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羅斯冇有跟你們說嗎?”

“那傢夥被叫去田地裡了,他能說什麼。”獸人大嬸叉起了腰,粗長的尾巴在地下掃啊掃,由幸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過去。

大嬸並不是完全的人形化,隻是大致保留了人類的體態,身上還是被一層淺金色的獸毛覆蓋著,腦袋也還保持著獸的形態,看起來像一隻貓又像是一隻猞猁。

好想好想好想!摸!可以摸嗎?可以摸嗎?可以嗎可以嗎???

“這是......”星織剛要介紹,由幸突如其來的動作卻打斷了她。

“我可以摸嗎?可以嗎可以嗎?”由幸大瞪眼睛,湊到星織耳邊小聲低語了一句。

“什麼?”星織不確定自己聽見了什麼,扭頭去看由幸。

“好想擼好想好想......”擼大貓貓嘿嘿肯定很舒服~軟軟的毛髮軟軟的肚皮肉肉的臉嘿嘿嘿~

星織眨眨眼睛,覺得自己彷彿看見有黑氣從由幸嘴巴裡鑽出來,在背後凝聚成一個又一個文字,棕色的瞳孔也散發著陣陣金光,看著自己麵前的獸人大嬸有種隨時都能衝上去的樣子。

“請不要這樣失禮的盯著蘇娜嬸嬸看。”星織偏頭隔絕了由幸的目光,小聲的向身後說了這麼一句話。

“抱歉蘇娜嬸嬸,這個孩子是異世界者,我帶她來熟悉村莊。”

“哎!異世界者嗎??!”蘇娜驚訝的看著星織身後這個看起來就很孱弱的人類孩子,聲音不由自主的就拔高了幾度。

這麼一下,周圍圍看的村民們也都湊了上來,更加好奇的盯著星織身旁這個所謂的“異世界者”。

“啊嘞嘞!”蘇娜繞到星織身邊,看著眼前這個衣發都有些臟亂的孩子,毛茸茸的爪子想要探出去摸摸這瘦弱,看起來有些可憐的孩子,但又礙於由幸異世界者的身份不好動作。“這孩子看起來太瘦弱了。”

爪子爪子!!肉墊是粉色的!粉色的肉墊看起來好軟,可以捏捏嗎?她是想要跟我握手嗎?可以摸嗎?

“你好,我叫由幸。”由幸極力控製自己亂飛的視線,向蘇娜伸出手。

“哦,是表達友好的握手嗎?”蘇娜有點興奮的伸出了自己的爪子。“你好啊小傢夥,我是蘇娜~”

好軟好軟!!摸到了摸到了,這就是天堂嗎!!由幸激動得眼睛快要冒出星星,五根手指僵硬得不敢亂動,生怕自己過激下會做出什麼彆人不理解的行為。

真是瘦小的孩子啊,這麼小的手,一下子就握完了呢~這樣的孩子真的是異世界者嗎?看起來以後要多多關照一下這孩子才行呢。蘇娜不禁擔憂的想著。

隻是短暫的握手,由幸就開心得快要大腦宕機。

尾巴,也好想摸,一定很舒服吧,可以撲進蘇娜懷中嗎?肚子上的毛毛看起來也好柔軟啊~~由幸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再一回眸,周圍都是好奇看著她的獸人們。

“嗨,你們好啊。”這就是天堂啊!好多獸獸!我真的可以這麼幸福嗎?!

圍觀的獸人們看見由幸的問好,紛紛一愣後,也微笑著迴應了。

“嘿!我是克達亞!你就是勇者嗎?”一個小獸人從人群中鑽了出來,不足由幸腿長的個子要由幸需要蹲下才能平視他。

克達亞穿著很像揹帶褲的衣服,還未完全長開的獸臉上還覆蓋著許多冇有替換完成的胎毛,導致獸毛顏色分佈不是那麼均勻。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可愛,他的耳朵根寬寬的,整體看來有點像小狐狸的耳朵,連毛毛的顏色也是灰灰的,隻有一些毛毛變成了淺淺的橘色。

這小傢夥是一隻狐狸嗎?由幸猜測到。

“暫時還不是,不過我想我最終會成為勇者的。”

“那我也可以成為勇者嗎?勇者大人。”克達亞興奮的問道,眼中閃爍著希冀的光芒。

“我想是可以的。”由幸抬手,最終決定捏捏克達亞的臉。“或許你可以和我一起加油,我也什麼都還不會呢。”

“耶!”克達亞歡呼著跑回母親身旁。“媽媽你聽見了嗎!我也可以成為勇者!!”

看見克達亞的媽媽後由幸更加確定了這孩子應該是隻狐狸的猜測,他的母親裸露在外的皮毛是漂亮的橘紅色,被太陽光照射著,籠罩著淡淡的金光。

是紅狐嗎?還是隻是長得像呢?

“我聽見了克達亞,先把你的作業做完再去當勇者吧。”克達亞母親揪了揪兒子的耳朵,全然把這當成了小孩子的玩笑話。

這樣一番下來,大家也就順利的認識了由幸,並很容易的就接納了這個“異世界者”。

“你就是那個‘異世界者’?”在田地乾活的羅雅聽羅斯說了異世界者降臨的事情,將手上的活甩給羅斯後就匆忙回了村裡,當看見麵前這個瘦小的人類女孩時,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是羅雅姐姐。”星織介紹到。

眼前的女人有著一頭銀白色的乾練短髮,眼窩深邃,鼻梁高挺。瞳色是深色的黃,周圍一圈淺淺的金色,黑色豎瞳夾雜在中間,像緊盯獵物一樣看著由幸。漂亮的小麥膚色襯托著羅雅的麵容更顯英氣,整個人都帶著桀驁不羈的感覺。

露出來的腹部有著緊緻的馬甲線和腹肌,胸部裹著黑色的胸衣,腰腹以下則是一條黑色長褲,上麵還沾著星星點點的泥巴,看起來剛從田地裡回來。

不過更吸引由幸的還是羅雅頭上的一對小圓耳,和身後一條甩來甩去的白色長尾,這些東西加起來瞬間減弱了羅雅對由幸的壓迫感。現在的由幸滿腦子就都又是‘想摸’兩個大字。

“你好!我叫由幸!”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嗎?可以嗎?可以嗎?

“看起來還真是弱小啊……”羅雅歎了口氣,看著眼前弱小的由幸不禁憐惜道。

由幸已經做好了被嘲諷的準備,畢竟菜就是原罪嘛,況且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嘛~

“好好鍛鍊吧!戰爭可冇有你想象的那麼輕鬆哦。”羅雅抬手輕輕摸了摸由幸的頭。

哎?居然意外的是個外冷內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