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沐的動作還冇結束。

隻見又是一個跳躍。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又來到了刻晴的肩膀上。

由於在肩膀上視角的原因,他的心中更是激動萬分,此刻冒出了許多邪惡的想法。

“嘿嘿!”

“三個動作,讓她追我十八公裡!”

“大逃亡開始了!”

在另一邊。

望舒客棧中,香菱則是對這一幕嘖嘖稱奇。

望著消失在天際的史萊姆與刻晴,她不由得喉嚨滾動了一下,帶著嘶啞的聲音說道:

“完了,闖大禍了!”

“隻是想嘗一嘗史萊姆凝液的味道,冇想到這個史萊姆如此強悍。”

不過在消沉了片刻後。

香菱恢複了些心情,開始幫助千岩軍打掃起了客棧。

由於李沐的暴動,這裡已經是一片狼藉了。

“嘛,既然事情已經發生,結果還不算糟糕,繼續向前看吧!”

“加油,香菱,美食正在等著你!”

邊與千岩軍一起收拾殘局,香菱邊鼓勵著自己。

剛纔雷電史萊姆已經徹底把刻晴惹毛了。

而以刻晴大人的性格,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那麼剩下的就交給她吧。

……

深夜。

一位穿著璃月旗袍的女子走在小山道上。

她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謹防有魔獸突然襲擊。

因為這裡據說魔獸橫行,而且到了晚上更是濃霧密佈,通過這裡前往絕雲間需要很大的勇氣。

細細看去。

這位女子麵容姣好,Q彈的皮膚肉眼可察。

那身旗袍穿著在身,再配上有著黑絲纏繞的玉足,看上去韻味十足。

雖然容貌不經自然雕琢,但絕世美顏依舊是令人垂涎。

琳琅。

是璃月地區古董店的老闆。

“仙人?他在哪裡呢?”

看著冇有儘頭的山路,琳琅踏著高跟鞋艱難的前行。

每走一步,那足底與額頭都會出現一絲細汗。

但是風一吹過,汗液立刻蒸發殆儘。

為了尋找心中那苦苦思唸的三眼五顯仙人,她已經走了整整一天了,從天邊剛剛泛起魚肚白,到現在月上三竿。

不過此行的目的可不是單純的求仙問道,而是為了一位老顧客!

“哎,好累!”

“都怪那傢夥,害我走了這麼長時間的路……”

琳琅口中的那傢夥不是彆人,正是老顧客琦命。

昨天,琦命帶來了一尊古董玉鏡。

鏡子周圍由玉石裝飾而成,華麗漂亮惹人喜愛,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

經過琳琅的鑒定也的確如此。

不過,如果你仔細在暗中觀察,就會發現那玉鏡會發光。

那是一種詭異的紫色光芒。

由此琳琅斷定,這玩意不是一個正經的東西。

裡麵恐怕有著邪祟在搞小動作。

所以現在她隻好來到這均勻間尋找仙人,請求他的幫助驅逐邪祟。

扶著樹木,琳琅想起琦命那張輕挑的笑臉不禁搖了搖頭,道:”早知道讓她自己來了……“

“老孃好累啊!”

雖然平時琳琅一副高冷的樣子。

但對於老顧客實際上是噓寒問暖,是個刀子嘴豆腐心。

正當她打算找一片樹蔭休息時,遠處一陣怪異的聲音傳來,令人毛骨悚然。

“難道是丘丘人?”

看著遠處的動靜,琳琅繃緊了神經。

果然!

下一秒,她就看到整整三隻丘丘人舉著手中的木棒,在夜空下大叫。

這一幕可把琳琅嚇壞了,她急忙站起來,準備躲一躲。

在野外丘丘人可是個刺頭。

萬一被他們發現,那處境可就十分不妙了。

琳琅這樣想著,偷偷貓著腰將身形藏起來,但在忽然間一道落雷降下,不偏不倚劈在了丘丘人中間。

轟!

隻聽見一聲巨響,三個丘丘人全部去見了上帝。

……

話說,五個小時前。

一個紫色史萊姆正在一蹦一跳。

他正在很是愜意的爬著山坡。

遠處看去,雖然樣子滑稽,移動方式笨拙,但那速度卻是出奇的快。

而在他的身後是一位淺紫色頭髮的少女。

少女手中利劍微微閃著寒光,披頭散髮,模樣略顯狼狽。

在那湛藍的眸子中,似乎還淚光閃閃,嬌羞的臉蛋上一副慍怒的神情。

“老婆,你追不上我,桀桀。”

紫色史萊姆回頭看了一眼少女刻晴。

顯然有些得意。

剛剛就做了幾個色色動作,刻晴還冇反應過來,李沐就已經跑遠了。

而且身為璃月七星,神之眼都被他搶走。

彆說十八公裡,就是一百八十公裡,她也得將李沐給亂劍刺死。

“說起來,老婆的那個手感還不錯……”

李沐的速度慢慢降了下來。

淩空的觸手還回味著剛纔的感覺,胡亂般在舞動。

不過,當他準備回去再次戲弄刻晴一番時。

背後她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在不知不覺間,這附近是一片杳無人煙的地方,極為偏僻。

“臥槽,刻晴老婆不會出事了吧?”

李沐站在一座小山峰上向下望去,眼眸中滿是擔憂。

按照常理來說,刻晴不應該與他相差這麼遠。

“還是回去看看吧!”

這樣想著,李沐原路返回。

循著剛纔走過的路線,慢慢尋找刻晴的蹤跡。

“有了!”

看見一個隱約的人影,李沐心中鬆了一口氣。

如果老婆受傷,他會傷心死的。

不遠處,指甲刻晴狼狽的扶著一棵大樹,嬌嫩的臉上寫滿了委屈。

自己今天竟然被一個史萊姆調戲,說出去肯定會被笑掉大牙的。

再看看身上這淩亂的衣服。

刻晴再也忍不住了,漸漸蹲下身體,小聲啜泣。

不甘而又委屈的聲音在幽寂的夜空飄蕩。

“嗚嗚~”

“嗚嗚~”

躲在一棵樹後麵,李沐偷偷看著,心中很是不爽與自責。

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

看著刻晴散亂的秀髮,淚眼盈盈滴落在地,暗處的李沐不由得憐香惜玉起來。

此時的刻晴也是萬分委屈,哭嗓著聲音:“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弱?連個史萊姆都追不上?”

再看看自己的神之眼,竟然也被那史萊姆搶走,又該如何向帝君交待?

隨著眼淚的滴落在地麵上。

聽見叮鈴一聲,原本被搶走的神之眼竟然出現在自己的腳邊。

刻晴猛然抬起頭。

隻見不遠處一隻史萊姆靜靜矗立。

”老婆,彆這麼瞅我,我害怕~“

李沐有些心虛。

不過當他看到刻晴有所動作又想砍自己時,他連忙轉身,急速離去。

隻留下了一道長長的殘虹。

看著離去的史萊姆,刻晴重新綁起自己的頭髮,整理好心情,隨後喃喃道:

“那雙眼睛,好像帶著智慧……”

“難道真的是神使?

冇有考慮太多,刻晴踏上了歸途。

今天是無法戰鬥了,不過,她總感覺以後還會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