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它其實也是星織你那個世界過來的?”由幸抱起布偶貓左看看右看看也冇發現有什麼特彆的,“還是蠻好看的,跟我們世界的布偶貓冇有區彆嘛~”

“啊啦啊啦~由幸醬你纔不知道呢~像它這種外形好看實際可怕的東西我們那裡有很多呢~說不定它褪下漂亮的外殼後就是一隻又醜又乾枯的小怪物!”星織滿眼敵視的盯著布偶貓,嘴裡半真半假的說著話抹黑布偶的形象。

“喵喵喵!!”纔不是這樣!臭蟲子!

“不會吧?”由幸感覺拿貓的手有些微微顫抖,眨眼之間幾欲想要鬆手,但最後還是冇能鬆開手,“這麼好看的貓咪應該不會是那種噁心的生物吧,星織你多心啦~”

“喵!”哼!算你這個人類還有點眼力見。

“對了!”由幸放下布偶貓猛的湊到星織麵前,“星織你要看恐怖片嗎?”

“什麼?什麼是恐怖片?”星織看著眼前滿眼期待的由幸疑惑道。

“啊啊啊!!”關了燈的屋子裡,電視中閃過的恐怖畫麵將星織嚇得放聲大叫,兩條手臂緊緊摟上了由幸的脖子。

由幸:哎嘿嘿嘿,原來看恐怖片真的有這樣的福利~(哧溜~)

“不要怕不要怕~都是假的~”由幸抬手摸摸星織的頭髮安慰著。

“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啊!由幸醬為什麼要給我看這種東西啊!壞人!由幸醬是壞人嗝!”星織被嚇到嗆嗝,雖然怕得不行但還是不許由幸關電視。

由幸感慨:又菜又愛玩。

“嗝……所以說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東西?你們的世界嗝…也太危險了吧!”一邊嗆嗝一邊說話的星織眼淚汪汪的盯著由幸,雖然她的世界有比這更可怕的東西,但作為村長之女的星織被保護得很好,是基本接觸不到那些恐怖的怪物。

“噗哈哈~纔不是呢!這上麵播放的東西都是假的。”

“假的?”

“這隻不過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厲害人類做出的特效而已,是根本不存在的~哈哈哈!星織你怎麼會這麼可愛?”由幸笑到錘沙發,毫不掩飾自己的嘲笑。

“我……我當然知道啦!我纔沒有被嚇到呢!”星織狡辯著。

“哈哈哈哈!我纔不會信呢!哈哈哈!”

“不要再笑了!由幸醬是大壞蛋!”星織揮舞著雙手打向由幸,由幸在沙發上邊笑著邊躲閃星織的攻擊。

“喵。”膽小的臭蟲。

蛋黃睜著大眼睛,看著靠在自己身上瑟瑟發抖的布偶貓扭過了頭,一個起跳向著由幸的懷中蹦去。

喵!低賤的寵物貓!誰容許你擅自離開的啊!!

布偶貓瑟瑟發抖的蜷縮在原地,瞪大眼睛看著懶洋洋躺在由幸懷中的蛋黃,思考著自己要不要也放下身段給那個人類一個安撫他的機會。

“呼嚕嚕……”蛋黃揚著下巴,享受著由幸的撫摸,喉嚨發出舒服的呼嚕聲。而不遠處的布偶貓被恐怖畫麵嚇到不敢動彈,蜷在原地渾身炸毛。

“喵!!”

“啊啊!!”

又是一個恐怖畫麵,星織被嚇得哇哇大叫,雙臂摟著由幸的腰直往由幸懷中鑽,由幸無奈的抬起一隻手拍拍星織的背,安慰星織。一旁的布偶貓也熬不住了,哆嗦著就想要鑽進由幸懷中,剛挪到由幸腿邊想要爬上去,就被蛋黃一爪子拍了過來,腦瓜子上迸發出了響亮的悶聲。

好聽嗎?好聽就是好瓜!

“喵??!!”該死的寵物貓!你竟然敢打我!!布偶貓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仰視著由幸腿上的蛋黃,蛋黃滿不在乎地舔了舔爪子,睨了布偶貓一眼,然後縮回了由幸懷中懶洋洋的趴著。

被打了被打了!!他被一隻低賤的寵物貓打了!!還用了那種不屑的眼神看了他!!

“嗚嗚嗚!”布偶貓發出宣戰的吼聲,蛋黃這次連頭都懶得伸出來,隻露出了一隻爪子,然後伸出了藏在毛絨爪爪中的利爪,利爪又尖又長,警告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再不長眼的湊上來,迎接你的就不隻是肉墊了,這彎彎的利爪會抓得你血肉橫飛,嬌生慣養的傢夥。

布偶貓看見那尖銳閃光的利爪慫了,不敢再造次,乖乖的伏在了由幸腿邊。

為什麼,會覺得生命受到威脅了啊!!這個女人到底養得是個什麼怪物啊!!

一個半小時裡,由幸的房子一直迴盪著鬼哭狼嚎叫聲,等到好不容易看完整部恐怖片,星織腿都是軟的。

“由幸醬……你可以陪我去上廁所嗎?就守在外麵也可以……”星織弱弱的開口請求到。

“害怕?”

“嗯嗯!”星織用力的點了點頭。

嘁,臭蟲就是膽小。布偶貓蜷在沙發上不屑的看了一眼星織,似乎完全忘了自己幾分鐘前也同星織一樣。

“上完廁所,按這個按鈕就好了。”由幸按了一下水箱的沖水閥給星織演示用法。“我就在門口。”

“嗯嗯,我知道了。”星織有點愣神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