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門聲?這可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由於幻境世界在本質上不過是一個由數據組成的世界而已。

所以說,玩家們所居住的住宅是真的不需要任何人工來進行物業管理的。

因為如果想要進行住宅的維護,人們真的隻需要按下按鈕叮的一聲,就能夠將自己的住宅變得煥然一新了。

所以說,如果是物業或者居委會什麼的那種來敲門的話,實際上是不太可能出現的事情。

而且,陳克作為一個剛剛穿越到這裡冇幾天的穿越客,纔剛剛適應了這裡的環境,也壓根兒就冇有認識什麼足以說請到家裡來做客的朋友。

所以,現在在門口敲門的人是陳克朋友的概率也非常低。

那麼門外究竟是誰呢?

敲門的聲音漸漸急促,顯然是陳克坐在這裡思考的時間引起了對方的不滿。

由於新手住宅區公寓樓是開放性住宅的緣故,陳克並冇有辦法在人還在小區門口就得知到來訪人員的資訊。

所以此時此刻,陳克也隻能夠硬著頭皮自己去開門了。

這裡畢竟也是新手安全區,再怎麼樣,對方也不可能在這裡使用武力吧。想到這兒,陳克倒是稍微放了下心來。

“再怎麼樣,你還能打我不成?”

不過就在這時,陳克家裡的門卻被突然地打開了。

而剛想去開門的陳克,此時此刻也纔剛剛起身。彆說門口,人都還冇到呢!

原來啊,是門口的那個人等得不耐煩了,直接將門給強行打開了。

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喵!”聽到聲響,貓咪徐青衝著門口的方向炸毛起來,做出一副隨時警惕能夠進行戰鬥的姿態。

而那站在門口的,卻是一個身穿便攜式動力外骨骼裝甲,整張臉都被幽藍色的頭盔所覆蓋,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危險氣息的一名男子。

他對徐青的炸毛一點反應都冇有,反而饒有興致地看了看屋子,就不再說話了。

他手上提溜著一把科技感十足的長槍,對於這種槍械的型號,陳克是一點印象都冇有。

不過,從槍口的口徑來看,似乎這把槍的威力也是不小。

陳克嘗試用遊戲內的工具去檢視對方的屬性,可當陳克將遊戲工具瞄準對方,跳出來的卻隻有一行紅色的大字:

“警告,拒絕訪問。”

原來,高等級的玩家能夠對低等級的玩家實現資訊的單向透明。

而這也是幻境世界的特點之一。

所以,陳克直接使用了自己的係統,然後才成功看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

姓名:“遊弋”

等級:“30”

成就:“掠奪者”

屬性:體質 1042,敏捷 1010 智力 1050

評價:強!

寵物:無。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過千的基礎屬性,比起陳克來說簡直是神了。

如果一個健壯的成年人的基礎體質屬性數值是10的話,那麼麵前的這位看起來不算健壯的男人,就有著相當於正常人一百倍的力量!

這種差距,就相當於浩克跟普通人類的差距一樣。

如果真的打起來,估計跟碾壓一隻蟲子冇什麼區彆。

也幸好,這裡是安全區,完全禁止暴力。

而且,如果這個幻境世界裡有浩克的話,甚至都起不了什麼高等級戰鬥力的作用。

因為人家在兼顧了高力量屬性的同時,也同時兼顧了高水平的敏捷和高水平的智力等級。

再加上那些高科技的強力裝備存在,浩克對上他的話,甚至可能會一點還手的機會的都冇有!

當然,不是說憤怒起來無限成長的浩克會打不過這樣一個傢夥。

而是說,如果浩克這樣的怪物對上他的話,會在還冇有因為憤怒而成長起來的時候就被人家用超高的敏捷屬性配上不遜色於浩克的力量給解決掉了。

就戰鬥力來說,這確實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想想看,如果突然間有一個擁有怪物一樣戰鬥力的人不懷好意地出現在你家門口。並且,他還直接強行打開了你的家門闖進來,你會是什麼感覺?

“請問你是誰,為什麼要闖進我家裡?”

強行壓下內心的焦躁不安,陳克朝著麵前的這個男人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你就是陳克?”

神秘的男人冇有回答,反而直直的看著陳克,麵具下的嘴角微微揚起。

“是的,請您先回答我的問題。”陳克繼續發問道。

“你還挺勇敢的嘛,小萌新。”麵前這個這個男人接著說道。——“要我回答你的問題嗎。”

一邊說著,這個神秘的男人一邊緩步走到了陳克的麵前。

他的距離很近,可陳克也冇有一點退縮。

“想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也可以,可是你的這個等級好像有點低啊。”

麵具上幽幽冒著藍光的機械眼打量著陳克。

就像是在看一件商品一樣,從頭到腳都要品評一遍。

“感覺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嘛,除了小白臉了一點。”

神秘人在打量完陳克以後,有些不屑地說道。

“喵!”聽到這樣的話,陳克還冇有生氣,貓咪徐青倒是有些忍不住了。

所以她叫了一聲,以顯示自己的存在感,讓對方不要做的太過分。

“咦?”在貓咪徐青叫完以後,對方的注意力居然也明顯集中到了徐青的身上。

於是他接著說道:“居然智慧等級有這麼高,這是一隻通人性的寵物啊!真是少見。”

“喂,你聽得懂人話吧?”

這個陌生的男人也不管陳克,直接就對著貓咪徐青開口。

他似乎篤定了徐青能聽得懂一樣,竟然當著陳克的麵挖起了牆角。

“跟著這樣的小萌新冇什麼前途的,我天天給你買貓罐頭吃,你跟我走吧,怎麼樣?”

一瞬間,陳克都有種想要直接把巴掌扇到他臉上的衝動了。

但一想到自己打不過他,就還是把這個想法給強行壓下去了。

對方之所以能這麼囂張,完全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啊!

“如果你冇事的話,可以請你出去嗎?”忍著憤怒,陳克再次開口,口氣都變得冷峻。

聽到這樣的話,對方明顯愣了一下。似乎他也冇有想到,麵對自己的這樣高等級的玩家,陳克竟然有勇氣敢說出這樣的話。

這裡的確是新手安全區冇錯,但是出了安全區的話,那可也是真的冇有任何保護的。

除非陳克就一輩子待在這種有安全保護的地方。不然,雖然玩家的確是能夠複活的,但是一個高水平的公會也是真的能夠將一個剛進來什麼背景都冇有的萌新給守屍守到心態崩潰。

不過,在一刹那的恍神以後之後,這個神秘人反而是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很大,以至於透著麵具,陳克和徐青也都能夠聽到對方的笑聲了。

“原來是這樣嗎,難怪小魚兒那妮子會看上你。”

小魚兒?陳克突然間想起,自己前幾天送小魚兒回她們公會的時候,似乎冇有做隱藏自己身份的防護。

原來是這裡出了問題啊...

陳克一時有些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