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星河!

米西米西,這不是有搞頭了,自己被救,然後拿係統和他下下棋。

事實證明人工智慧可以很輕鬆的乾掉人類。

肖楠竹興奮著,肖楠竹等待著。

可,這老頭子壞的很,一直在那裡看把戲。

不對!

這好傢夥好像之前和星宿老怪乾仗如何修為封印了。

這不,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這這這,自己該咋整。

啊啊啊,愁死老竹我了。

“嘿,年輕人,這裡水不深。”

歐尼?

好像還真的是,肖楠竹那腳戳戳沙地,好像還真的是。

水不深,也就是到自己腰部,好傢夥,自己苦苦掙紮這麼久,卻是這麼一個情況。

這不就尷尬了。

“謝謝前輩!”

肖楠竹心裡犯著嘀咕,走到了蘇星河的前麵。

學著不倫不類的拱手禮。

下腰一拜。

“嘿小夥子,你穿著很奇怪啊,哪來的?”

天龍八部的朝代是宋代,而無崖子兩人所在地地方,差不多也是在宋西夏交界。

對於肖楠竹這副不倫不類的打扮外加不倫不類的穿著,蘇星河也隻能保持警惕。

不肖楠竹之前在湖裡救命,外加走路的步伐,蘇星河也打消了疑慮。

這傢夥是個凡人。

“我我嗎,來自大不例外菲菲國。有幸來到貴寶地,還望前輩見諒。”

肖楠竹想想,打算找個理由墨跡下去。

“是嗎?,小夥子這裡現在不安全,你往東下山去吧。”

蘇星河知道肖楠竹冇有惡意,於是也動了惻隱之心,誰叫蘇星河是一個熱心腸,善人呢。

可肖楠竹能下去嗎,不能。

他要無崖子的功力,有了功力不是什麼都有了,而且話說天龍八部是有三個主角的。

喬峰,段譽,虛竹。

有了功力纔能有和他們相處的資本。

換而言之,肖楠竹這是找一個和幾個大佬相處的門票。

不過這個時候肖楠竹也是在想,要是自己拿了虛竹的機遇,那不是這和尚就冇了。

故事線又該怎麼過下去。

這個念頭,也隻是在肖楠竹的腦海裡隨便過了一下,自己也隻是要一個自保之力。

要是攻略不了主角,不是還有活夠三年就能跑路嗎。

管它呢!

“前輩,您知道這邊哪裡在弄一個什麼傳承嗎?”

無崖子招門人已經很長時間,肖楠竹說出來蘇星河也冇有什麼意外的表情。

“什麼傳承?”

“前輩好像是,一個什麼棋局,破了的話就能夠,得到傳承。”

蘇星河想想正是自己所在地逍遙派招傳承,棋局是自己師傅擺的。

而見眼前的肖楠竹,也是眉清目秀。

有自己師傅當年的英姿。

要不給他試試,試試就試試。

“我帶你走吧。”

肖楠竹對於自己的長相還是很自信的,彆說花見花開,至少也是車見車爆胎嗎!

“喏,這是棋局 ,你下黑子,請。”

蘇星河帶著肖楠竹走了半小時山路 ,山頂轉眼即逝。

帶到一個石台之旁,蘇星河慢慢悠悠的說出來條件。

“前,前輩,容我看看,觀摩觀摩。”

蘇星河也是冇有多想,看看天色,也到了晚上,自己也不是很著急。

於是也放任肖楠竹在石台前,閉目深思。

肖楠竹的相當於一個手機一樣,可以玩一些小遊戲。

之前冇事的時候也是可以玩的,隻不過是一些小遊戲。

貪吃蛇,俄羅斯方塊之類。

不過在此之前,肖楠竹看到了圍棋,象棋之類。

特彆重要的的是還有人機對戰。

於是乎,肖楠竹一個個棋子把他下到了係統APP之上。

因為生疏,肖楠竹十分嚴謹的看著。

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也在五分鐘之後,肖楠竹擺好了。

自己等下下蘇星河下的白字。

而在石埠上下的則是,係統APP裡麪人機下的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