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聽我的》第一個出場的是王嘉,當休息區中的小電視中傳出主持人介紹著王嘉的聲音傳出,王嘉爾站起身說道:

“柏之弟弟,我先上台了,等我回來,節目結束一定要等我,等我回來啊。”王嘉一直在傅柏之耳朵旁邊唸叨著,又因為自己的中文發音不是很熟練,有些詞語也用不全,聽起來有些喜感。

隨著主持人的一句“下麵有請王嘉來為大家帶來的作品《I Love you》”王嘉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休息廳的電視中,隨著王嘉的到來,整個舞台頓時陷入了黑暗,隻留下了台下粉絲的尖叫和應援的聲音。

“王嘉,好帥,啊啊啊啊。”

“王嘉,王嘉,王嘉!”

“老公!老公啊!(超大聲)”

……

不一會,應援與尖叫聲停止,舒緩地音樂響起,與平常王嘉不同,王嘉平時演唱的歌曲都是偏炸的歌曲,再加上獨特的煙嗓的rap炸翻全場不同。

這次王嘉選擇編了一個舒緩的曲子,民謠吉他與電子音樂結合,節奏感極強的鼓點,再加上王嘉獨特的嗓音輕柔唱出歌詞,產生奇妙的化學效果,讓人聽著忍不住跟著想要跟著舞動起來。

五十名大眾評委一邊聽著王嘉的演唱一邊輕輕的搖晃著身體,有的跟著節奏點著頭,還有幾名小女生跟著旋律即興跳起了舞蹈。

隨著最後一句歌詞從王嘉的口中結束,台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與尖叫。

許久過後,台下恢複安靜此時主持人來到台上詢問了一下王嘉簡單這首歌的創作理念,之後讓五十名大眾評審進行點評。

由於王嘉的演唱與一些主流歌曲並不相同,有著王嘉的個人的特色,再加上王嘉的歌曲裡麵英語的成分很高導致了這首歌的受眾更偏向於年輕人,但一些上了些許年紀的中年人欣賞不了這樣的舞台表演。

大眾評審在這個舞台在每個年齡段的接受程度進行了點評,王嘉也很認真的傾聽評審團的建議。

因為每個大眾評審在觀看每場舞台之後手上有著兩票進行投票,雖然不是經濟類的綜藝但是還是會對歌手所帶來的作品進行打分,分數則是五十名大眾評審的投票總數。

最終隨著主持的一聲“現在,請大眾評審為王嘉帶了的作品《I Love you》進行投票”大眾評審紛紛開始進行投票。

最終王嘉在投票環節獲得了68把票的成績,這個成績還是不錯的,證明瞭超過一半的人都對王嘉的這次作品表達了支援。

下台前王嘉拿起話筒麵向大眾評審團“首先謝謝大眾評審對我做出的評價,但我認為每位歌手都有著自己的創作方式和有著自己的創作特點,其次我認為作品適應年齡段的問題,而是個人喜好的問題,無論在什麼年齡段,每個人的喜好都不同,我不認為我之後會為了迎合一些人的喜好去改變自己的創作特點,正是因為有了特點,我纔是王嘉,最後,再次感謝大眾評審對我的作品進行的評價。”

舞台上再次響起了掌聲,在掌聲中,王嘉回到了嘉賓的休息室中。

當王嘉回到休息室後,傅柏之三人紛紛站起身祝賀王嘉。

林玄:“唱的不錯,很有你的特點。”

王嘉爾:“謝謝哥。”

張曉晨:“舞台很帥,音樂也很好聽。”

傅柏之:“舞台很棒,冇想到台上台下的你簡直兩幅麵孔,舞台設計也很酷。”

台上,主持人在說了一段廣告之後,開始開口介紹下一名嘉賓:

“接下來的一位嘉賓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新生代,這次的舞台是這位新生代歌手的初舞台,請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來迎接這位新生代的舞台首秀,接下來友情傅柏之為大家帶來的原創作品《我懷唸的》”

後台,王嘉拍了拍傅柏之的肩膀說道:“柏之弟弟,放輕鬆。”

林玄也看著傅柏之說道:“放鬆放鬆自己的嗓子,以免上台時候太過於緊張。”

張曉晨對傅柏之露出一個鼓勵的笑容:“初舞台加油”

傅柏對著眾人點了點頭,之在三位前輩的鼓勵下朝著舞台走去,去開啟了屬於傅柏之的音樂新時代。

大眾評審團內

“新生代,還是舞台首秀,也就是說這名叫做傅柏之的歌手是個完完全全的新人?”

“每次新生代的唱功都差的要命,已經有幾期冇有新生代來我們節目了,新生代除了幾位歌手唱功麵前合格,剩下除了長得好看了些,唱功簡直一言難儘。”

“希望這位所謂的新生代能靠譜些,要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初舞台,看我不噴死你。”

……

大眾評審團內都紛紛不看好這位所謂的新生代歌手,因為前幾期一些所為的新生代歌手,根本都是一些長了一張好看的臉,實力差的不行的花瓶,但還是很配合的鼓掌歡迎了傅柏之的到來。

台上,一名身材修長,身穿粉色毛衣,深灰色牛仔褲長相清秀的男生緩緩來到了舞台中央,頓時台下的傳出了更加熱烈的掌聲加上一些顏控少女們的尖叫聲。

冇辦法,傅柏之的顏值還是很高的,就連那些嫌棄那些長了一張好看的臉實力卻不行的大眾評審也不得不承認傅柏之長的確實很帥,更有甚者泛起了花癡,對著傅柏之一陣尖叫。

“老公,我可以!”台下突然一聲女生尖叫聲響徹四周。

傅柏之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下意識停住了腳步縮了縮脖子,看向台下引得台下一陣爆笑。

傅柏之見狀也對著台下尷尬的笑了下,引得台下女生一陣尖叫。

來到了舞台中央,工作人員快速的在傅柏之的麵前擺了一個麥克風支架,傅柏之將麥克風按在支架上,雙手放在麥克風上,微微低頭將嘴對準麥克風深吸口氣,對工作人員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頓時音樂響起,台下的喧鬨聲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