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誌達看到雲子發出的指令,讓他儘快拿到“冰雪計劃”。同時,前線急需藥品,76號地下室近期有一批藥品運往南京汪偽政府。讓陳誌達儘快弄清押運的路線、時間。

同樣收到指令的也有裁縫鋪的袁放。

這個夜晚,袁放不是一般的忙,耳中聽著電碼,左手又不停地按鍵,右手又在抄報,因為對他來說,時間就是生命,畢竟隻有五分鐘的時間,這個理論上不會被日偽監聽發現的時間。

因此,他不能不忙!

終於抄完,袁放看了看擺在手邊的表,已經超出幾秒鐘,雖然時間是極期的短,但卻是極其危險的。

袁放起身趕緊關機,將電文迅速捲成煙狀然後塞到煙盒內。緊接著他又彎下腰,打下腳下的那塊活動的地板,把電台也放了進去。

袁放走到窗前,看了看,確定冇有任何異常後,他就放出安全信號“拔出窗戶的插銷,推開窗戶,順手拉開了窗簾,轉身向二樓的臥室走去。

“篤......叩......”

聽到有在敲樓下的門,袁放從懷裡拿出表看了看,時間是十一點二十五分,陳誌達比設定的時間早了五分鐘!

“不應該!”袁放低聲說道。

陳誌達一向都很準時的,既不早到,也不晚到,而且,陳誌達每次敲門之前,在樓下咳嗽幾聲。

站在樓下門前的人,根本冇有咳嗽聲,說明不是陳誌達。

袁放本來不想理敲門的人,但想了想不理又不行,陳誌達快到了,出於安全考慮,每當陳誌達到來之時,裁縫鋪內外是不能有任何其他人在的。

“誰呀?”

袁放將頭探出窗外,應了一下敲門聲,瞄了一下門口,很遺憾什麼都冇有看到。

好巧不巧的,路燈在這一刻也全部滅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悄然闖入他的腦海中,他下意識地關上窗戶,拉上窗簾。

開門走出房間前,他掏出煙盒,取出電文,塞進了門板夾縫間。他雙從腰間掏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擦去了指紋。

他這是以防萬一,萬一有什麼不測,至少陳誌達能夠順利拿到電文。

袁放打開門,他走出了房間,從後腰抽出手槍,打開保險,拿著槍緩緩走下樓梯,邊走邊問,“誰呀,這大晚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

門外依舊冇有人回答,還是一直不斷地在敲門。

“好了,好了,來了!”袁放故意顯得的極度不耐煩,臉上卻更加鎮靜,心中卻一通亂跳,手裡的槍拿得更緊。

樓下的大門中間一塊是玻璃的,所以他一眼就看到門外的情形,幾個大漢佇立在門前。

其實碰到這種情況,袁放完全可以轉身走到一樓的廚房裡,打開通向後花園的那扇門,然後就逃走,但是他不能這麼做,因陳誌達馬上就要到了,袁放心一橫,上前開了門。

門一開,幾名彪形大漢就一擁而上,黑洞洞的槍口都對準了袁放。

為首的光頭大汗說道:“袁掌櫃,跟我們走一趟吧!”

“你們是什麼人?”

袁放假裝害怕的樣子,緩緩地向後挪動著自己的身體。一直退到樓梯的扶手旁,他抬起手就衝著為首的光頭,就是一槍,槍口火光閃現的一瞬間,他的身體向前一撲,倒在了地上。

在身體倒地的瞬間,他心也鎮靜了下來......

這一槍,也算是給陳誌達的示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