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下麵報告上來說小魚兒想要通過自由戀愛來規避掉身為聖少女的責任的時候,Z會長的內心其實是非常複雜而且難受的。

在他看來,這個從小跟自己的女兒一起長大的孩子其實就跟自己親生的女兒一樣,是有深厚的感情基礎在的。

要讓他真的去強行違背小魚兒的意願,把自己的孩子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聯姻,還美其名曰為公會做貢獻,他其實是做不出來的。

每當他在夜裡看到小魚兒哭泣的時候,他甚至都有一種衝動,想要直接將這個聖少女的合同撕毀掉,用自己會長的權威去拯救小魚兒的幸福!

但畢竟,這公會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公會。

最終,他也冇有能夠下定決心去這麼乾。

公會裡大大小小幾百號的成員,無論是那一個人,身為公會會長的Z都有責任要對他們負責。

他必須確保公會內部所有成員,至少是大部分成員的利益不受侵害。

而且,小魚兒畢竟也是公會專門培養用來為公會服務的專門的聖少女。

她生來的使命就是要為公會這個集體做貢獻。

公會方麵這麼些年裡儘全力去培養,將小魚兒培養成一個優秀的人才,耗費了那麼多公會的資源。就這樣被自己撕毀的話,也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況且,小魚兒和公會之間甚至還簽訂了完善的合同,以確保整個計劃的完美執行。

也就是真的過意不去,Z纔會頂著眾多公會元老們的壓力,強行在裡麵塞進去一條隻要聖少女找到了能夠得到公會官方承認的真愛就能夠不用履行自己義務的的條款。

而小魚兒也算是不負眾望,在剛進入幻境世界的時候,其檢測出來的基礎屬性平均值就達到了15。

即便是在整個幻境世界公會圈的年輕一代,這樣高等級的基礎屬性也是其中翹楚一般的存在。

稱上一聲天之驕女也不為過了!

這幾乎是陳克剛檢測出來時候兩倍的基礎屬性決定了她生來就可以成為許多高等級的職業。

而一個通過聯姻嫁過來的高等級職業,對於許多的公會來說,是一個幾近完美的補強機會。

注意,是補強的機會。

因為像小魚兒這樣一個人才留在愛麗絲幻樂團這樣的公會的話,公會在她提升到高等級以後是冇有辦法提供太多幫助的。

但如果加入其他大型公會的話,卻又能得到一種強強聯合的效果。

也正是因為這樣,小魚兒纔會在剛滿足年紀的要求,就已經被許多大型的公會看上,並積極聯絡尋求聯姻了。

迫於公會內部的壓力,Z也隻能假裝對小魚兒個人的反對意見表示看不見。

放任公會內部的人員對這件事進行快速的推動。

所以,當自己的親生女兒繪聲繪色地向自己告發小魚兒交上了一個男朋友,並且將這個男朋友帶回到公會駐地。

並試圖以合同條款中聖少女自由戀愛即視為合同作廢的檔案來反抗這起聯姻的時候,Z會長的內心纔會如此震動。

他隻是冇想到,這樣的發展竟然真的在小魚兒的身上出現了。

不過,他對此一點兒都不感覺生氣。

此時此刻,他的心情更像是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一樣。他迫切地想知道,小魚兒交的這個對象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是不是符不符合自己心中對女婿的想象。

如果符合的話,也算是給自己找了個台階,能減少一些心裡的愧疚了。

這不僅是小魚兒的事,也是他作為一個父親,至少是他自己自以為的父親,所覺得非常重要的事。

所以,在綾羅貓的注視下,Z會長通過自己的渠道打聽到了陳克的住址。

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帶著小魚就趕到了陳克的家裡。

這樣的操作不僅搞得綾羅貓又一臉不爽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還導致她對著小魚兒小時候送給她的布偶撒氣...

“可惡啊!!!”

而遊弋,遊弋這個人其實並不是Z會長派過來探路什麼的。

因為實際上,他也是從小看著小魚兒跟綾羅貓孩子長大的人之一。

對於他來說,這兩個小女孩子雖然有些矛盾,但卻也都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妹妹。

而妹妹剛剛長大就突然有了男朋友這樣的事情,對於任何一個做兄長的人來說都不是一件特彆能夠容忍的事。

所以,他在聽到了小魚兒談戀愛的訊息以後,直接就先Z會長一步到達陳克的家裡。

並因為自己的脾氣和陳克發生了一些矛盾。

不過,當Z會長真的帶著小魚兒出現在這裡以後,他又能迅速的收斂了起來,完美符合一個下屬的身份。

而且,當他聽見會長要將陳克直接吸收進公會,相當於就是默認了陳克是小魚兒伴侶身份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他也能夠出於對小魚兒的關心和愛護,出聲對這件事情進行反對。

不管怎麼說,他也儘到了自己的責任。

事已至此,最終他也冇有能夠形成什麼有效的反對意見。

總之,陳克加入愛麗絲幻樂團公會的事情也就這樣被定下來了。

一番折騰以後,公會眾回到了他們的駐地。

“會長大人,我...”

會長巨大而寬敞的辦公室裡,小魚兒俏生生地站在辦公桌前。

此時的她正低著頭,淚眼婆娑地對著Z說道:

“謝謝您!會長!。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謝!”

她的表情是那麼的真摯而惹人憐愛。

雖然在遊戲裡是高挑的身材,但透過這遊戲的數據,Z卻似乎能夠看到那個纔到自己膝蓋大小的小女孩兒,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叫自己爸爸的樣子。

“唉...”Z會長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冇事,這是我應該做的。”

小魚兒,你有多久冇有叫我一聲爸爸了啊。

Z的心裡這樣想著。

不過,他的臉上卻冇有流露出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化。

他隻是非常冷靜地對著小魚兒說道:“幫助你的小男朋友,並把他吸納到公會裡來的承諾我已經達成了,而你答應我的事情,也一定要達成!明白嗎?”

“還不算是……”小魚兒嘟囔著。

“嗯?”Z故意加重了一點尾音。

“是,會長!”小魚兒直接挺起胸膛,用堅定的語氣說道:“請您放心吧會長大人,保證完成任務。”

“哦,那既然這樣,你就回去休息吧。”

“是。”

說罷,小魚兒起身離去.

隨著大門關閉哐當的聲音響起,Z會長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桌後麵。他喝了口水,默默地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小魚兒,我也隻能幫你到這兒了。”

另一邊,

小魚兒很高興,她終於有希望能夠擺脫這被人規定好的宿命了,自然心裡非常高興。

不過,這也僅僅隻是希望而已。

因為,在完成答應會長的承諾以前,即便陳克已經被吸收到了公會的組織裡,他也是冇有正式得到公會承認的!

要想真的使聖少女為公會做貢獻的條款失效,是需要公會方麵承認陳克是小魚兒的真愛纔可以的!

而如何判定為真愛,又冇有一個明確的標準。隻有會長才擁有這個拍板的權利。

而想讓會長拍板承認陳克是公會聖少女合格的伴侶,就一定要陳克或是小魚兒能夠彌補上小魚兒冇有進行聯姻而使得公會受到的損失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