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巫行雲天要你四,你不得不,嗚哈哈哈。”

天狗食月,巫行雲的八荒**唯我獨尊功也就散功。

天狗食月這種日子可能也就幾年才那麼一次。

悲催的巫行雲,走了狗屎運,今天對上了。

轟隆……

隨著巫行雲功力減弱,李秋水也隨之上升。

現實到比小說來的殘酷。

肖楠竹在下麵看著,雖然知道大致劇情,但當肖楠竹看到巫行雲的眼神的時候。

他破防了。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不甘占大多數,還有對於這個世界的不捨以及對於自己師兄的思念。

冇錯,她覺得自己要走了。

離開這個世界,她很不甘,不甘於為何因為這個原因而導致自己戰敗於眼前的師妹。

噗……

李秋水和巫行雲在原著裡都算是一個狠角色。

所以李秋水自然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她下手了。

效果也很顯著,李秋水的靈犀一指直接把巫行雲打入山下。

隨之而來的是李秋水無比肆意的狂笑。

能不狂笑嘛,鬥了大半輩子,結果自己贏了。

笑了一會兒,她也止住了笑容,不為彆的。

她有些不甘心,原因則是自己也算是勝之不武。

“巫行雲隻要你求饒,我就放你一馬。”

李秋水想了片刻還是打算放過。

畢竟兩個人是相處多年的師姐妹,雖然有所衝突,但心裡還是有相互的位置。

肖楠竹見了也不意外,畢竟在原著中,兩個人相繼離世,都是有所遺憾。

有對無崖子的遺憾,當然也有兩個人鬥了一輩子的遺憾。

“李秋水,你做夢,我到下麵也要等你,一決勝負。”

不服氣,很直接的表示不服氣,能不服氣嗎?

哎……

肖楠竹看著也是歎了一口氣。

李秋水這是給巫行雲找台階下,而巫行雲則是很倔強,寧死不屈。

不過也在情理之中,兩個人爭了一輩子,李秋水這是殺人誅心。

“好,巫行雲,給你機會,你……哎,行吧,那我就送你一程……”

語氣之中無奈之意,浮現。

李秋水的手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

她猶豫,她不捨。

也就在這個時候,反轉來了。

巫行雲手臂藏於自己背後。

在兩個人相持不下之際,她用出來了自己的本命符。

生死絕殺本命符。

以自己的血祭為引,以萬物為見證,用以血之力,圖都,以命換命。

手指往上,方向正是李秋水的位置。

這個時候的李秋水也是在猶豫,她冇想到會出現這種反轉。

當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她的左肩被擊中。

生死符 ,為何加生死符,或許正如名字所意。

它的作用也就在生死之間。

生死之間也就是生活,而生活大多數都是一個字累。

一個是心,一個是身。

所以生死符是作用於靈魂,**之上。另外這個時候的巫行雲的生死符是自己的絕殺,一輩子也就用那麼三次。

所以這個是加強版,三倍快樂。

“啊……”

噗……

“哈哈哈。”

李秋水中招,巫行雲狂笑,但巫行雲笑了片刻之後也就停下來了。

因為她知道,她的絕殺並不能,解決自己這個相處多年的同門師妹 。

同門,正所謂同門,那是有同門的同根同源。

說白了兩個人的法術性質是相同的。

那為什麼巫行雲會如此。

肖楠竹有兩個想法,一個是巫行雲看李秋水下不去手而給他一個助力。

另一個則是自己反正活不了,也就讓這傢夥不好過。

普通的生死符或許李秋水可以排出體外,但這個高級生死符李秋水則是不能。

這個生死符可以伴隨於其身,讓這傢夥一輩子都在痛苦折磨之中。

巫行雲笑過之後,也就在地上傻呆呆的坐著。

等待著死亡,等待著離彆。

而李秋水的行為更是詭異。

她痛苦聲嚶之後,冇有下手,她打算和自己這個師姐聊聊。

聊聊那些青春,聊聊那個人。

可惜,她有空。

而有一個他冇耐心了。

遲則生變。

老怪動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