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師兄!”

嚶嚶嚶嚶……

每一個人都有她所在乎敏感的地方。

影響很遠很遠。

肖楠竹看著巫行雲嚶嚶哭泣,心裡有些觸動。

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自己心裡那麼紮了一下。

但那東西很輕,很靜。

落於水麵,起了波紋,但又在一刻之後消失於無形。

巫行雲看著肖楠竹三人也不敢上前去阻止什麼。

肖楠竹看了看和尚虛竹示意他去說兩句。

可和尚,撓撓頭,不知道為什麼肖楠竹看自己眼神怪怪的,不知道肖楠竹什麼意思?

什麼和尚,不是應該勸彆人豁達嗎?怎麼這個和尚不知道乾活啊。

這一屆的和尚是最難帶的一屆。

肖楠竹心裡有些吐槽。

噠……

時間過去,巫行雲從開始的掩麵哭泣,之後的情緒則是漸漸的緩和了下去。

可物極必反。

她昏厥了過去……

而身體也隨時間的推移,肉眼的速度之下變小。

巫行雲的功法好是好也就是這個副作用有些難為人。

要是與敵對戰出現這種情況,非死即殘。

肖楠竹給了阿紫一個眼神,阿紫不像虛竹那個愣頭青。

直接就知道了肖楠竹的意思。

於是上前,拿著原先大的衣服,把小女孩巫行雲包的嚴嚴實實。

“走吧!”

肖楠竹見合適了,也就打算離開這裡。

畢竟還有一個星宿老怪在等著自己。

……

片刻之後。

無崖子山洞。

阿紫將巫行雲放於石台之上。

接下來的就是等待了。

……

翌日。

無大事,肖楠竹和阿紫背靠背坐與一旁。

虛竹合十,坐於另一旁。

噗……

一口黑血從小女孩巫行雲口中飛出。

帶來的是一聲稚嫩的童聲。

“小子,你過來,快把師兄和你說的話,複述一遍。”

巫行雲氣若遊絲的問道。

“是,師叔。”

肖楠竹也不客氣,叫了一聲師叔就坐在了旁邊。

緩緩道出經過。

……

“你說師兄死了。”

肖楠竹點點頭。

開始巫行雲也察覺了整件事情但還是有所懷疑。

她不敢置信,她不敢麵對,這是現實,這是一個自己不想知道的現實。

再次看到肖楠竹肯定回答之後巫行雲也就釋懷了。

冇有什麼過不去的,但自己那份堅持也不知道為了什麼。

虛竹來無量山的目的也就是請無崖子出山。

可現在卻是這樣,但後麵聽到了肖楠竹受了無崖子百年功力之後。

虛竹又放下心來。

“師侄,你說還有你師父的一幅畫?”

肖楠竹聽到這個,又回憶起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過往前塵。

“嗯。不過師父是說給李滄海師叔的。”

“我的有冇有?”

肖楠竹搖搖頭。

“那那個賤人呢?”

賤人自然也就是所謂的李秋水了。

肖楠竹還是搖搖頭。

巫行雲呆愣片刻之後。臉上露出來一個奇怪的表情。一個不屬於現在這個年紀的表情。

“哈哈哈,師兄,你到死都冇有給我留下什麼,哈哈哈,李秋水啊李秋水,咱倆這一輩子圖了些什麼啊,李秋水。”

肖楠竹在旁邊也不曉得該做些什麼,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麵對這個女人。

這個一生唯愛的女人。

“好了,師侄你也不用找了,李滄海,在幾年前就被那個賤人弄死了,屍體還在縹緲峰上麵。”

噗……

話至半路,巫行雲一口血汙就吐了出來。

肖楠竹連忙上前,為其順氣。

有了功力就是不一樣,其實療傷也很簡單。

由功力去激發原本體的活性。

而現在肖楠竹做的就是這樣。

得到無崖子功力也有三四天了,感覺方麵提升了許多,當然肖楠竹也發現了這些功力的妙用。

其中療傷也是在不知不覺之中想到了。

“不用了,不用了。師侄,你師傅給你的畫能不能讓我看一眼。”

肖楠竹這個時候和巫行雲的眼神對視,心裡五味雜糧。

她,她現在頭髮全白了。

這說明瞭一個問題,也就是,巫行雲的命數到頭了。

“好!”

肖楠竹也不多說什麼了。

畢竟都快死了,還能怎麼樣,當然還有一個是肖楠竹自己本來就知道李蒼海這個人早已死去。

也冇必要堅守了。

肖楠竹為了不讓彆人知道空間係統這件事情。

還是打算出去緩衝一下。

“阿紫,你過來扶一下。師叔,我東西在外麵。”

“好。”

片刻之後,肖楠竹快速的回跑,拿起畫卷,緩慢打開。

一幅美人畫卷,映入眼簾。

一個和李秋水有著八分相似的人,案於紙上。

還有其他兩分也就是氣質。

一個溫婉爾雅,一個則是潑辣。

美人被無崖子畫的是惟妙惟肖,這也可以看出來,無崖子對這個女子的用情至深。

“好,你收起來吧。”

巫行雲見肖楠竹把畫卷收起,而又發愣片刻。

“師侄啊!”

“嗯,師侄在。你有什麼事說!”

“師侄啊,師叔我,油儘燈枯了,冇辦法了。這是我靈鷲宮信物,以後靈鷲宮就由你帶回逍遙派了。”

肖楠竹給巫行雲療傷過,所以也冇必要去煽情。

“好,師侄謹記教誨。”

肖楠竹接過巫行雲拿過來的一個腰牌。

入目所及是一個乾枯冇有血色的手掌。

看來是真的快了。

兩手相碰之際意外發生了。

“啊,師叔,你這是乾嘛。”

“師侄,你是我師兄看上的人,逍遙派就靠你了,師叔我幫不了你什麼,這是生死符,天山**掌,折梅手的要訣,以及我畢生功力,師侄,你就好好受著吧。”

肖楠竹頭朝地,腳朝天。

這場麵似曾相識。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原來的味道。

肖楠竹飛起之後也就和之前一樣,進入了神秘的位麵感受著,那股溫暖的味道。

係統就是好,給了肖楠竹非一般的感覺。

半小時過後 ,還是啪嗒一聲。

轟……

巫行雲消散於虛無。

伴隨著一個聲音,肖楠竹回到了現實。

【嗶,恭喜宿主肖楠竹,以攻略主角虛竹進度突破百分之五十,還望宿主肖楠竹不懈努力,奮勇向前。】

啊,什麼鬼,攻略主角虛竹百分之五十。

這難道是……

人生如霧亦如夢,情如朝露去匆匆。

一個夢,一個人,一段過往,又有幾時能夠拿起放下。

人生如夢,不知頭,不了善尾。

吾看儘百態,缺唯自圖悲。

巫行雲的消逝,帶走了一片寂靜。

肖楠竹三人看著漸漸消逝的灰燼,都有各自的傷悲。

一個和尚,他知道老和尚所說的因果,所以一直在低眉禱告。

一個女子,不知道內情但共情是女子的天性。

不為彆的,隻是感性罷了。

另一個也就是肖楠竹,這個穿越客。

原著看過,影視作品也不少。

那個世界,對於感情的解讀多的算不清楚。

但對於巫行雲這種的愛而不得,所占的比例還是算之前列。

人這輩子會遇到許多喜歡的人 也就如民國浪子所說。

一輩子,至少要好好的愛一次。

不求有結果,甚至 ,不求那個人愛不愛自己。

肖楠竹歎了口氣,這叫什麼事。

另外係統那個百分之五十迴繞於肖楠竹的腦海。

這個超過百分之五十有些難解其中意思。

“係統 ,能不能具體說說,這個攻略主角什麼意思嘛?”

【嗶,以扣除宿主未來十天運氣。】

肖楠竹一臉黑線 什麼鬼。

【嗶,以提取宿主想要的答案。宿主自行檢視。】

【攻略,為兩種方法,一,情感攻略,達百分之九十五,為合格。

二,為氣運攻略,也就是所謂的,強占福源,而宿主之前所攻略的則是天龍八部主角虛竹的氣運攻略。】

(小傲嬌係統提醒你,提問需要支付一定的條件交換,當然條件為隨機。)

丟你黑紋。

什麼鬼,要了我十天運氣。

(對了還有一點,隨之宿主改變劇情,另外的作者也會傳入,是朋友還是敵人,係統並不瞭解,還望宿主自行檢視。哦他們會以NPC的樣子出現,也就是替代原人物。)

我擦……

肖楠竹直接好傢夥,這不是好玩了。

巫行雲這件事解決之後,肖楠竹也就打算去一趟靈鷲宮。

被這件事情了了,也就差不多乾掉虛竹的七十多的氣運。

肖楠竹想了一下 這個虛竹的氣運攻略差不多也就幾個階段。

虛竹,少林和尚,所以在原本的少林寺,這傢夥的機遇是天生的。

也就是在認識無崖子傳功之後,這和尚才改變的。

到後麵,吸取巫行雲和李秋水的的功力,上升了些。

高朝,結拜蕭峰段譽,迎娶西夏公主。

這個和尚很簡單,也就是玩遊戲玩到一半,彆人大哥給了自己滿級號一樣。

“阿紫,我們去靈鷲宮好不好?”

肖楠竹想了一下接手靈鷲宮再說,一血和後來的是有區彆的,等下丁春秋知道巫行雲嗝屁了。

為所欲為,把這個機遇抄了底怎麼辦。

阿紫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睛笑出來了月牙。

美,是真的美。

肖楠竹不由自主的颳了刮阿紫的瓊鼻。

“好,你去哪我就去哪。”

女人就是這樣,愛到頭,不死不休。

肖楠竹問了一下啊紫之後又把目光看向了虛竹。

“和尚,你去哪?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肖楠竹自然是想讓這個和尚和自己一起,以免出現什麼意外之類的。

“要是施主不嫌棄的話,貧僧還是和施主一起吧。”

現在少林被丁春秋給搞的疲憊不堪。

自己一個人,不安全,和這個身壞兩個人功力的肖楠竹在一起。

這不是安全嘛。

肖楠竹點點頭。

“冇事冇事,之前大師所說 要來請家師為少林報仇,我師傅死了,自然而然,因果到了我的身上,另外我本來也要清理門戶。”

肖楠竹說完還微笑了一下。

阿彌陀佛……

和尚就是這樣,不喜歡說話,畢竟出家人不打誑語。張家界。

肖楠竹打算去大理瞧瞧,按照故事線,現如今的段譽也該出場了。

“楠竹,你瞧這裡的山多麼美啊。”

肖楠竹攜佳人看儘風光還是挺不錯的。

“這,還好吧!”

肖楠竹假裝深沉,說道。

“這還不夠美嗎?

張家界,一個很有特色地方,

肖楠竹心中言語不由想起,那個世界的一個詩人所說的一句話。

更上黃石寨,一覽眾山低。譯文:登上張家界黃石寨的山上,看著其他山都很小了。

“阿紫,你傻呀,萬物不如你!”

肖楠竹深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迴盪阿紫耳畔。

一股酥麻麻的感覺直擊心靈。

“討厭!”

阿紫嗔怪的白了肖楠竹一眼。

眼前的男人,阿紫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他提不起其他性質。

單純的佔有慾占滿全身。

啊……

一個烏鴉經過,不知這個烏鴉吃了些什麼。

烏鴉莫名其妙的有了拉屎之感。

白物落九天,觸及有緣人。

叫的人並不是肖楠竹,而是虛竹。

不為彆的,肖楠竹之前問了係統一個問題,冇拿運氣換的,所以一路上。

肖楠竹除了和阿紫打情罵俏還要有躲避危險的覺悟。

不過在山裡大多數也就是一些什麼倒樹,什麼掉屎。

要是換到現實社會,感覺出意外的情況比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