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就讓這十個管事心裡頭開始不停地打鼓不安。片刻沉默之後,真有兩個管事的走上前來:“奴才才疏學淺,做事粗笨,隻怕是辦事不利,還請王妃娘娘成全奴才離開昌王府。”既是有人願意走,宋朝雨自然也報以微笑:“行,你們去小瑞子那裡領錢吧。多謝你們,在此之前一直照拂著昌王府。”這兩個人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宋朝雨自然要給他們該有的臉麵。笑著將他們送出了門去,看著剩下的八個管事,宋朝雨問道:“還有要走的冇有?”"……"廳中一片寂靜的沉默。宋朝雨便明白了他們的想法:“看樣子,你們八人是都不打算離開了?”其中最左邊的那個管事,先上前一步,然後跪在了宋朝雨的跟前兒:“奴才願為昌王府效犬馬之勞,請娘娘準予。”其他人也都有樣學樣地跪了下來:“奴才願為昌王府效犬馬之勞,請娘娘準予。”“好!”還有八個人,倒是也不難辦。宋朝雨頷首而笑:“如今我也不瞭解你們,你們也不瞭解我。既然你們要留下,總要讓我瞧瞧你們的本事。我說了,我隻留五個管事。既是如此,你們就公平競爭吧。”他吩咐小瑞子:“從今兒開始,將所有的管事之職全部取消。府中大小事情,都來稟告你和挑紅還有秋晴。你們三人辛苦一下,其餘的人則是各憑本事。誰能將差事做得好,我就讓誰做管事。你們自個兒去努力,爭取你們想要的位置就是。”宋朝雨的決定,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最左邊那人,更是詫異地抬起頭來看向了宋朝雨:“恕奴才鬥膽。娘娘若真是如此,那整個昌王府豈不是就亂套了?”宋朝雨冷笑:“難不成如今的昌王府,就不亂套嗎?”那人感覺到宋朝雨眼神銳利,忙低了頭不敢說話。宋朝雨則是揮了揮手:“行了,你們若是冇事,就都下去吧。”八個管事剛起身,宋朝雨又道:“對了,找人將這正廳裡的東西全部都搬出去。我要重新佈置此處。”八人忙不迭地都跑出去找人,人人都想在宋朝雨的跟前兒露個臉麵。宋朝雨則是搖了搖頭,看向了小瑞子,低聲道:“你去外頭再找幾個底細乾淨的,做事利落的人回來。這八人,我隻怕留不下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