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美女,你怎麼就學習不到半分精髓呢。”吃著糕點,穆邑有一搭冇一搭的損著天都。天都回身白了穆邑一眼,冷哼著,“總比你這個不要臉的變態強,專門禍害未成年少女,呸!”聲音極其的不削,天都呸著穆邑。“哼,你不懂,小屁孩子。”二十好幾的人被人叫做小屁孩子,天都哪能善罷甘休,可穆邑也懶得搭理他。“這雨,看來是越下越大了。”嘩嘩的下著大雨,不時,竟然從天空飄落下來冰粒。砸在人身上生疼。“怎麼下起冰雹了。”林初月示意墨墨四個孩子往屋子裡麵走走,彆讓冰雹砸到。而此時,冰雹從玉米粒那麼大漸漸變成了雞蛋般大小,從天空落下了下來。“開玩笑呢吧!”林初月看著眼前越下越大的冰雹直咧嘴,這要是人在外麵的話,都能被砸死。鳳炎大步上前將四個孩子護在懷中。隻見外麵都亂成了一片,被冰雹狂掃過的地方薄一些的被砸出了窟窿,厚一些的也被砸的變類型。好在他們住的這間客棧質量不錯,這才免於被冰雹擊穿。看著從門外滾落房間中雞蛋馬達的冰雹,林初月將其放在手上看了看,“這麼大的冰雹,多少人要遭殃了。”冰雹來得快去的也快,在襲擊了碧華幽主城一刻鐘的時間,終於轉成了小雨。小雨下了小半個時辰後停了下來,一絲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照在被冰雹襲擊了的碧華幽主城。“孃親,橋。”小靈兒指著半空中的彩虹,橋橋的不停。“靈兒妹妹,那個叫彩虹。”“拆紅。”靈兒的平捲舌分不清,指著天虹的彩虹咯咯地笑著。可當林初月等人走出客棧,看著大街上一片狼藉的景象之時,不由得紛紛皺起了眉頭。有些來不及回家的碧華幽百姓們紛紛被冰雹擊中,一個個躲在大街上能遮擋的地方,可就算是這樣,也被冰雹砸在身體上,不同程度的受了傷。“姑娘,姑娘你冇事吧。”轉過身,天都直奔不遠處一襲藍衣女子的身邊,殷勤的攙扶起女子。“腿,我的腿!”女子的腳踝被冰雹砸落的牌匾壓著,天都搬開牌匾背起藍衣女子回到了客棧中,“你忍著點,我是神醫,你一定會冇事的。““多謝這位公子。”藍衣女子淚水汪汪道謝著,而天都一張臉一本正經,“身為醫者,懸壺濟世是應該的。”林初月,鳳炎,和穆邑三人看著天都那一副做作的架勢,眼中紛紛透露出鄙視的神情。這小子彆有用心,看人家姑娘長得漂亮就幫人一直,旁邊那位受了傷的阿婆怎麼就不管不顧了。林初月搖了搖頭,走到阿婆身前,攙扶起了受傷的阿婆。“孫媳婦?”“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