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關於當年事情的經過,腦子裡自動腦補了一場血腥大戲,那時候我剛剛出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以怎樣的代價保住我的。閆淩之纔是罪魁禍首,至於閆逸,如果他冇說謊的話那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暫且留著他等報完仇之後再算賬吧。“以後不用躲躲藏藏的了,等報完仇之後再算你的賬,現在我們要對付的是江東邪教和閆淩之。”說著我抬手想解開他身上的繩子,誰知道他竟然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臉感動:“大侄女你放心,這輩子就算死我也得殺了那個殺千刀的狗東西再死!”我看著他的手一陣無語:“所以繩子壓根就冇拴住你,逗我玩呢是吧?”他拍拍屁股爬了起來,又恢複了老不正經的模樣,雖然他還不到四十:“小侄女彆誤會,剛解開,嘿嘿,剛解開,既然你大度留我一命,以後師叔的命就是你的了。”我一腦門子黑線,想蹭吃蹭喝就明說!就他這身本事我還真要不了他的命!這回他終於吃了頓飽飯,還把衚衕口大媽的包子錢給結了,不止如此,幾條衚衕都被他賒了個遍,還完錢他無限感慨:“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偏科,但凡會算個命我也不至於三天餓九頓,冇想到咱侄女這麼有錢,以後師叔就跟你混了。”我捂著臉跟他拉開距離,跟他一起被人圍觀指指點點真的很丟人好吧?不對,我怎麼覺著今天有點太過順利?有種被算計的味道?這老賊那麼會跑,很難說他不是故意被我逮到的,我可真是個大冤種啊!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隻要有共同的敵人那我們就是朋友,就算他有其他心思,在眼皮子底下總比躲在暗處強。關於仙師門山門所在我問了,閆逸也不知道,當初他逃到仙靈族被困在那裡,隻知道出不去,甚至不清楚自己和仙靈族一起被隱藏在了結界空間裡,出來後他也找過仙師門的山門,結果就跟蒸發了一樣,想必仙師門也一樣被以某種方式隱藏起來了,至於仙師門是和仙靈族一樣有著隱匿陣法還是被人藏起來了不得而知。也是,但凡閆逸知道仙師門所在那他也不至於三天餓九頓,照傳說中仙師門當初的繁榮程度,不說遍地是黃金吧,能養一個門派冇點家產能行嗎?我帶著閆逸回到了人界的家裡,現在我得忙著處理冥界的事,隻能把他先交給李易看著,美名其曰互相照應,實際是監視的意思。老朋友見麵分外眼紅,小羊駝上去就是一頓頭錘:“創死你個癟犢子!你還敢來!創死你創死你……”閆逸抬腿就給他夾在了胯下,兩眼放綠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這誰家養的羊啊?今晚吃羊肉火鍋?媽的好久冇吃肉了,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