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並不想孤獨終老,任務是肯定要去完成的。關鍵是怎麼完成。雖然他是一個身體健康四肢健全智力正常的成年男性,但從昨晚的情況來看他在殃獸麵前可以稱得上是手無縛雞之力。於是他向係統問道:“我也不是不想完成任務,關鍵是怎麼完成,總不能拿著西瓜刀開片吧,那殃獸好像是物免啊。”

係統:“殃獸並不是物免,帶有破邪屬性的武器可以直接傷害殃獸的身體,雷、火屬性的道術或者精神類的攻擊都可以殺死殃獸。或者宿主可以消耗靈魂結晶通過係統本體發動攻擊,消滅殃獸。”

“我好像是有一個靈魂結晶,係統我的靈魂結晶呢?”吳良剛問完眼前場景就是一變,一個散發著濛濛青光的操作介麵出現在他的眼前。介麵很簡單最上方是‘全能修煉輔助係統’八個大字。再下方是一個建築,一個轉盤,一個包袱共三個圖標,上麵分彆寫著商城,抽獎,物品。其中商城的圖標是灰色的,抽獎和物品圖標右上角各有一個感歎號。

“請宿主默唸打開物品欄。”吳良依言照做。一個由數十個小方格組成的介麵在他眼前展開。介麵左上角的小方格裡一個白色的珠子靜靜地躺在裡麵,方格的右上角標著一個數字“1”。“呦,還可以相同物品疊加,人性化。”吳良不走心的讚歎著,然後突然問出另一個問題:“那殃獸讓人患病的能力怎麼辦?”

“鑒於宿主暫時冇有進行任何修煉可以選擇由係統提供保護,每分鐘消耗2交易點。保護功能可以間斷開啟。按總時長計費。”吳良鼓掌誇讚:“仁義,抽獎上的感歎號是可以抽獎的意思嗎?”

係統:“是的,宿主開啟係統自動獲得一次抽獎機會,並且本次抽獎中有可能抽中多個獎品,最大數量為3.”吳良:“先抽獎吧。”物品欄關閉一個轉盤出現在吳良眼前,圓形的轉盤均勻分成了六個等分,分彆寫著功法,武器,防具,特殊,寵物,和一個問號。

係統:“請問是否開始抽獎?”吳良:“是。”轉盤上的六個部分突然依次閃爍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吳良雙手合什,嘴裡唸唸有詞:“防具,功法……”轉盤的閃爍速度在到達一個巔峰之後開始減慢最後停在了功法上。一個木盒落在了吳良麵前。係統:“恭喜宿主獲得功法金鐘罩。”吳良一喜忙將其拾起,還未打開,轉盤再次閃爍了起來。吳良趕忙再次唸叨起來:“防具,防具……”然而天不遂人願,這次最後亮起的是那個問號區域。然後轉盤就消失在了吳良眼前。

冇等吳良提問,係統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恭喜宿主獲得特殊獎勵,本次獎勵為奇遇一次,將由係統帶領宿主完成。請問是否現在開始?”吳良忙道:“先等等,我先看看獲得的功法!”吳良懷著激動地心情打開了木盒,一本泛黃的薄薄的書冊出現在他眼前,木盒則直接消失不見。

“以前都是在小說和熒幕裡看見,今兒終於見到實物了。”吳良伸手拿起秘籍,當他的手指觸碰到秘籍的瞬間係統的提示聲響起:“是否學習金鐘罩秘籍。”吳良:“否。”翻開秘籍,一行行的功法口訣映入眼簾,每隔一頁還有一幅行氣路線圖。越翻吳良的表情越平靜,翻到最後合上秘籍吳良淡定地道:“係統,學習秘籍。”話音剛落秘籍化為一道青光冇入吳良的眉心。

一陣頭昏腦漲後吳良學會了金鐘罩。“麻蛋,下次直接學習吧,不裝逼了。每個字都認識合在一起就是看不懂。”在吳良學會金鐘罩之後,係統介麵也多了一個圖標:技能列表。打開之後吳良現在唯一技能的介紹。金鐘罩:消耗大量內氣支撐起一個防護,抵擋大量傷害。

吳良臉色一黑,我一個白板新人去哪弄大量內氣。“係統你是不是在玩我?”係統:“抽獎結果係統無法乾涉。”“……算了,開啟奇遇獎勵。”一個圓形的光門突然出現在病房裡,光門中間如漩渦般緩緩旋轉。“請宿主進入傳送門,前往本次奇遇之地。”“我就穿這身去是不是不好?”吳良指著自己的病號服說道。“本次奇遇之地除了宿主冇有其他活人。”係統話音剛落一股巨力將吳良推進傳送門,而後傳送門瞬間關閉消失在病房裡。

傳送門內是一條白色的通道,吳良冇走幾步就看到了出口。吳良站在出口處將腦袋探出門外,入眼的是一個空曠的山洞。洞中並不黑暗,洞壁上一道道流光向著山洞一側延伸。看著冇有危險,吳良從傳送門中走出“係統怎麼走?”係統:“順著光亮走就可以了。”吳良依照係統的提示在洞中前行。

走著走著吳良發現山洞開始變高。又走了幾百米山洞到了儘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宛如一個大廳。大廳四周如吳良走來的山洞還有很多。一道道流光沿著大廳向上,在頂部的巨大石筍彙聚,又一路向下,在石筍尖上凝成碧綠的液滴滴落在正對著石筍天然石盆裡。

“本次奇遇獎勵為石盆中的靈液,請宿主自行收取。”吳良來到石盆前方,探頭向其中看去。期內靈液澄澈通透如同翡翠。“怎麼收取?”“任意容器皆可。”吳良上前嘗試將石盆端起,結果紋絲不動。“係統,你能提供下任意容器嗎?”“可以,一個交易點。”“我特麼覺醒機會才七個交易點,你給的是什麼容器?”係統並不回答,隻是問道:“請問宿主是否購買?”

吳良一陣糾結,突然脫下身上的病號服向石盆裡放去,浸泡一會後又將其撈出。然而靈液並不像水將病號服浸濕,而是毫不停留的落回石盆。病號服乾爽如故。“係統,我花一個交易點收取靈液合算嗎?”“絕對合算!”“好吧,購買容器。”

一個小型傳送門出現在吳良麵前,從中掉出一個白色的東西。吳良趕緊接住,仔細端詳。倒要看看這一交易點的容器多高階。看著那熟悉的器型,熟悉的簽名吳良逐漸咬牙切齒,這特麼不是他在馬爸爸家買的馬克杯嗎?“係統你個奸商!!!”吳良悲憤的嘶吼在大廳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