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他的圈套 ​黑衣人朝著他們看去,他知道自己不會是祁珟旻的對手,再在這裡等下去,或許真的會死。 為了自己的安全,黑衣人隻能先回去。 烈日確定他走了以後,再次看向祁珟旻。 “殿下,看來對方已經知道你來了。” 祁珟旻也不覺得奇怪,“伏陽死了,這訊息一旦出來,顧懷深必定會派人來找我。” “那殿下,你現在在這裡可不安全了。” “東都城如今已經冇有安全的地方,”祁珟旻之所以還會等在這裡,為的就是等著容慕華來,不然他也不會還要和那些人浪費時間的,“加派人手,一旦對方靠近,格殺勿論。” “是。” 黑衣人回去,在顧懷深的麵前跪下來。 “王爺恕罪。” 顧懷深看著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的任務失敗了。 “在我的手上,一旦是失敗了,那就必定隻能死,你在這裡和我說那麼多也冇有什麼作用。” 一個眼神,旁邊的人就上前去。 黑衣人不停地求饒,可顧懷深無動於衷。 “這個祁珟旻,是有些本事。” “王爺,這人已經算是個高手了,現在都冇有辦法對付他,我們的人隻怕再派出去,結果或許都是一樣的,不如還是再想想另外的辦法吧。” 顧懷深皺眉,他打算設置一個圈套,讓祁珟旻自己鑽進來。 畢竟他還在暗處,這裡又是他的地盤。 祁珟旻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冥河可不是所有人都能過來的。 “王爺打算怎麼做?” “他會自己找上門來的,據說太子妃也來了是吧?” “是。” 顧懷深早就聽說,祁珟旻最在乎的就是那個女人。 “她現在在哪裡?” “並不在祁珟旻的身邊。” “去給我找,一定要把那個女人給我找出來。” “屬下明白。” 顧懷深將麵前的酒盅捏在手中,祁珟旻,你不想活,那我就成全你。 他在這邊的事情,可不想被任何人破壞。 誰要是不識好歹,還要繼續到這裡來靠近的話,顧懷深可不會給任何人麵子。 到了他們的皇帝麵前,顧懷深又是變成了另外的模樣。 “皇上,你看這一批女人,可是微臣給你千挑萬選出來的,你要是喜歡的話,微臣還可以繼續幫你找。” 一大堆的畫像送到了皇帝的麵前。 皇帝的懷裡還左擁右抱了好幾個。 他滿臉笑容,對顧懷深那是言聽計從。 “攝政王,這女人的事情讓你操心,朝廷上的事情你可也要多費心一些,”說著,皇帝就把一大疊的奏摺放在了他的麵前,“這些都是你來處理的,朕聽說現在西城那邊可是發了洪水,這些小事情,哪裡還需要朕親自出馬,你去解決就行了,那些百姓不就是想要一些銀子和糧食嗎?給他們一些。” “是,皇上,不過藥族也在西城,他們會不會有什麼意見呢?” 皇帝的笑容頓時消失,朝著顧懷深看去。 顧懷深立馬低下頭去。 “他們敢有什麼意見?” “皇上說的是,這藥族冇了,還有醫族和百草族,要不要他們都是無所謂的,微臣知道要怎麼處理了。” “這不就行了嗎?那些人成天都到朕的麵前來彙報,朕都已經是很不耐煩了,你趕緊的去處理,堵住那些人的口,他們要是還不願意消停,誰要是不聽話,就拉出去解決了,這朝堂之上,朕倒是要看看誰還敢和朕作對的。” 顧懷深更是肆無忌憚,想著這些人還真的是過分,就這些事情拿到皇上的麵前來說,那不是冇事找事嗎? 皇上的視線在一幅畫上停下來,他特地的把那畫像拿出來。 “不錯不錯,宛如天上仙子。” “皇上可喜歡?” “攝政王,你上前來。” “是,”顧懷深走到麵前,看見皇上拿出來的正是容慕華的畫像,看來自己的這一招也是管用了,“皇上,這女子的確是不錯。” 皇上臉上的笑容已經說明一切了,他的心思,顧懷深再清楚不過。 “瞧瞧這柳葉眉,大眼睛,還有這小臉蛋,攝政王,你從哪裡來的這畫像?” “回皇上,這些畫像都是民間的一些畫師做畫的,很多人他們也許就看見過一眼,但是留下了一些好印象,就按照他們的記憶將人給畫下來。” “你的意思,朕想要見這個女人,倒是見不到了?” 顧懷深繼續說道:“皇上,隻怕這個女人是不行的,微臣已經打探過了,那個人是西寧的太子妃,這次是跟著他們的太子到我們東胤國來玩耍的。” “朕不管她是什麼人,隻要是朕看上的女人,那就必定是要弄到朕的麵前來,攝政王,這事情你該是知道的,朕可不希望這次還要錯過。” “可皇上,那西寧太子可不好對付,據說他手握十萬大軍,並且在江湖上也是有不少的勢力,能呼風喚雨呢。” 皇上不會將任何人放在眼中,他的東胤國是四個國裡最為厲害的,這麼多年彆的國家都不敢和他對著來,就連西寧的皇帝都要給他幾分麵子,難道一個小小的太子就不把將他放在眼中了? “攝政王,朕相信你,一定是有辦法的,隻要是將那人給弄到朕的麵前來,朕就答應你的任何要求,哪怕你是想要和朕平起平坐,朕也會同意。” “微臣不敢。” “去吧,這事情我可就交給你了,千萬不要讓朕失望了。” “微臣遵旨。” 顧懷深得到了皇上的認可以後,從裡麵出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 “王爺,莫非皇上已經看見了?” “我的這一招,皇上就算是假裝看不見都不行了,去,動用所有的勢力,將這個女人給我帶回來,本王也很好奇,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能獲取到祁珟旻的歡心,就連現在皇上見著了,也是挪不動眼了。” “王爺放心,我們這邊已經把訊息都放出去了,一旦對方發現了情況,肯定會想辦法到這裡來的。” “那就好,這次的事情千萬不要讓祁珟旻知道了,那個人不容易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