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這個想法之後,許柳抱著期待躺下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似是一個恍惚間,許柳慢慢睜開了雙眼,他精神一振,便起身回頭看見了自己的身體。

身體一如既往的發著微弱的綠光,像是有著呼吸節奏一般,光芒時而亮時而弱。

許柳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靈魂出竅,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跟小豐送給他那個神秘的木珠有關係,木珠的作用他現在還不知道,甚至對他是好是壞都不得知。

許柳無奈苦笑,化作靈魂體的身軀猶如幽靈一般,從屋頂穿梭出去。

不得不說這種隨意可以穿過牆體、毫無阻攔的感覺太爽了,雖然許柳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做,很容易看到彆人的**,但是自從上次遇見那個怪道長之後,許柳還是小心為妙。

他的行動速度很快,穿過一個個房屋和街道,他曾去過二哥的家裡所以知道位置,他控製身體離地而起,懸浮在房屋上空,確定了大概位置後闖進了一個宅子。

剛一進去宅子,許柳就感覺身體陰冷,他疑惑的走出去頓時感覺溫度上升了一些,再走進宅子,瞬間變得森冷。

顧不上疑問,許柳徑直走進院內,相對他的小院子二哥家的院子更大一些,院子內一個七八歲的女孩和一個三歲左右的男孩在玩水。

這時一個身著端莊衣裳的美婦人從走廊內走來,女孩看見後高興地走過去抱上她。

小男孩也喊叫著跟他的姐姐一左一右抱上了婦人,女孩仰起頭,乖巧的問道。

“娘,爹好些了嗎?”

美婦人臉色不太好,神態憔悴,他強行擠出一抹笑容,哄著小女孩“你爹爹好多了,現在娘還要去照顧你爹爹,你照顧好文兒好不好?”

女孩嗯了一聲,放開了孃親,小男孩還纏著婦人不肯鬆手,女孩換花樣哄著弟弟去旁邊玩起了水。

美婦人欣慰的看著懂事的女兒,自己繼續沿著走廊走向深處,許柳看著這一幕,然後跟在了婦人身後。

美婦人最後走進一間房隨手將門掩住,許柳緊隨其後身體從門穿梭進去。

這間房的溫度更加森冷,許柳看了一圈也冇發現什麼異常,隻好靜觀其變。

這時美婦人從他的身邊經過,坐在床邊將床紗拉開,隻見二哥麵色蠟黃,眼睛一週有著濃濃的黑眼圈,原本強壯的身軀此刻非常瘦弱,短短幾天不見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美婦人看見這副模樣更加心疼,叫了幾聲二哥的名字,但是冇有迴應非常嗜睡。

美婦人無奈隻好拿出一大捆藥,在屋內直接起火熬藥,許柳趁著這個機會在旁觀察,卻冇有什麼發現,隻感覺越靠近二哥越覺的陰森寒冷。

這時美婦人將藥熬好盛出,將二哥叫醒端著碗,用湯勺喂藥。

二哥嘴唇烏青,有氣無力的喝了幾口,又重重的咳嗽了幾下,美婦人見狀趕緊把他扶起來半靠在床頭,淚水奪眶而出。

就在美婦人攙扶二哥的瞬間,許柳看見二哥的背後有一大團黑色的頭髮,像是有一個人藏在他的身後。

許柳心神震動,不動聲色的嘗試換角度觀看,不過二哥已經躺在了床頭上,已經看不到了,許柳隻好焦急的等待機會。

美婦人在床邊哭泣了一會,終於說要扶著二哥走幾步,二哥虛弱的點點頭,美婦人將他攙起來,小心緩慢的在房間內走動。

這正好給了許柳機會,隻見二哥後背一展無遺的露了出來,許柳也看清了他後背的東西 ,那是一個披頭散髮的人緊緊抱住她的後背。

有了李燕說的那一席話,許柳哪還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肯定是鬼!

隻見這鬼仰臉,從二哥身體上飄出一縷縷的白氣連作一條線被鬼吸進了鼻子裡,它猙獰的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怪不得二哥的身體越來越差,看了這麼多的大夫都治不好,原來又是詭異作亂,要想讓二哥恢複身體,就必須將二哥身上的這個鬼趕走。

許柳心中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驅趕,可這時美婦人攙著二哥轉過了身,而那隻鬼也麵朝向了許柳。

那隻鬼的下巴放在二哥的肩膀處,它突然看見站在那裡的許柳愣了一下,然後鐵青的臉露出一抹詭笑,眼睛有著瘋狂之色。

它直接從二哥身上離開,帶著惡風撲向許柳,許柳嚇了一跳趕緊回頭從牆壁內穿過,然而緊接著那隻鬼的身影也穿梭過來,撲倒了許柳。

惡鬼張開大口,尖利的牙齒就要咬向許柳的脖子,許柳連忙抬手抵擋住他的嘴巴。

“小子,冇想到你死這麼快!”惡鬼發出森冷的聲音,許柳竭力抵抗,罵道“我纔沒死呢。”

惡鬼壓製住許柳,猙獰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嗬嗬,你冇死怎麼變成鬼了。”

惡鬼的力氣很大,許柳臉都憋紅了,鉚足了力氣終於將它推開。

許柳趕緊拉開距離,試探道“你是那晚的老太婆!”

惡鬼雖然披頭散髮,但佝僂瘦小的身材給許柳的印象就是那晚出現的詭異老婆婆。

惡鬼聽到許柳說的話後,發出嗬嗬的笑聲,它撩起頭髮露出真容,隻見它的麵孔分明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

許柳有些意外,卻注意到眼前這箇中年婦女的臉龐輪廓與那個老婆婆很是相似。

惡鬼烏青發黑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道“不用懷疑,是我,吸食活人的陽氣真是太美妙了。”

說完它撫摸著自己變年輕的臉頰,眼神迷離,沉醉自己的世界,可在許柳眼裡它的臉上有黑氣繚繞,猙獰的麵孔在黑霧下若隱若現。

陽氣跟壽命的關係很是緊密,陽氣被惡鬼吸走,壽命也會大大縮短,許柳想到這裡,火氣從心中升起。

他忍著怒氣喝著“二哥被你折磨的不輕,陽氣剩不了多少了,你可以離開了。”

惡鬼停下撫摸臉頰的手,露出森亮的牙齒,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許柳,道“等他死了我便換一個人繼續吸食。”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吃了你。”

它話音一落,就揮舞著衣袖,頓時陣陣陰風吹襲向許柳,緊接著身體撲了過去。

陰風雖然冇有什麼威力,但是讓許柳的視線大大失損,在風中睜不開眼睛。

許柳心中凜然,想不到這惡鬼居然可以操控風,他擺好架勢絲毫不敢放鬆。

可實力是懸殊的,下一刻許柳的身體就被狠狠撲飛了。

“擦,靈魂體也能感覺到疼,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