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京,皇宮,太廟。

姬徹側臥在軟塌之上,麵向供台上密密麻麻的祖宗牌位,目光卻冇有焦距。

他是九州曆史上在位最長的皇,執政已經兩百餘載。

如今也快走到了生命的終點。

他登基時,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如今,皇權就是個笑話,是依靠玄武姬家苟延殘喘的旁宗支脈。

姬徹的眼神變得瘋狂:“孤到底做錯了什麼,要在孤的手中亡國!”

“你們!”他伸手指著祖先的牌位大聲咆哮,“是在看孤的笑話嗎。”

“哈哈哈······”

哐啷啷——

姬徹站起身來一把推倒供桌上的祭品和香燭。

“可你們都死了啊,孤還活著,孤會···一直活著,所有想讓孤死的人,都將死在孤的前麵。”

“來人!。”

“叩見吾皇。”

陰影中走出一個男子跪拜道。

“不惜代價打開封印,孤要看這九州···烽火連天。”

“遵命!”

男子躬身後退,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哈哈哈···都給孤死!”太廟傳出姬徹歇斯底裡的瘋狂,“你們想分孤的天下,孤就把這天下···最大的恐懼送給你們。”

“你我皆是凡人,看你們拿什麼對抗這個世界的真相!”

···

“小十八,孤給你機會去創造新的秩序!”

“不要讓孤失望啊!”

·

·

·

許生聽到竹菇的話眉心一緊。

他心中隱隱感覺,自己已經觸摸到了這個世界真相的一角。

邪神。

嗬~

力量從不分正邪,隻有人心才分善惡。

自己雖然一身左道旁門的本領,卻從不主動做惡,還不是被人叫做邪魔。

而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跟打了雞血一樣圍殺堵截。

道不同就要趕儘殺絕,誰纔是邪魔。

許生平複了一下心情。

——他一向對這些正統的道士看不上眼,偏見極大。

如今凝集異能源這條路,恐怕是走不通了,可這散落在天地間的神力必須要利用起來。

毫不誇張的說,

這是一個人人都有神性的世界!

許生經曆過位麵戰爭。

清楚位麵與位麵之間,力量法則的高低有霄壤之彆。

如果把九州的普通人扔到一個正常的位麵中,那他就是超人——可以在覈彈中洗澡的存在。

這麼強大的一個位麵,本土的神靈全被誅殺殆儘。

無數種神力飄散在天地間。

可想而知,九州一定經曆過位麵戰爭。

隻不過侵略者似乎是失敗了。

要知道文明之間的對撞,無比殘酷。

一切原位麵的生靈都是敵人。

無論他是人族,異族還是冇有智慧的生靈,全部都會被連根拔起。

隻有有利用價值的生靈,纔有可能被圈養起來。

宇宙的法則就是如此,不想被人侵略,那就做侵略者,冇有苟且偷生的選項。

許生拋卻雜念。

但心中還是放不下那一尊被封印的神靈遺軀。

他太清楚先天神靈的強大和珍貴。

祂們全身都是寶。

必須找機會去秘境中掘出這尊神靈的遺骸,煉成傀儡。

太弱了,機會就在眼前,自己卻把握不住。

許生歎口氣。

似乎感應到許生對強大的渴望,體內的青龍之力開始躁動起來,複刻了許生剛纔施展的引靈術。

開始自主吸收遊離在天地間的神力。

搞···搞什麼!

許生臉色一變。

體內的血脈之力自從覺醒之後,一直都在蠻橫的提升著他的**力量。

現在都會自主修煉了。

你是要成精嗎?

許生趕緊來到房頂,盤膝坐下,開啟聚靈法陣吞吐月華。

腦海中一**日升起,耀耀生輝。

黑色的光芒映照軀體的每一個角落。

一條青龍在虛無中顯形,圍著黑色的太陽上下騰飛,似乎想一口把大日吞掉。

“青銅鼎你在乾什麼,給我砸死它。”

許生大聲招呼在一旁看戲的青銅鼎。

可是青銅鼎毫無反應。

這太反常了,要知道青銅鼎的領域意識強的令人髮指,自己的曆儘千辛煉製的分身,一進入腦海都被它給砸個稀碎。

它怎麼會容忍一條龍在它麵前張牙舞爪。

很快,許生就發現自己吸收月華的效率大幅度提升。

這···

煉氣士為什麼會被淘汰?

就是因為他們修行的速度太慢了。

觀想萬物,朝霞飲露,吞吐月華,動不動就閉關個百十年,修為也不見多大長進。

而走金丹大道的修真者,有這個時間,都已經要為渡天劫做準備了。

·

月華如煙,

在許生的頭頂形成一個漏鬥狀,傾瀉而下。

體內的十八種異能,除了【鮮血領域】毫無動靜,其餘十七種異能爭先恐後的吸取被許生凝練出來的法力。

第二序列的【感應】跨越一級,直接進入二級。

根據超凡裂變的規則。

一級的異能都是被動技能,一旦進入二級就會衍生出兩個異能位。

可是許生的【感應】升到二級,卻冇有衍生任何異能。

【感應】:(二級),偵測範圍提升,可具象化。

許生立刻明白了它的作用。

這不就是神念嗎?

——隻有煉氣化神階段才能產生的神念。

雖然它隻有百米範圍,可這個範圍內的所有一切,都躲不過許生的視線。

在這一刻,

許生正式進入超凡階層,感應到了無處不在的規則之力。

一階昇華者!

隻不過彆的昇華者開啟異能消耗的是異能源的儲備,他的異能卻是在消耗他體內寥寥無幾的法力···

青龍之力繼續作妖,強行把排在第八序列的【堅韌】也給提到了二級。

【堅韌】:(二級),物理抗性提升,受到物理攻擊反射攻擊強度的5%(持續一個時辰)(冷卻一個自然日)。

反傷甲!

許生腦子裡突然出來一個詞。

好久遠的回憶···

進入超凡之後,身體素質進一步提升。

以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完全不亞於二階體質向的巔峰昇華者。

開啟【堅韌】之後,

基本上就可以橫掃一切『生命奇蹟』的二階昇華。

自己明明是一個道士。

——遠程法師位的存在。

如今卻在坦克的路上一騎絕塵!

·

竹菇縮在青銅鼎旁邊,呆呆地看著煌煌大日和一條上下飛舞的青龍。

難怪這個小道士能異軍突起,搶了自己的成神之路。

他是個什麼怪物,身上的秘密也太多了。

可以穿梭位麵的青銅鼎。

遠古煉氣士的傳承,觀想之物居然是一輪黑色的太陽!

這條青龍又是哪來的!

竹菇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這傢夥到底藏著多少底牌,自己的複仇之路一望無際,根本看不到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