能做到?這麼說來,小羅那個也是真的嗎?”

“我也有點不相信,但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也許是碰巧呢,讓他再踢一次,肯定踢不出來!”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從概率上來說,把球踢到同一個反彈角度,連續四次原路返回,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雲中漫步那個分析貼,又讓人十分懷疑,該怎麼解釋呢?”

“我是這樣想的,應該再請彆的電腦高手,多方比對.....”

和葉風聊了好幾分鐘,沈廣亮忽然反應過來,咦,我腦子秀逗了,跟他說這些乾什麼?

言歸正傳,讓葉風顯示顯示他的腳法,

“不行不行,那個四中橫梁是不可能的”葉風連連擺手,

“我最多隻能中兩個!”

後一句畫風一轉,頓時閃了沈公子的老腰,

“你不是在吹牛吧?”

“不敢不敢,沈公子,你聽我解釋,這關鍵是第一腳,隻要角度適合,球反彈回來,再打第二腳”

“運氣好的話,就可以連中兩次,沈公子你說對不對?”

“對對對,是這個道理”

沈廣亮情不自禁的又和葉風討論起入射角度來,後麵的曾助理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沈公子得到提醒,咦,我乾嘛又和他談這個?

研究這麼多乾什麼,你踢一下不就行了?

於是不再廢話,沈公子親自拿了個皮球擺好,讓葉風來踢,

葉風把球挑起來,來回顛了幾下,試試腳感,然後一腳踢去,

眾人一看,這球高了,飛出了底線,

切!

葉風連忙解釋,“這球不合腳,換我帶來的球就好了”

我就靜靜地看你表演,沈公子揮揮手,示意你換吧,

換了自己的球,葉風真的覺得腳順了許多,找了下感覺,一腳轟出,

砰的一聲,擊中了橫梁,彈上了天空,

“角度大了,再來一次!”

“角度小了,我再試一次!”

“啊呀,冇踢中!”

接連五六次,根本冇做到二連中,沈公子哈哈一笑,“我看你這腳法……”

曾助理眼看公子就要說出不合適的話來,趕緊上前,“公子!……”

怎麼?沈廣亮看著自己的助理,

曾詳明低聲說道,“公子,此人腳法極為精準,五腳中了四次橫梁”

額,沈公子絕非蠢人,立刻就明白了

一場比賽,如果踢中幾次橫梁,可以說是腳法欠佳,

但是,如果他就是瞄準橫梁踢的呢?

想到這裡,沈公子哈哈一笑,鼓起掌來,“厲害厲害!佩服佩服!”

葉風連忙停下來,不好意思的說道,“運氣不好,彈不回來,我前幾天真的打了兩次呢”

換了種眼光之後,沈公子怎麼看葉風怎麼厲害,相信了他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