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前輩!”

肖楠竹禮貌的說道。

蘇星河看看肖楠竹自信的笑容,扶著鬍子,微笑著。

這個少年還不錯,做自己師弟也是可以的。

肖楠竹心裡犯著嘀咕,這傢夥怎麼看我眼神怪怪的,難道。

不會吧,這傢夥喜歡菊花。

不不不,這傢夥應該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怎麼會喜歡那玩意。

但又想想,品學兼優才變態好不好,

肖楠竹表情扭曲,蘇星河看肖楠竹表情詭異。

也冇有多說什麼,第一印象好,看什麼都順眼。

“行吧,後生,你下……”

扶著鬍子的手放下,麵前比劃了一下。

“行。”

於是乎肖楠竹就拿人機和蘇星河下了起來。

因為冇有動腦,所以肖楠竹並冇有進入所謂的,奇異空間。

下法迅速,詭異。

蘇星河開始還是有些低估,誰知道越到後麵越詭異。

一滴滴汗從蘇星河的腦門滴落。

轉眼一看,好傢夥,肖楠竹還瞪著眼睛看著自己。

這什麼妖怪。

所謂的奇異空間,就是棋局自帶的空間。

裡麵的道道很多,有對生活的見解,和磨難。

要是心智不堅的人,多半會迷失在空間之中。

肖楠竹這傢夥是外掛,所以冇有影響,但在蘇星河看來,要麼肖楠竹是一個無垢之人。

要麼就是一個完人。

也就是任何困難可以難得到的人。

“行了,小友,你合格了,不過最後還得看我師傅如何說,當然,憑藉小友的長相就能夠過的。”

“啊長相。”

肖楠竹本來也知道,無崖子那傢夥注重相貌。

所以才選擇這裡當切入點的,但還是為了避免懷疑,選擇了裝瘋賣傻。

“哈哈,你進去了就知道了。”

少傾。

言語間,兩個人就來到了一個石洞前。

“去吧。”

肖楠竹回頭拱手,點點頭,之後就往山洞走去。

其實之前肖楠竹看蘇星河的長相,他就知道了。

這是鐘漢良那一版的天龍八部。

這一版本冇什麼大問題,總得來說過得去。

要是香港電影版的就搞笑了,這就是故事短和長的區彆了。

要是長,電視劇總共就有個幾年的跨度。

要是電影就不好說了。

一下這裡一下那裡,自己冇有時間線,很容易嗝屁的。

走過石道就是一個山洞,跟電視劇裡麵的一模一樣。

一個老者坐於石洞內部。

頭髮烏黑,但麵容憔悴,顯得有些病態。

但眉目之中,可以看出來,這個老者,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帥哥。

“前輩好!”

肖楠竹低腰拱手作揖。

畢竟等下這無崖子要傳功於自己,而且功成身退,無崖子也就嗝屁了。

這一拜還真的需要。

“八部天神,掌善惡,知錯失。……”

無崖子並冇有直接的回答肖楠竹,而是嘀嘀咕咕了一大堆有的冇的。

大致意思就是之前肖楠竹所下棋所經曆的空間。

但實際上,肖楠竹並冇有經曆。

對於這些,肖楠竹也隻是裝作一個乖寶寶,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意思。

“好,後生,今日你就受我因果,我有個徒弟,叫丁春秋,是一個邪教徒,你代我將其誅殺……”

無崖子也冇有多說什麼,早點下班的態度,咪咪麻麻的說了一通。

肖楠竹順著無崖子的氣流就飛了出去。

先是有些慌張,但到後麵也就適應了。

到達無崖子身旁之際,肖楠竹被倒立起來。

腦袋和腦袋連接起來。

氣流灌入,直達肖楠竹的四肢百骸。

肖楠竹感覺自己像是撐爆了了一樣。

但是嗶的一聲。

一股清涼感,充滿全身,減緩了痛楚。

其實也很簡單,每一個人的資質是不一樣的。

也就好比,電池容量。

無崖子有兩百百的電,給一個七十的,那也隻能受七十。

所以無崖子在對虛竹傳功的時候會說,能吸多少算多少。

而肖楠竹被係統加身,可謂是,你有多少我就吸多少。

這不是很哇塞。

無崖子看著自己逐漸減少的功力,先是驚訝,但是回來還是露出來淺淺的微笑。

這小子很不錯,他很喜歡。

可是自己也即將遠離這個世界。

少傾。

無崖子閉目離去,身體羽化消散於虛無。

肖楠竹被最後的氣流托舉於地麵。

沉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