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蘇州、崑山一帶的**地下組織收到密電時,老王已快到上海了。看來這個重要的任務隻能由駐上海的**地下組織來完成。

為了保證任務能夠順序完成,確保‘管家’繼續潛伏汪偽76號特工總部同時確保‘雲子’的安全,這次通過國共高層接觸,明確指示無論是**特工還是軍統一定分段截殺。

日本特高課佐騰也收到了來自己大本營的指令,確保返上海人員的安全,同時命令李默群不惜一切代價。

楊達海差點同柳美娜撞了個滿懷。當然這個難得的機會楊達海自然不會放過,好好的趁機會摸了一下。

“我說楊處長,你這急匆匆地在忙什麼?”

“急電,急電,我得馬上送到李主任那裡。”

“看把你忙得,你也不看一下,我剛抹好的口紅,被你這一撞全部印在你的上衣上了。”

楊達海這才發現上身的白西服口袋上印上了口紅印。

“楊處長,你還不瞭解李主任嗎,還不換件衣服去。”

楊達海被這莫名其妙的一問,這才反應過來。可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卷宗,準備彎腰下去撿。

柳美娜說道:“我幫你撿,我在這裡等你。”

楊達海想了想,就算柳美娜打開看,也不知道這是一封加了兩層密的電文,隻有李默群有母本。

“李主任的密電,不得馬虎。”

柳美娜看著楊達海風風火火的走向辦公室,剛剛嫵媚風騷的神態馬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迅速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地拿出電文,不用片刻的時間,譯電內容就出來了:“木西兩落儘飛去,何去不想上天晴......”

內容是一篇不知所說的亂碼,這說明是發給李默群的密電內容,還有一層加密,除了李默群那裡有約定的方式可以解密之外,其他人就算看到了明文也冇有用。

“楊處長,動作真快。”

“謝謝,美娜。”楊達海說完後也不忘在柳美娜屁股上輕輕的捏一下。

回到辦公室裡柳美娜亮了桌子上的檯燈,開始試著將亂碼的電文還原。她不斷地抄抄寫寫,嘗試還原亂碼,草稿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一滴汗水從她的額頭上滴了下來,打濕了筆尖。失敗了很多次,但柳美娜並不氣餒,時間不停地在走。她又重新拿出譯成亂碼前的電碼,不停地嘗試著。經過數次的嘗試與排列.....隨即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內容讓她大吃一驚:“已帶相片,覈實管家,雲子一同擒獲。”

“不好!‘管家’有危險,隨行護送的情報也有危險。”柳美娜心裡想到。

咚,咚,咚。

“美娜白天關著門在乾什麼?”一聲喊道,打斷了柳美娜的思緒,手中的筆也掉落在一旁。

柳美娜輕輕的打開門,“楊處長,這麼快忙完了?楊處長辦事就是高效率,不過,有的事就不能快了。”

楊達海,用手輕輕捏了捏柳美娜的臉,說道:“我就喜歡你那股騷勁。”

“看,楊處長你說的,做我們這一行的,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所以活好今天,不管明天。”

“對,對,對,那就在這週末晚上,老地方......”說完楊達海跳著走了出去。

柳美娜必須儘快出城,護送來的情報有危險,而且‘管家’有危險,那......接下來柳美娜都不敢想,如果這次不能阻止,可能會將好不容易打入汪偽76號總部的**地下組織帶來極大的創傷。

算算時間,他們也差不多快到上海了,從電文上,自己一定趕在汪偽特工與日本特高課之前找到他們。這樣做她可能麵臨身份暴露的風險,但這些與整個上海地下組織的生死存亡比起來,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