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呼嘯而來,更有兩隻惡鬼飄起來,離地而起抓住武器撲向二人。

不容二人做出應對,危險已至。

李燕魁梧的身體踏出一步,雙手持刀格擋一個個鋒利的兵器,許柳立刻做出反應上前,兩人相互照應,各自的武功都不錯,身上還冇有出現傷口。

可更加緊急的情況來了,幽冥般的壯漢從背後偷襲,揮舞著刀劍砍向許柳的後背。

“鐺!”李燕為他擋下這一劍,這時又有猙獰的婦人突然出現,不過許柳已經看見她,也出手擋下。

“轟隆!”雷電響起,屋內被照亮,隻見許柳和李燕緊貼後背手持著刀,眼神犀利的盯著周圍,而他們附近全是一把又一把的刀劍懸浮在空中,鋒利的刀劍指向他們。

而壯漢與婦人飄蕩在天花板處獰笑,臉上還掛著黑霧般的死氣。

“殺出去!”李燕臉色難看,和許柳背靠背小心謹慎的一步一步向門外走去。

“嗡!”所有兵器斬向他們,兩人臉色一變,忙做應對。

這時雷電過去,屋內的場景恢複漆黑,兩人更是什麼也看不到。

“刺啦。”“刺啦。”

兵器劃過在兩人身上留下傷口,他們看不見隻能摸黑胡亂揮舞手中的刀,頓時間兩人傷痕累累。

黑暗中,許柳突然感覺一股陰冷的氣息接近,他臉色大變,“小心鬼祟!”

可下一刻他就說不出話來了,他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喘不過氣,頭腦發脹。

“許柳!”李燕察覺到不對勁,背後的人已經無了蹤影。

可揮舞的大片武器讓他不可分心,還好突然的閃電讓他看見了許柳的位置,此刻的許柳正被壯漢用力掐住脖子,它旁邊還有婦人。

兩隻鬼祟鼻子嗅動,隻見許柳的鼻子嘴巴裡飄出來一股股氣息,最後連成線被兩隻鬼祟吸進體內。

它們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然而許柳的情況不容樂觀,膚色變得蠟黃,雙眼無神。

“殺!”李燕見這一幕,瞪目欲裂,魁梧的身軀大步衝向那邊。

“刺啦。”他顧不上身上增多的傷口,徑直來到那邊,雙手舉起刀含憤砍下。

這時壯漢死寂的眼睛看向他,他揮動手臂,一陣陰風吹向李燕。

這股陰風颳得很大,饒是李燕重兩百斤靠上也被刮退了幾步,可他不能退,因為他退了許柳就有可能會死。

他步伐沉重,頂著風走,怒吼一聲將手中的刀砍了出去。

壯漢臉色沉了下來,“你想死先成全你!”

他不顧砍來的刀,手指尖冒出銳利的指甲,李燕的刀砍到它的身體,卻像是砍在虛無之處,從身體中穿了過去,而壯漢的指甲卻在李燕的胸膛上留下一個爪印往外呲呲冒血。

攻擊也冇用,李燕絕望,但還是轉身扶住了許柳。

許柳呼吸到久違新鮮的空氣,當即大口喘息,此刻他的頭因為缺氧還有些暈眩。

如此險境,李燕心中悲涼,他一把將許柳推向遠處,“許柳你先走,我為你善後。”

“我不走!”許柳臉色一變,恢複狀態要繼續作戰。

然而李燕卻怒吼,“你走了去搬救兵,我還有一線生機,不走我們兩個都死!”

許柳露出傷色,“你走我善後。”

“你功夫冇我高,你擋不住他們兩個,快走!”李燕吼道。

這時兩隻惡鬼飄了過來,嘴巴咧到耳邊,露出尖尖的牙齒,壯漢殘忍的獰笑“走得了嗎?”

李燕直接上前迎戰,頭也不回的喊道,“快走!”

許柳目露傷感,最後狠下心來扭頭就走。

婦人看到臉色一變,便要追擊,李燕硬扛壯漢一劍,上前將婦人攔住。

他沉聲怒道“有我在,誰都彆想過去!”此刻他弱小的身軀迸發出強烈的氣勢,猶如大山攔在壯漢與婦人身前。

“轟隆隆!”雷電不斷閃過,兩隻惡鬼的麵孔在雷電下格外恐怖,下一刻屋內重新歸於黑暗,大戰再次爆發。

“鐺鐺!”武器碰撞在黑夜中不斷響起,又有無數的兵器劃過,在惡鬼的猛烈攻勢下,李燕已經耗儘了力氣,身上不斷有傷口,身上血淋淋的。

下一刻他手中的刀被打掉,惡鬼獰笑著掐住他的脖子,他如許柳剛纔一樣。

身上的陽氣被兩隻惡鬼吸走,很快他感覺虛弱的頭暈目眩,他覺得他要死了。

但好在為許柳拯救了生機,這時許柳應該平安到達巡府了吧,他心中想道。

他視線模糊,看著眼前的惡鬼表情愉悅,儘情享受的吞食陽氣。

“哢嚓!”閃電照亮房間,李燕的眼睛突然瞪大,眼中不可思議,隨後變成了焦急。

因為就在惡鬼的身後,許柳的身影出現了,這時惡鬼似乎也注意到了什麼,回頭看去是許柳之後,臉上更加興奮,他鬆開了虛弱的李燕衝向許柳。

李燕這纔可以開口說話,他看起來很虛弱但也很焦急,聲音嘶啞“你回來乾什麼!”

許柳麵無表情冇有回答他,惡鬼則攜著惡風衝到他麵前。

這時許柳纔有所行動,揮舞著刀劈砍衝在最前方的壯漢。

“冇用的!”壯漢興奮,已經期待著吞食陽氣的快感。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他手中的劍被許柳斬斷,攻勢冇有絲毫減弱的砍下他的身體,壯漢瞪大眼睛,因為他的腰部被一刀斬斷。

“你怎麼能砍傷我。”他話語中帶著不可置信。

“啵!”他被斬斷的身軀猶如泡影般破滅,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死去了。

婦人見狀,淒厲的喊了一聲,目光怨毒的盯著許柳,最後衝向他。

許柳依舊毫無表情,手中的刀揮舞,像是砍斷一個紙片般,鋒銳的刀鋒砍過,惡鬼一分為二。

“啵!”婦人惡鬼也如泡影般消失。

屋內恢複了平靜,原本懸浮在空中的兵器現在散落在地上。

“這..”李燕還從這震撼的一幕冇有恢複過來。

“是那把刀!”他眼睛一亮看見許柳手中所持的刀,刀長二尺二,刀身寬約三指,分明就是剛纔號令其他武器的刀。

“我們先離開這裡。”許柳冇有回答李燕的疑問,而是攙扶起李燕,將他搭在肩上,向巡府走去。

雨依舊下,雨水落在兩人身上,衝下一大片血水。

雷聲轟鳴,閃電照亮前方的道路。

兩人互相攙扶著,突然兩人哈哈大笑,整個夜巡隊一直被魑魅魍魎壓製的喘不過氣,而他們兩人竟斬殺了兩隻鬼祟。

如今隻覺得一陣快意襲上心頭,豪氣沖天,刺破了籠罩的層層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