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結局 我被掐得直抽冷氣,聽著他一字一句地往下說:“你懷的那個孩子,現在在幽河,被長眠燈養著吧?” 聽此,我凶狠的目光瞬間移向他:“你……你敢……你敢動它個試試?!” “我動它,你能將我怎麼樣?”黑龍好笑地提醒我,“你現在都自身難保了,任蓮。” “護法和白衍之是不會讓你動它的!”我說。 他不以為然地哼笑:“他們倆……” “我怎麼了?”一陣低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我扭頭去看,隻見白衍之手握神藤出現在眼前。 黑龍看到他後,十分意外地問:“你怎麼會來……” “不止有他來了,我也來了。”護法身穿一襲白裙,從白衍之身後走出,平靜地看著黑龍,說:“你躲藏數萬年了,不覺得累嗎?” 見黑龍有些分神,白衍之急忙將手中的神藤扔出。 神藤朝我迅速飛來的時候,黑龍立馬慌了神,掐住我脖子的手趕緊鬆開。 見此,護法的手微微抬起,無數道神藤出現在她背後,編織成一張巨大的網。 隻聽護法淡淡的一聲‘去’,那張巨大的網便朝著黑龍飛去。 白衍之一個閃身出現在我麵前,握住我的手,低聲道:“這黑龍交給我娘就行,我帶你去找任香。” 我目光看向四周,並未發現任香的身影,心想她啥時候走的?還有,她說的祭台又在哪兒? 護法直視著被藤網罩住的黑龍,“祭台在戎各庒。” …… 白衍之領著我來到戎各庒村邊上的河坑後,隻見有許多身穿孝布的人匍匐在地,而且那匍匐的姿勢……像是在舉行什麼祭祀儀式似的。 順著他們手指向的方向看去,任香則闔眼站在一座高台上,雙手舉起陰鼎。 一陣空靈的敲打聲從那邊傳來,傳入我耳中的時候,一股記憶跟著同時湧入到腦海之中。 同樣的地方,幾個身穿黑袍的人共同舉著陰鼎。而陰鼎之中,還坐著一個看不清相貌的女孩。 那個女孩赤身**,身上勾畫著許多詭異的紋路。 女孩的相貌看清楚後,我呼吸瞬間一滯——這、這女孩怎麼和我長得一樣? 此時,腦海中響起充滿著恨意的女聲,“任蓮,你知道陰鼎中坐得人是誰嗎?是我也是你!古巫一族祭祀陰鼎開覡門,都是拿巫女的性命去祭祀!” “古巫一族有記載,若要覡門開,必以陰鼎之魂相祭。我是最後一個被用來祭祀陰鼎的巫女,也是祭祀以來,唯一一個出現陰鼎之魂的巫女。” “你和我說這些乾什麼?”我問她。 她道:“我要你替我報仇殺了任香!當初本該被抓去祭祀的人該是任香!而不是我!若非她從中作梗,我怎會落成現在這幅模樣?” 話到這兒,四周倏然變得漆黑一片。 緊接著,一個被火燒的都能看到白骨的女人出現在我眼前,出現的時候,空氣中還瀰漫著一個嗆人的焦味。 她走到我麵前後,眼眶內淚水滾動,卻帶著深深的恨意道:“任蓮,你要為我報仇!同時也要為你自己報仇!” 聲音落下的時候,眼前女人的身影也散去了。 腦子裡又再次湧現一股記憶,這股記憶,無非是陰鼎存世的好處及壞處。 將兩股的記憶徹底接收後,我收回思緒。 見左手手心溢散出耀眼的白光,於是我對白衍之道:“衍之,你送我去祭台吧!” 他擔憂地看著我,當即拒絕道:“不行!” 我說:“任香現在將所有的道行都注入到了陰鼎中,她若動我,就得將所有的道行從陰鼎中抽回。” “一旦將所有的道行抽回,陰鼎將會立刻碎裂。” 任香既然想開覡門,讓巫族再生,就絕不會讓陰鼎碎裂的。 見白衍之很是意外地看著我,我趕緊補充道:“這剛纔我體內的陰鼎之魂告訴我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我是不會受傷的。” 他猶豫了一會兒,才鬆口說好。 將我送到祭台上後,我瞧見任香還未睜眼,於是光明正大地走到她身後,將左手搭在她背後,同時頭湊到她耳邊,喃喃道:“阿香,覡門是不會開的,永遠都不會。” 說著,我的左手直接穿透她的身體。 而此時,任香猛地睜開眼,錯愕地看著我,“你、你是當年那個……” 話還未說完,她的身體瞬間化為星光,散向四處。 對付起冇有道行的人,果然就是爽啊! 任香死後,我看了一眼懸在半空的陰鼎,嘴裡喃喃道:“這東西、可不能留在世間啊!得毀。” 體內的陰鼎之魂聽到這話後,激動地拍手道:“毀吧!這東西早就該毀了。” 陰鼎如果被毀,陰鼎之魂也會隨之湮滅。 陰鼎之魂早已經和我的魂魄融為一體…… 視線從陰鼎上移開,我看向正朝這邊走來的白衍之,喊道:“白衍之,答應我一件事。” 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樣,問我:“你想做什麼?” 我並冇有回答他,邊往前走,邊接著剛纔的話說,“好好照顧孩子。還有、替我找我爸以及我媽。” 走到陰鼎下麵,我雙手舉起,托住陰鼎,無意識地念動起一串咒語。 “任蓮!” 白衍之喚出神藤,朝我飛來,想要纏住我,可惜卻晚了一步…… 陰鼎上麵出現無數道裂縫,左手溢散出來的白光愈來愈強烈,將我包裹在其中。 我忍住襲向全身的痛楚,繼續舉著陰鼎,等著它碎裂成為一堆銅片。 就在我意識快要消失的時候,耳邊終於傳來了陰鼎碎裂的聲音…… 原來,死亡真是一瞬間的事兒。 好像還有許多事情都來不及做,許多話都來不及說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