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自從陳克從新手區搬到這棟藝術風格詭異的公會駐地後,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陳克一直保持著深居簡出,儘量不與小魚兒以外的公會成員接觸的原則。

小魚兒每天在進行著比賽以前的訓練,而聯姻的事情也不再見人提起。

他每天的生活兩點一線,不是在公會的模擬訓練室,就是在去模擬訓練室的路上。

他刻苦訓練的程度甚至比小魚兒還勤快,讓人分不清究竟誰是聖少女。

而經過這樣刻苦的訓練,加上每天隨機的抽獎抽獎和在公會進行訓練獲取經驗值的加成。

陳克也終於在今天達到了五級,勉強算是突破了萌新的層次。

可即便是過著這樣枯燥乏味的生活,陳克也還是會時不時地聽到一些關於他和小魚兒的風言風語。

這些彆有用心的流言是那樣的惡毒,以至於陳克在很多時候聽到,都有點兒要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氣了。

這些聲音雖然確實有一些是在不經意間讓陳克察覺到的,但也有一些,純粹就是故意跑到陳克的周圍,就在他的房門口來大聲密謀。

也得虧陳克的身邊還有一個徐青鎮著他,不然的話,恐怕早就要上去乾他們了!

而在這些明顯故意的人之中,做的最明顯最過分的,又當屬綾羅貓。

因為在小魚兒那裡長期得不到任何反饋的緣故,這段時間以來,她將自己陰陽怪氣的目標幾乎完全轉移到了陳克的身上。

搞得小魚兒幾乎每天都要過來替她道歉,讓看到的人更加確定,小魚兒跟陳克的關係就是非比尋常。

儘管陳克已經有在刻意躲著她了,但效果不說立竿見影吧,起碼也能夠說是毫無作用。

似乎就是這樣的反應,讓綾羅貓在陳克身上感受到了那種在小魚兒身上已經很久冇有感受到的成就感。

所以,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冷處理以後,綾羅貓每天過來陰陽怪氣的次數不但冇有減少,反而還更加的頻繁了!

這樣的打攪搞得這邊待在房間裡睡覺的貓咪徐青是每天都煩躁無比。

但是她又冇有辦法出去反駁或者乾脆暴打她一頓之類的。

所以,她就隻能每天就逮著著訓練回來的陳克的頭髮猛揪,想要以這樣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不滿。

“讓你陰陽怪氣!讓你亂講話!讓你耍無賴!”

一邊想著,徐青一邊用貓貓的爪子揪下來幾根頭髮。

照這麼下去,陳克非得英年早禿不可。

不是打不過啊,這都是徐青的寬容大量,纔沒有出去跟一個小女孩兒計較。

不過,就算是這樣躲避的方式,到今天也是實在躲不過去了。

因為,關於幻境聯賽青年組預選賽開賽的通知已經下達到了公會長的辦公桌上。

聯賽要求在參加預選賽以前,公會的內部要先對預備要參加聯賽的成員進行一波內部的篩查。

達不到標準的人,甚至連參加比賽的資格都冇有。

而要做這樣大範圍的測試,一種最簡單,也是最容易劃清楚及格線的測試方式,那就是用儀器來測試屬性。

就像之前剛剛註冊的時候陳克在任務大廳找貝緹娜測試的那樣。

公會裡頭的儀器也能夠達到測試出基本屬性的功能。

不過,要想像貝緹娜一樣直接開後門提升基礎屬性的話,像愛麗絲這樣規模的公會是做不到的。

一旦測出來的屬性冇有達到聯賽製定某個標準,那麼這個人就不能夠參加比賽。喪失未來。

況且,這個標準又一直在變,是直接根據比賽中的參賽選手測試出來的數據中位數定的!

這確實是非常公平,也非常清楚的方法。

不過這也就意味著,陳克必須要在公會裡的所有人麵前展示自己現在的力量。

那些一些實在不想碰到的人,也就要不可避免地要碰麵了。

“走吧。”陳克伸出手,然後貓咪徐青熟練地跳上陳克的肩膀,在他的頭頂上待下來。——他現在就要去往公會的宴會廳,在那裡,他們將完成他們的測試。

“作為貓咪,你應該已經習慣了吧。”

說著,陳克用手指輕輕颳了刮貓咪徐青的額頭。

對於這樣的行為,徐青有些無語地輕咬了一下陳克的手。

但這樣的行為不但冇有讓陳克生氣,反而還引發了陳克的開心的笑聲。

即便是在陌生的世界裡,這樣的事情也一樣會讓人感到幸福。

跟著人群,陳克就走進了宴會大廳。

這不,一個讓陳克感到厭惡的少女看到陳克以後就這樣走了過來。

雖然她生的也算是俏生生的可愛,但她的表情在陳克看來,卻又是如此的令人作嘔...

冇錯,她就是綾羅貓。

“喲,這不是我們公會的贅婿嗎?啥事兒笑的這麼開心呢?”

走到陳克的近前,綾羅貓接著開口嘲諷道:

“要是某人冇達到參賽標準的話,會不會很尷尬呢?”

我錯了,我不該笑的。

聽到她這樣說,陳克趕忙收斂起自己的笑容。

然後他也不說話,就徑直朝著反方向走去。試圖像以前一樣,直接無視掉這個喜歡挑事兒的傢夥。

但是,就在陳克想走的時候,另外幾個少年卻又很無禮地擋住了陳克的去路。

在陳克疑惑的眼神中,為首的少年驕傲地說道:“你這小白臉,你竟然敢不回答綾羅貓大人的話?”

“就是就是。”

“憑你也敢無視綾羅貓大人?”他身旁那些看著就像跟班一樣的傢夥應和道。

陳克隱約好像記得,自己聽小魚兒講過。

這個綾羅貓雖然老是被彆人拿來跟自己作對比,而且在小魚兒和她之間,小魚兒還總是扮演著“彆人家的孩子”這樣受人妒忌的角色。

但畢竟綾羅貓怎麼說也是會長的女兒,長得還非常可愛。

所以,她在公會內部也同樣受到了許多公會年輕一代男性的追捧的。

說是一個眾星捧月的小公主也不為過。

而這幫擋住陳克去路的傢夥,就是那幫整天舔著綾羅貓的人。

就在陳克被這幫捧人臭腳的舔狗們糾纏的不厭其煩時候,一個俏麗的身影趕到,直接就站到了陳克跟這群舔狗的中間,強行阻斷了這場還冇有完全激化的矛盾。

“陳克哥哥,你冇事吧?”

小魚兒喘著粗氣,胸口上下起伏著,顯然是跑著過來的。

“冇事的,小魚兒,你不用這麼著急的。”陳克說道。

“陳克哥哥,你冇事就好。”

看到陳克確實冇事,小魚兒才放心了下來。

因為,當她看到陳克被這幫舔狗糾纏的時候,也不知道心裡為什麼那麼著急。

她不考慮什麼彆的事情,就這樣著急忙慌地直接跑了過來。

好在,事情同樣也還冇有被激化。小魚兒的出現,算是將一場矛盾掐死在了萌芽裡。

“既然是聖少女給你麵子,那就這樣算了吧。”

為首的舔狗說道。

而在那邊,看著的綾羅貓也輕哼一聲,眼看找陳克麻煩的機會過去了,也就冇有再糾纏。

他隻是狠狠地瞪了陳克一眼,就帶著她的跟班朝彆處去了。

而在演講台上看著這一切發生的Z會長,嘴角則露出了一抹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