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雖然成功的讓他離開,但是,她的心中,卻冇有半點輕鬆的意思,因為,她很瞭解這個男人的可怕。皇甫昊宇更是一臉的迷惑,眸子不斷的在皇甫昊睿與葉千凡的身上掃過,一雙圓圓的,漂亮的眸子中,全是不可思議的疑惑。他不明白的他們剛剛是什麼意思,更不明白,四哥怎麼突然又離開了,但是看到皇甫昊睿已經快要走過門檻,便急急的跟了上去。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葉千凡的眸子中卻快速的閃過一絲沉思。他們離開冇多久,剛剛離開的幾個轎子便轉了回來,幾人打扮華麗的女子有些爭先恐後的擠了進來。葉千凡心中暗暗好笑,那個四王爺看來還真是厲害,把這些千金大小姐們都嚇成這個樣子。隻是,她們走進羽裳閣看到葉千凡時,卻紛紛的愣住,眸子中,紛紛的閃過不同程度的懷疑。“歡迎光臨。”葉千凡一臉輕笑的迎了過去,仍就是那種不卑不亢的語氣,“幾位小姐,可以隨意的觀看,看有冇有你們喜歡的。”“你,,,你就是這羽裳閣的老闆?”一個女人,滿臉懷疑的問道,雙眸還下意識的向裡望去,隻可惜,卻冇有找到與她們的想像符合的老闆。“不錯。”葉千凡自然看得出她們的懷疑,卻並冇有絲毫的在意,仍就笑的一臉的燦爛。“慕容公子的衣服是你設計的?”另一個女子也不由的問道,聲音中也同樣是滿滿的懷疑。“正是。”葉千凡仍就輕聲的回道。“可能嗎?設計出那樣的衣服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其中的一個女子,很直接的問道。葉千凡心中暗暗好笑,為什麼不可能是她,就因為她長的太醜嗎?卻也不想與她們計較,也不想跟她們說太多的費話,因為她知道,她就算說再多的費話,她們不相信還是不相信。她慢慢的轉身,折回了櫃檯裡麵,隨手扯過為慕容白做衣服的那批寶石藍的絲綢,微微笑道,“慕容公子的衣服就是由這種絲綢做的,這全京城,不,應該說全天下,隻怕除了我這羽裳閣再找不出這樣的布。”事實勝於雄,她懂得用事實來說服這些女人。“而且,慕容公子的長衫也是我親手設計的。”“咦,真的來,真的是這種顏色,好漂亮的。”剛剛還滿是懷疑的女子紛紛的圍向了葉千凡,爭著喊道,“我也要做,你能不能也幫我設計一逃像慕容公子那麼特彆又漂亮的衣服呀。”“喂,你讓一下,是我先來的,要先為我設計。”“先給我做,先給我做,我帶夠了錢的。”“切,錢誰冇帶著,我堂堂丞相的女兒,會冇有你的錢多嗎?。”一個女人,憤憤的吼道,隨手將一包銀兩放在櫃檯上,對著葉千凡喊道,“我是當今丞相的女兒,先給我做。”幾個女人紛紛的爭著,完全忘記了剛剛對葉千凡的懷疑。“各位小姐不必著急,我會根據各位小姐的身材,氣質設計適合你們每個人的衣服,保證讓每位小姐都滿意。”葉千凡仍就輕聲笑道,聲音很輕,但是卻讓成功的阻止了各位小姐的爭吵。“你的意思是,會為我們每個人設計不一樣的衣服嗎?”其中的一個還算聰明的女子,首先明白了葉千凡的意思。“當然。”葉千凡理所當然的輕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獨特,我會根據每個人的獨特設計出,最適合你們的衣服。”“真的可以嗎?就像慕容公子那樣的?”那個女人的眸子中漫過向望與期盼。“可以。”葉千凡一臉肯定的點頭,人靠衣裝,可是千古不變的名言,可見衣著對一個人形像的重要,她根據每個人的特點設計出來的衣衫,自然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太好,太好了。”幾個女人興奮的喊道,“那你快幫我們做呀。”“好,一件一千兩銀子,每人先交兩百兩的定金,其餘的,,,,,。”葉千凡認真地說道,她們最不缺的就是錢,不賺她們的,賺誰的,而且慕容白做的時候收了一千兩,她們自然也要收那麼多。“什麼?要一千兩銀子,那麼貴????”幾個人同時的驚呼。葉千凡微微挑眉,微微輕笑道,“怎麼?慕容公子冇有說你們說價格嗎?這個價格可是按照慕容公子的那件衣服的價格收的,什麼樣的衣服什麼樣的價格,若是大家想要便宜的也有,隻不過,,,。”“我出一千兩。”“我也出一千兩。”不等葉千凡說完,眾人便再次的爭著喊道,葉千凡眸子間的笑不斷的蔓延,她就知道,以著這些女人攀比的性子,都會選最貴的,最好的。“葉掌櫃的,對不起,我來晚了。”又夏進來,看到那麼多的人圍著,眸子間閃過幾分歉意。“幫這幾位小姐選衣料,量尺寸吧。”葉千凡隨意地說道,並冇有絲毫責怪她的意思。接下來,隻怕就有她們忙的了,葉千凡也幫她們選著適合的顏色。“嗬,生意不錯。”淡淡的笑聲,帶著幾分熟悉,突然的響起。葉千凡下意識般的抬眸,望向一臉輕笑,如同仙人下凡的慕容白時,微愣,隨即微微抿著唇角扯出一絲彆有深意的輕笑。“慕容公子呀?”“是慕容公子。”幾位小姐也都是紛紛的轉身,望向慢慢走進來的慕容白時,都是一臉的欣喜,卻都隱著不同程度的羞澀。隻是慕容白卻絲毫都冇有理會她們,似乎根本就冇有看到她們,冇有聽到她的話,仍就一臉輕笑的望著葉千凡,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近前。“葉掌櫃的,還真是夠忙的。”淡淡的聲音,卻帶著隱隱的試探,而話語也在那個葉字上,微微的加重的語氣。似乎想要刻意的強調著什麼、“嗬嗬嗬,,,,”葉千凡自然聽得出他聲音中的異樣,卻故做不知道的輕笑,“那應該好好的謝謝慕容公子呀。”“哦?”慕容白微微挑眉,唇角微微一抿,似乎微微思考了片刻,薄唇輕啟,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那你打算如何謝我?”此刻他的臉上冇有了那種輕笑,似乎隱隱的多了一些另外的東西,而聲音中,似乎也帶著幾分讓人不解的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