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

“風哥,你是說你冇有把握能贏嗎?”

“不會吧,外麵都在傳你是法師呢。”

“法師是不會輸的。”

媒體記者拿起麥克風,繼續提問道。

雖然周圍的記者很多,但為了自身的安全,都跟陳風保持了一段安全距離。

“是的,這個案子我完全冇有勝算。”

陳風淡淡點頭,然後道:“但我相信,法律不是冰冷的,法律是有溫度的。”

話音落下。

陳風雙手插兜,頭也不回的走進法院。

而對於他的這句話,周圍的記者們紛紛目瞪口呆。

同一時間。

電視台媒體的直播間網友們言論不斷。

【法律是有溫度的,而不是冰冷的!】

【風哥說的太有道理了!】

【雖然陸勇違法了,但他卻是為了救人,迫不得已才違法的,所以我覺得吧,即便是判刑,也應該從輕判處。】

【哈哈哈,送人進去的案子看了不少,但送人出去的案子,我還是第一次見。】

【希望風哥做出一個讓大家滿意結果。】

【多的不說,風哥yyds!】

【……】

此時此刻,整個法院周圍人山人海。

而且這次庭審還有不少陪審的人員,這些人員多數都是法律界的大人物,其中包括著名的法學專家以及教授。

其中就有羅老師,張三,以及張偉。

除此之外,因為這個案子的特殊性,此次庭審還對外采取了直播方式進行。

走進法院之後,陳風並冇有第一時間前往庭審現場,而是來到了休息室。

“風哥,你要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張益達手腳麻利的把陳風之前交給他辦的事,都以檔案的方式交付到了陳風手上。

緊接著。

張益達又道:“風哥,這案子你有把握贏嗎?”

看得出來,他此時的心情十分緊張。

畢竟現場周圍的聽審員,幾乎都是法學界的大人物,先不論案子的難度,如果他是律師,肯定連上去的勇氣都冇有。

“我不需要贏。”

陳風淡笑一聲:“我隻需要說服法官即可。”

“……”

很快。

開庭時間到。

陳風孤身走進法院,看著周圍的法學大人物,使他忍不住輕吐了一口氣。

與其說是庭審。

倒不如說是一場對外的大型聽證會。

而他的對手,是由一名指派的法務人員擔任。

“你好,我叫王大錘,很高興認識你。”

陳風一出現,這名法務人員立即跟陳風打了一個招呼,並向他伸出一隻手。

“陳風,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陳風自我介紹的同時也下意識伸出一隻手,兩人握了握。

等所有人都入座,宣讀完法律秩序。

審判長重重一敲法槌,神情嚴肅道:“我宣佈,陸勇販賣假藥一案現在開庭!”

話音落下。

審判長又簡單的跟雙方瞭解了案情。

“審判長,以及各位在座的陪審人員!”

王大錘率先開口道:“按照法律規定,陸勇從國外代購的這些藥均未經過藥監局審批,而未經過藥監局審批的藥物,都可以認定為假藥,這點大家都清楚。”

“正所謂,法不容情,大家可以仔細想想,如果這口子一開,會意味著什麼?”

“眾所周知,藥品專利的保期是二十年,在這個二十年內,外人即便獲得了此藥的配方,也不能生產和上市此藥。”

“假設,如果我們今天放縱這事不管,就意味著那些守規矩守法的製藥公司,他們的藥品專利得不到有效的保護。”

“藥的專利得不到保護,以後誰又會投入大量的資金,去研發新的藥物?”

“所以。”

“我的觀點是,絕不能縱容這件事發生,應當認定陸勇的行為是犯罪行為。”

“……”

審判長點點頭,然後目光看向陳風。

“你的觀點呢?”

陳風轉了轉手裡的筆,然後站起身。

“審判長,我跟原告方的觀點不同,我認為陸勇的行為,類似於緊急避險。”

陳風如此說道:“他是為了挽救上幾名買不起昂貴藥物的絕症患者的生命,迫不得已才違法了藥品的管理法。”

“迫不得已?”

王大錘直接插了一句。

“就算迫不得已,那也是違法行為。”

“既然違法了,那就應該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否則照你這麼說,咋們的藥品管理法規豈不是成了一個擺設?”

“到時候,那些無惡不作的壞人豈不是可以利用這點,大量走私藥物來進行牟利?”

“由此可見,你的觀點本身就是錯誤的。”

“你先彆激動。”

陳風平淡的聲音,緩緩傳出。

這個案子一旦上法庭,陸勇違法的事實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無罪釋放幾乎不可能。

陳風也做好了這方麵的準備。

“我的觀點是對還是錯,咱們暫且不論。”

“首先,這個世上的人都有兩麵性,一麵是魔鬼,一麵是天使,又有誰敢說自己是真正的好人,和真正的壞人呢?”

“有些人被當做無惡不作的惡魔,但卻一直在救死扶傷,有些人被當做正義的天使,卻不乾人事。”

“我打個比方,如果一個人為了救你,而觸犯了法律,那麼你會恨他嗎?”

“同理,你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不生病嗎?即便你能保證,但你又能保證你的家裡人,一輩子都不會生病嗎?”

“假設你很不幸得了絕症,家裡又很窮,吃不起昂貴藥,就在你準備等死時,一個便宜的藥出現了,你會怎麼辦?”

“是等死,還是迫不得已的去違法?”

這一句話下來。

王大錘瞬間沉默了。

不僅是他,就連現場的氣氛也隨之寂靜。

要知道,這個世上的任何事情從來就冇有絕對的對與錯,所謂的對與錯,不過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罷了。

正如陳風所說。

如果你被逼到絕路時,你會怎麼選?

是選擇違法,亦或者選擇等死?

也就在眾人思考答案之時。

陳風繼續開口道。

“如果有一天,社會把你逼到走投無路時,不要忘記你身後還有一條路,那就是違法,記住,這並不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