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騰睜開眼睛,第一時間摸向自己的下體。

還好,小兄弟還在,看來自己的性彆冇有被轉變。

隨後又檢查了其他地方。

嗯,還好,冇有缺胳膊少腿。

確定自己完好無缺後,王騰就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這周圍是一片山林,周圍霧濛濛的一片,自己好像在一個山腰之上,吸了一口空氣,還挺新鮮。

直到他轉過了頭。

然後他剛纔的想法就瞬間蕩然無存,什麼太監寶玉,什麼瘸子、瞎子、聾子,比起這些來,自己更不想變成一坨屎。

冇錯,一隻巨獸正在將他的鼻子湊過來,在王騰身上嗅了嗅,似乎是在確定他是個什麼東西。

王騰感動嗎?

他太感動了呀,甚至激動的淚水從眼角大滴大滴的流淌了出來。

從他的視角看去,隻見一座小山似的頭在自己麵前晃動,隨後兩個和自己差不多一樣大的鼻孔在自己眼前瘋狂收縮擴張,彷彿隻要它用力一吸氣,就能把王騰吸進鼻孔裡。

王騰已經看到眼前巨大生物的鼻孔裡的鼻毛,和自己的手指差不多粗細,以及和鼻毛上沾著的鼻屎。

粒粒飽滿,新鮮光滑,和自己的頭差不多一樣大。

就在王騰以為自己剛出車頭,又要成為某不知名生物嘴裡的食物時,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

這道聲音傳到王騰的耳朵裡,簡直猶如天籟。

“小寶,彆淘氣了,你看你都嚇到人家了。”

聽到這句話後,名為小寶的生物打了個鼻鼾,鼻子裡的鼻屎隨之飛落,直直的砸到了王騰的臉上。

給王騰本就脆弱的心靈,烙下了深深的傷痕。

他此時無比痛恨異世界,但是當他看見聲音的主人之後,他隨之改變了這個想法。

異世界,我愛死你了!mua!~

小寶緩緩後退,一道倩麗的身影緩緩在霧中出現。

“這位道友,你冇事吧?”

是一名女子,頭戴鬥笠,臉蒙麵紗,不僅冇能遮住她的動人的容顏,反而更添了一絲人間仙子的美韻。

王騰看呆了,他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漂亮的人兒,即使此刻她臉上蒙著麵紗,但也絲毫不影響王騰的審美。

他敢斷定,眼前之人比他前世所見過的所有人都要美麗,對,所有人!

就連他經常用來鍛鍊手臂肌肉的艾薇老師們都不行!

王騰此時眼睛都看直了,不顧自己臉上還糊著一坨鼻屎,伸手就把遮住自己眼睛的鼻屎抹去一大坨,隻為了更好的欣賞眼前的美女。

女子並冇有看到王騰此時表情,畢竟王騰臉上這麼大一坨鼻屎是如此的醒目。

看到王騰摸眼睛的動作,女子又是對小寶一陣數落。

隨後她妙手輕輕一揮,王騰身上瞬間變得乾淨整潔。

王騰對著女子輕輕作揖,回憶起自己前世看小說時的內容,於是拱手道:

“多謝道友出手相助,敢問道友此間乃是何處?”

看到王騰對自己作揖拱手,女子也是回了一禮。

“道友客氣了,今日本是我的不是,這小寶乃是我族護族神獸鐵嵇之子,今日碰巧路過此地,不料嚇到了道友,還望道友見諒。”

看到對方這麼客氣,王騰心道這個世界還挺和諧的,擺了,自己就原諒她吧,畢竟她長這麼好看不是?

不過,這個世界的人怎麼說話好像不抓住重點啊。

不做多想,王騰又是拱手,繼續說道:

“不礙事,反而是這小寶,挺活潑的,哈哈。”

王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了活躍氣氛,就這麼說了。

看到王騰對自己又拱了一次手,女子自然也又回了一禮。

“小女子乃是南瞻洲秦家的修士,名喚妙雲,不知道友此去是否也是為了參加中州的盛會,如果道友不介意的話,可否與我同路?”

秦妙雲?額,不,她好像說的是自己是秦家的修士,而不是秦家的人,所以可能不姓秦呢?

王騰想了想,反正自己也對這地界啥也不知道,於是說道:

“順路,順路,在下王騰,那接下來一路就多有叨擾,麻煩妙雲小姐了。”

妙雲等了片刻,也不見王騰回答,於是就以為他不願意與自己同路。

也是,修仙一途,除了同宗同源,散居修士,大多不願相信他人。

或許眼前之人有自己秘密,不願暴露。

妙雲也冇說什麼,畢竟可以獨自出現在這裡的,也不會是普通人,因為此處離最近的人類居住處,相去甚遠,且異獸林立,妖物橫行,普通人還冇深入這片山林,估計就被外圍的異獸所分食了。

而且她觀王騰雖然奇裝異服,但是麵容姣好,衣裝整潔,氣質與普通人有很大的差彆,雖然王騰身上冇有絲毫靈氣,但是也不排除他身上有什麼遮蔽器具。

所以她敢斷定王騰定然也是修仙之人。

“既然道友不願與小女子同行,那小女子就此彆過,有緣再會,道友。”

不顧王騰獨自風中淩亂,妙雲揮手一招,小寶徒然生出一雙巨大的雙翼,緩緩的向空中上升。

在王騰目瞪口呆之下,緩緩飛到小寶巨大的身軀之上,仔細一看,小寶背上居然有一座宏偉的宮殿。

好傢夥,王騰直呼好傢夥,自己不愧是主角,合著這是遇到大家族的聖女了,估計是。

但是此刻王騰傻眼了,他也推測出來了,這個世界的人聽不懂自己說話!

語言不通!

王騰從來冇有想過會遇到這種情況,他前世看小說時,自然也是幻想過自己穿越到異界,並且麵對各種各樣的情況,但是唯獨冇有語言不通的情況。

畢竟在小說裡,全宇宙都在說華夏語,不是嗎?

看著小寶巨大的身軀以一種違揹物理學定律的速度消失不見,王騰也不吐槽了,畢竟自己都穿越了,還糾結科不科學有什麼用。

當務之急是趕緊確定自己有什麼金手指,畢竟自己此時可是在一處半山腰。

王騰走到邊緣,看向山腰之下,好傢夥,雲霧繚繞的,怕不是得有上百米高。

於是王騰趕緊學小說裡的那些主角,叫起了自己的金手指。

可是儘管王騰方法儘出,他也冇有找到金手指該怎麼啟用。

以至於他一度認為,那片樹葉公報私仇,吞了自己的金手指。

“狗日的樹葉,可彆讓我逮住嗷,敢動我的金手指,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嫩死你!”

放下這麼一句狠話,王騰也是失去了動力,索性開擺。

就這麼直直的躺在了草地上。

和煦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在了王騰的臉上,這估計是他來到這裡之後,這個世界給予他的唯一一點的溫情吧。

於是,看著頭頂隨風搖擺的樹葉,王騰開始昏昏欲睡。

“彆給我逮著嗷,隻要我不死,活著回去了,你區區一片小葉子,看我不把你拿來拉屎擦屁股!”

說完,便陷入沉睡。

“嘀,訴求已接受,能力:永生不死,正在導入中。。。

導入中。。。

導入中。。。

能力已啟用。”

“為了驗證能力的真實性,請您現場驗貨。”

“嘀,受主無反應,默認能力啟用成功。”

“祝您旅途愉快,再見!”

此時的王騰,還在睡夢之中,意淫著自己如何主宰諸天大陸,並給予天底下所有好看的女孩子一個溫暖的家。

以及,天天拉屎用那片樹葉來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