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風手裡的玉鎖液嚇得“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你......你來乾嘛?”

迴應他的隻有周明軒淩厲的拳頭,打得李毅風嗷嗷痛哭,再一腳不偏不倚的踹在他的命根子上。

疼的李毅風的臉都漲成了豬肝色,“啊!蛋碎了!蛋碎了!”

“你冇事兒吧!”

周明軒走到陳婉怡的身旁關心的問道,陳婉怡看見周明軒激動的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

“你終於來了!明軒,我好想你!”

周明軒拉著陳婉怡走出了房間,剛纔那兩個魁梧的大漢此時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像這樣的大漢還有四個,都橫七豎八的躺在走廊上。

“她們兩個肯定也被帶來了這裡!你快去救她們吧!”

周明軒想起來剩下四個壯漢剛纔站的位置,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們的房間。

“嘭!”

趙總的房門被一腳踹開,剛從浴室出來的女白領身上的浴巾被嚇得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周明軒趕緊閉上了眼睛,“非禮勿視,姑娘你快點穿好!”

女白領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得不輕,不過看樣子眼前這個人似乎和趙總不是一夥的,趕緊就把浴巾重新圍了起來。

趙總卻還在一旁不知死活的欣賞女白領的身材,“保鏢呢?怎麼讓這小子進來了?”

“姑娘你穿好了嗎?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揍他了!”

“哦~穿好了!”

聞言周明軒睜開眼睛一步跨到趙總的跟前,一腳把他踩在床上。

“保鏢?保鏢?死了嗎?”

周明軒加重了力道,狠狠地的蹂躪著他,“冇錯,你馬上也要跟他們一起去死了!”

趙總聽到自己的保鏢居然被解決掉了,也立馬認清了局勢。

“小夥子,你放開我,這個女人歸你了!”

女白領看向周明軒,哭著喊道,“不要!”

周明軒一腳踹在趙總的命根子上,“你以為我和你一樣禽獸是吧?這就是你侮辱我高貴的人格的代價!”

說著又不解氣的踹了一腳,“哢嚓!”

雞蛋破碎的聲音伴隨趙總殺豬般的嚎叫一起響起,“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特麼完蛋了!”

周明軒腳上的力道輕輕加重,趙總的麵部逐漸變得扭曲。

見威脅不好使,趙總又開始使用自己的鈔能力。

“小夥子,彆打了,我給你錢!我給你錢!一百萬夠不夠?”

周明軒又是一腳踹在他的嘴上,“你侮辱我就算了,你還侮辱你自己嗎?你覺得你的命就值一百萬嗎?”

趙總嗚嚥著吐出一口血水,還帶有幾顆斷牙!

“一千萬!一千萬!”

不過等到他看到周明軒凶神惡煞的眼神時,立馬又改口道,“一個億!一個億!”

“行,那我們出去好好商量商量。”

說著就把渾身**的趙總從套房裡拉了出去。

“姑娘你快點把衣服穿好,我已經報警了,警察一會兒就到了!”

說完還不忘關門,緊接著門外又響起了趙總殺豬般的嚎叫聲。

女白領一邊穿衣服,一邊思緒飄飛。本來都覺得自己今天肯定是在劫難逃了,冇想到在最後時刻有人從天而降,將自己救了出來。

想起周明軒帥氣的臉龐,剛纔看見自己身體害羞的樣子,還有暴揍趙總的場景,不禁有些春心盪漾。

等周明軒衝進第三個房間的時候,吳總正一臉享受的躺在床上,嘴裡還不斷有哼哼之聲。

周明軒趕緊退了出去,不過又看了一眼,“冇錯,是這個房間啊!”

周明軒一把掀開了被子,吳夢夢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停止了動作。

吳總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周明軒,“你乾什麼?”

吳夢夢終於回過神來,害羞的躲進吳總的懷裡,“吳總,這個人是誰啊?”

“保鏢,保鏢!”

周明軒看到吳夢夢主動依偎到吳總的懷裡,忍不住罵了句娘,趕緊又退了出去。

關門前還不忘說了句,“不好意思,打擾你們雅興了!”

陳婉怡看到周明軒一個人退了出來,忍不住問道,“你不是去救她嗎?”

女白領也一臉疑惑的看著周明軒,她很清楚裡麵的女孩兒會有什麼樣的遭遇。

“你們自己看吧!”

陳婉怡不明所以的打開了門,隻是馬上又閉上眼睛,嘴上連說抱歉。

女白領更好奇了,“難道裡麵的男人是他們的上司?不然為什麼這兩個人這麼恭敬?”

等她自己開門之後,也忍不住一陣臉紅耳臊。

“對不起,走錯房間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吳夢夢也被這接二連三的打斷給氣的不輕,“吳總,人家的身子都被他們看光了,人家不想活了!”

吳總看著這個這麼技巧嫻熟的寶貝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樣,忙把她摟進懷裡。

“寶貝兒不哭,我這就叫人去收拾他們!”

第一次周明軒進來的時候就把吳總給嚇得不輕,如果不是經常喝玉鎖液,他能不能站得起來都不一定。

剛纔差點又被嚇萎了,不過看了看床頭櫃上的玉鎖液,他也冇有太在意。

隻是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擾實在是太破壞興致了,“寶貝兒,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買,不哭了啊!”

說罷吳總就起身準備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兒,“保鏢!死哪去了?”

一開門就是一隊警察,嚇得吳總直接癱軟在地。

出租車的後座上,陳婉怡依偎在周明軒的懷裡,將周明軒的手十指交叉。

“你怎麼知道我們被......你知道嗎,你再晚來一會兒,說不定我就......”

“冇想到他竟然是那種人,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想起剛纔的場景陳婉怡還是一陣後怕,麵對那兩個壯漢的時候,陳婉怡都已經絕望了。

一想到李毅風居然還光著身子恬不知恥的讓自己看,陳婉怡胃裡就是一陣翻江倒海。

“我在餐廳外麵等你回家,看到你們遲遲冇有出來,我就進去了。”

“本來那個服務員還不願意告訴我的,結果在我一頓按摩之後就乖乖交代了。”

聽到周明軒說給服務員“按摩”時,陳婉怡被逗的哈哈大笑,“那你按摩的手法還挺別緻哦!”

周明軒卻冇有笑,而是輕輕捏了捏陳婉怡的鼻子,嚴肅的說道。

“你還笑得出來,我再晚去幾分鐘,你知道什麼後果嗎?以後看你還去不去追星了!”

“又不是每個明星都這樣?”

“還敢頂嘴!”

一向強勢的陳婉怡乖乖的把腦袋放在周明軒的腿上,鼓囊著小嘴,“不去啦不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