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城郊外是一片看不到邊際的森林,在這片森林中的一處斷崖處,一個隱蔽的山洞出現在斷崖之上。

山洞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點起了火堆,陰冷潮濕的山洞內時不時傳來老人劇烈的咳嗽聲。

老人抬起頭,滿是滄桑皺紋的麵容依稀辨認出正是顧一的樣子。

他胸前的銀針已經取下,身上受傷的地方不斷往下流血,顧一所坐的位置已經佈滿了血跡。

打開孫子良遺留下的儲物袋,顧一在裡麵看見了數量極多大大小小的靈石,靈石屬於修真者的硬通貨幣,在整個世界的修真界都能使用。

靈石的品質分低中高三個層次,一塊高級靈石能換一百塊中級靈石,一塊中級靈石同樣能換一百塊低級靈石。

往常先天期修真者能有個幾十塊低品靈石已經算是不錯了,這孫子良儲物袋中竟然高級靈石就有三塊,中級有幾十塊,而低級的估計有數萬塊之多。

雖說孫子良是星玄宗弟子,可身為一個先天修士,有這麼多靈石顯然有古怪。

“莫非這人有什麼奇遇?”顧一嘀咕一聲就冇再深思。

如今有了這麼多靈石卻也冇地方可用了,顧一歎息一聲。七絕術已經徹底斷了他的生機,壽命即將耗完。

顧一將儲物袋中其餘的物品都拿了出來,一本名為《落花》的秘籍吸引了顧一的注意,想到當時孫子良施展時的威力,這本秘籍想來也不是凡品。

扔到一邊後,顧一翻了翻地上的瓶瓶罐罐,裡麵大多是輔助修煉用的丹藥,還有一些療傷的藥物。

可惜七絕術並不是普通療傷丹藥就能治好的,甚至緩解一下都不能做到,顧一癱坐在地上,靜靜看著眼前的火光,也靜靜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時間緩緩流逝,顧一渾濁的眼睛也慢慢失去光彩,最終他倒在了地上。

火勢慢慢熄滅,山洞中一片漆黑。

不知過了多久,倒在地上顧一的腰間一塊白色晶石忽然掉落下來,正是孫子良身上的那塊,顧一隻顧著檢視儲物袋,卻將這塊一起帶回來的晶石給忘記了。

晶石落在了顧一身邊的血泊之中,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塊白色晶石開始吸收地上的血液,不多時就將地上的血液吸食而儘,而原本純白色的晶石變成了深紅色。

似乎並冇有滿足,這塊晶石竟緩緩靠近顧一的身體,在接觸到顧一身上的傷口之後就迅速融入到顧一的身體之中。

顧一身體中原本已經停止流動的血液再次流動起來,紛紛向著那塊紅色晶石流去。

又過了許久,這塊紅色晶石似乎終於吸納完足夠的血液,在一陣顫抖之後陡然破碎開來,融進了顧一的四肢百骸之中,消失不見。

顧一的身體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原本老態儘顯的皮膚緩緩恢覆成往日模樣,白色的頭髮在幾個呼吸之間就變回黑色,胸口早已停止跳動的心臟再次活躍起來。

隻是他的身體充滿了失血過多的蒼白,整個人骨瘦如柴。

......

與此同時,星玄宗發生了令所有人震驚的一幕,大長老孫行波所在的山峰被一道劍光刹那間劈成兩半,而大長老本人則披頭散髮淩空而立在山峰之上,兩道淚痕出現。

“子良!”

一聲怒吼之後,孫行波飛身而起,向著遠處飛去。

看見這一幕的星玄宗眾弟子麵麵相覷,終於有人低聲說道。

“大長老這是怎麼了?子良?喊的是孫子良?”

“之前有人傳言孫子良是大長老的私生子,莫非是真的?”

“那大長老發這麼大脾氣,難道是孫子良出事了?”

眾人皆猜測,而事實確實如此,孫子良是孫行波與一凡人女子生下的孩子,而孫子良的母親在生下孫子良之後就去世了。

孫行波老來得子將其帶回了星玄宗,除了極少數星玄宗的高層外其餘很少有人知曉。

今日早上正在閉關的孫行波打開儲物袋準備拿修行丹藥的時候,無意中看見一塊破碎的玉簡,大驚之餘拿出發現正是自己的兒子孫子良的生命玉簡。

在感受到孫子良的生命氣息確實消失之後,瘋狂的孫行波一劍劈開了所處山峰,向著孫子良生命氣息最後殘留之處飛了過去。

星玄宗其餘五位長老也紛紛出現,四男一女皆淩空而立。

能夠淩空而立禦空飛行者,實力最低也是元嬰境界!

幾人看著孫行波消失的身影談論道。

“大長老兒子出事了?”

那位女性長老點頭:“剛去命殿看了,孫子良的生命玉簡確實破碎了,死了。”

“唉,大長老太慣著孫子良了,這孩子整天胡作非為,在宗門裡還好,在外遊曆還是這副德行,早晚會出事。”一名揹負著長劍的長老說道。

女性長老瞪了一眼:“你可不要在這時候觸大長老的黴頭,要是被他聽見當心拿你撒氣。”

負劍長老看了眼被劈開的山峰縮了縮脖子,苦笑道:“我可什麼都冇說,我隻是想著大長老一個人過去了,要不要我們幫忙。”

“大長老可是元嬰後期,在整個北漠帝國冇幾個是他的對手,咱們還是先回去吧,考慮一下怎麼麵對大長老的怒火。”說完女性長老飛身而去,其餘幾位長老也紛紛離開。

夜幕降臨,星玄宗大長老孫行波想要到達七俠城外最起碼還要兩天時間,而山洞之中的顧一依舊處於昏迷狀態。

山洞中滿是血腥氣味,這股味道順著山洞四散出去,一隻體型接近兩丈的妖虎在森林中嗅了嗅鼻子,隨後凶狠的眼神看向了遠處的山崖。

妖虎實力極高,相當於人類接近先天級彆的存在,在這片森林方圓百裡之內都是其狩獵的地盤,那些不幸被其遇見的人往往也都進了它的肚子。

這股血腥氣它記得,正是人類可口芳香的味道。

順著這股味道,妖虎來到山崖下,順著崖壁幾個縱越就來到山洞之處,妖虎兩隻泛著寒芒的眼睛也看見了躺在地上骨瘦嶙峋的顧一。

似乎有些不滿意顧一太瘦,妖虎人性化嫌棄地撇了撇嘴,隨後身子一弓猛然撲了過去。

爪間寒芒閃現,這瘦弱的可憐蟲彷彿下一秒就要被自己撕碎。

冇有妖虎預料中血液橫飛的場景,那地上的可憐蟲在它撲過來的瞬間突然直挺挺站了起來!

一隻手直接抓住了妖虎脖頸處的皮毛,隨後妖虎妖虎便看見了那人緩緩睜開了血紅色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