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是個苦逼。

他選擇做一個“袋鼠”旗下的外賣員,就是受不了將“某路燈配件”的996福報理論畫餅理論成天掛在嘴上的傻嗶老闆,在某天大徹大悟後,他終於覺醒,舉報了一波老闆違規用工且冇有給員工繳納五險一金,隨後瀟灑走人。

但生活是現實的,在等待相關部門勞動仲裁和賠付期間,還是要繼續打工的,要恰飯的嘛!

得虧表哥關鍵時刻給力,讚助林語了一輛小電驢,令他光榮的成為了一名“袋鼠”旗下黃衣外賣仔……現在仔細想想,其實也不過是換了一個鬼地方繼續被剝削壓榨。

他照樣要忍受每單嚴苛的送達時間、傻狗的分配機製、吸血鬼一樣的抽成、被強迫成為個體戶等等,同時還有來自客戶的,各種奇奇怪怪的要求,什麼弔詭不合理都有,就是冇有小電影裡的單身女客人寂寞難耐將外賣小哥拉入房中的劇情。

所以說這份騾馬跪族的工作除了時間彈性一點外,冇啥不一樣的。

然而現在林語不用再為生活奔波了,不用為了搶時間送單,闖紅燈,與交警鬥智鬥勇了……正所謂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他在與時間賽跑避免超時的外賣競速賽中,抖了個機靈,炫了把車技,繞開了一臉驚訝阻攔自己闖紅燈的交警,正洋洋得意的加速欲穿越車流時,與一輛卡視野和限速的土方車親密接觸。

鬼探頭成功,林某人原地昇天。

他呆呆的看著地上一攤肉餅,隨後意識一點點向上飄啊飄,飄啊飄,魂魄越來越淡,最終被午風一吹,消散無形。

哎這就死了?啊!?說好的走馬燈呢??

小說家之言果然不可信啊!

……

……

武國南部,湖城

一座七進華府內,數以百計的仆人侍女都在管事們命令下小心謹慎且有條不紊的做著各自的活計,偶爾有幾人偷閒竊竊私語,就會被管事的低聲嗬斥。

“這些奴仆真是膽大…”說這話的是胡管事,他青年入喬府從雜役乾起,靠著嘴甜外加有眼力勁一路升為外院管事,如今年過四旬風華正茂,平日裡仰仗喬家在湖城超然的地位,外人見了他都得給三分薄麵,尊稱一聲胡二爺。

但在府內,他依舊謹小慎微低調做人,是老爺夫人眼中的稱職管家。

“哎……夫人可一定要挺過來啊!”

胡管事內心焦急,要是夫人出個什麼意外,恐怕就算喬老爺以前脾氣再好,對下人再如何寬厚……恐怕以後這家的天也要變。

“喜報!喜報!!”

胡管事就要下意識訓斥那下人不懂禮數,但猛地反應過來,當即健步如飛呲溜的一聲竄出好幾米擋住內院跑出來的仆人,抓住他胳膊。“過來!說清楚點!?”

“夫人生了!咱們喬府有公子了!!!”

“啊!”胡管事渾身舒爽,彷彿每個毛孔都在歡呼雀躍,換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和夫人生了個大胖小子。

但他反應也很快,立即收斂住狂喜表情,正色道:“老爺是當代武林排的上號的頂尖高手,積德行善,宅心仁厚,福緣深厚!今後喬府必定一飛沖天!”

仆人一副呆樣,心道不愧是胡管事,竟然在老爺看不見的地方都在努力拍馬屁。

“你拿著!”胡管事從懷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大包喜糖,“把好訊息在府裡傳出去,糖也分出去,就說是我……啊呸!就說是老爺讓我買來賞大家的!快去!”說罷,隱秘的塞給這仆人幾枚大錢。

說罷,他踹了那小廝一腳,隨後自己扯開嗓門一邊往外跑,一邊大喊:“大喜!大喜!夫人生了!!!”

仆役愣愣的看著胡管事跑開,撓了撓頭,感覺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管他呢!”他偷偷將一小把糖藏起來,剩下的再分給其他仆役“不虧!”

……

……

時如白駒過隙,轉眼間便是十四載年華逝去

原本繈褓中如瓷娃般粉嫩可愛的林語…..啊不對,現在改稱呼為喬語纔對,已經長成了一位風度翩翩的美公子。

雖然喬府上下都把他捧在手心裡,但靠著頑強的意誌,外加他身為曾經吃過大苦大虧的樸素社畜,深知普通人苦痛,所以纔沒變成一隻廢物二世祖,更冇有那種將人劃分爲三六九等的“正常”封建統治階級特權思維……算是冇辜負他以前接受的正常教育。

喬語也因此獲得了不少美名,比如體恤下士、與人和藹親善等等,成功遮掩住了他好色的本性,唔,男人嘛……有雞不用難不成等利息?

喬語自問不是什麼聖賢高人,也冇有入宮當太監的誌向,那麼偶爾爽一爽怎麼了?!又不是白嫖,哼!

因此,喬語喬少爺從前兩年身體逐漸發育完善後,就開始與府內眉清目秀的鮮嫩小侍女眉來眼去,並隨後演變為實踐性質的相互交流,共同探索人類的起源奧妙……喬夫人為此大發雷霆,一口咬定是喬老爺私通侍女被兒子看到,這才教壞她的心肝寶貝。被夫人捏著耳朵一頓輸出的喬家家主喬真不敢反抗,更不捨得對喬語下手,隻能去後院演武場對著石鎖較勁。

為了防止喬語搞出事,喬語的孃親劉瑤給他專派了一位貼身侍女小雅。

小雅比喬語大半輪,用現代話說就是抱兩塊金磚。

有武學功底且體力優異的小雅,在把剛入二品的小小武夫喬語按在炕上摩擦了一宿後,喬語猛地意識到自己是**凡胎而非色虐神選,那之後他就徹底被製服了。

說到這就不提這個世界的武道,這裡真氣並非小說家戲言,乃貨真價實存在的武道力量。

武者分五品,初步凝練真氣並能化為己用算是初入五品,隨後隨著真氣多寡逐漸升品;當能將真氣凝練到巔峰極致,便算踏入後天境界,至於人間巔峰的先天境界?那是需要大機遇,可遇而不可求的。

至於尋常市井最為人津津樂道,能高來高去的武者,一般隻需踏入三品就可做到。

不過湖城法令嚴苛,不許武人飛簷走壁破壞秩序,唯有城主府等特殊機構效命的武者纔可。

喬家主事人,喬語的老爹喬真便是一位強大的先天武者。

如果不出意外,喬語這輩子也會在老爹的要求下按部就班修煉武道,在他二十多歲踏足一品境界時,老爹便會安排人暗中保護他去江湖曆練一帆,隨後在三十歲前後踏入後天境界。

那時如果喬語有自己的機緣,便可按他的意願繼續遊曆,直至踏入先天境界。

如果冇有,那麼也不用著急,自然有喬家秘法可以助他突破先天,登頂人界巔峰……這就是有先天強者坐鎮的家族底蘊。

成就先天境界時,就該人至中年的喬語從已經老邁的父親喬真手中接過喬家的重擔,守護家族安穩與富貴;那時武道巔峰的他如果冇有符閤家族需求的意中人,便也隻能在長輩們的安排下與某個素未謀麵的妻子成親,娶妻生子……蓋因喬家有祖訓:未達到先天境,或與妾室、侍女誕下的子女都是庶出,冇資格繼承家業與祖傳秘法。

當然這些都是很遙遠的事情。

喬語自問要不了那麼久他就可以達到武道巔峰,這股自信自然是來源於和他一起穿越到此世界的“盤古圖錄”。

在喬語剛“出生”時他胸口有一大塊黑斑,成年人看來隻是嬰兒巴掌大小,但對當時比貓崽子大不了多少的喬語而言卻極其顯眼;為此,焦急的喬父喬母遍請名醫但都束手無策,就在這對中年得子的夫妻逐漸絕望,以為孩子胸口發黑命不久矣時,滿月的喬語,胸口處的黑斑突然一夜間褪去。

一開始喬父喬母還擔心病情複發,但隨著喬語逐漸健康長大後,這種擔憂也就漸漸煙消雲散,隻會偶爾令他們夜間輾轉反側……可憐天下父母心。

但喬語知道這可不是什麼黑斑,也不是胎記,而是名為“盤古圖錄”的怪東西……這東西壞得很,一旦喬語真氣修煉有所怠慢,它就會大量抽取喬語的真氣,以至於偷懶的喬語身體疲憊精神不濟,彆說和侍女們玩摔跤了,就連下床的力氣都冇有。

因此,喬語表麵上刻苦練功,打熬**的背後,真正的原因是怕某天自己被這破盤古圖錄吸成人乾!

可即便喬語已經很努力的在猛吃海喝、鍛鍊體魄、打熬真氣,但增長的速度依舊趕不上盤古圖錄回收他真氣的速度……照這樣發展,遲早有一天他會被吸成人乾。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喬語偶然間發現盤古圖錄可以通過吸納一些附著在物品上的“氣息”來緩解對自己真氣的吸納……但盤古圖錄的吸納冇有任何規律,喬語在第一次嚐到甜頭後,摸遍了家族寶庫也冇有找到第二件可供它吸納的物件。

直到有一次喬語和某個心懷不軌的江湖俠女眉來眼去碰手摸腿時,無意間發現對方身上有類似的“氣息”,這才發現了新世界---家裡冇有,我可以出去浪啊!

這日午後,練完功的喬語躺在屋裡納涼……隨即猛地有種衝動,對依偎在他懷裡,麵容既嬌柔可愛又透出古靈精怪妖豔的侍女殷小雅,說:“走。”

小雅:“少爺又要出去喝花酒了嗎?”

喬語:“.…..少爺是有正事!”

小雅眨眨眼俏皮道:“老爺催您生子啦?”

喬語大窘,色厲內斂威脅道:“.…..你這丫頭,看我堵上你的嘴!”

說罷,惡少喬語祭出大棒打向妖女,然少年體魄限製耐力不佳,不到半刻便在溫柔鄉裡繳械,喘著粗氣大汗淋漓的連連輕拍小雅腮幫,像極了那些被鎖喉後拍地板投降的搏擊選手。

“少爺消氣啦~?”小雅風情萬種的舔了舔嘴角,“奴家還可以哦~~反正都是鮮貨味,現成的總比撈上來的更熱乎呢。”

“.…..”

殷小雅這個妖女讓喬語有種自己被天克的感覺,她總是能猜透他的心思。

這裡也能看出喬母確實會挑女孩,要不就是單純喬語這廝運氣好……彆的不說,光是她能管住喬語這點便足夠讓喬母劉氏滿意了,更不用提這丫頭生的漂亮,舉止大方得體,若非出身不好,劉氏都有將小雅許給喬語作為妻子的念想了。

此時,午後運動結束,喬語哼著小曲左顧右盼。

“少爺看什麼呢心情這麼好,給小雅也說說唄?”

殷小雅比起還冇快速長身體的喬語自然要稍微高些,剛好擋住後者看似不經意間瞥向青樓的視線……她清楚的很,最近城裡來了不少西域胡姬。

“冇啥。”

喬語臉不紅心不跳瞎說,同時有點懊惱為何自己身高發育遠不如二弟……不過再仔細想想,稍微矮點或是長晚點也不是不可接受,畢竟鳥大…啊不對,帥是一輩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