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養徒為患 >   第24章 蟄伏

幾人又回了之前的前廳,筆墨紙硯很快就準備好了。

花如錦自知自己用畫技不行,示意葉成帷畫。

葉成帷拿起筆在紙上將屋頂的圖案按照記憶完整的畫了下來,然後放到一邊,又在紙上畫上一戶人家看到的圖案。

兩張畫好之後,花如錦指著紙上的圖案解釋道:“這應該是某種記號,辮子代表女孩,光頭代表男孩,這次恐怕要勞煩城主安排人去全城看哪戶人家有這個圖案,下一個目標,就是哪戶。”

雖然不夜城隻是一個城池,可現在時候不早了,若是花如錦和葉成帷去找,估計也找不出,隻能讓他們找,看看能不能找出來。

不夜城主立馬將紙遞給侍衛,馬上安排下去了。

而離開了這戶人家之後,幾人又去了下一戶,冇有如之前一樣詢問,而是在屋子找是否有這樣的圖案。

果不其然,也是在屋頂上,發現了光頭娃娃的記號。

花如錦詢問道:“不知你們丟的,是不是一個男孩?”

主人家連連點頭:“是是是!”

如此,花如錦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出了這戶人家之後,花如錦解釋道:“不必去看了,已經有線索了,現在隻需要找到下一個目標就可以了。”

隻是,人手終究有限,城主府的侍衛和衙門的人全數出動也還是太慢了。

花如錦建議道:“讓人滿街敲鑼打鼓,讓家中有孩子的去衙門看圖,然後回家去看,主要看屋頂和牆壁這些地方,倘若有相同圖案,便去城主府。”

“好。”不夜城主也覺得侍衛挨家挨戶的找實在是太慢了。

立馬吩咐了下去,一行人便回了城主府等訊息。

隻是,訊息冇等來,倒是把少城主等來了。

“聽說你們有訊息了?”少城主開門見山的問。

不夜城主去調配人手安排事情了,冇有作陪,故而少城主雖然說話直言直語的,也冇人管得了他。

“嗯。”花如錦點點頭,算是迴應。

少城主笑嘻嘻的看著花如錦,問道:“你是哪個宗門的,叫什麼名字啊?”

“點蒼宗,花如錦。”

“我是上官雲霄,你修為如何?看著年紀不大,不過據說修仙可以延年益壽,永駐青春,你會不會變幻容貌?”上官雲霄好奇的問。

他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似乎和花如錦有說不完的話。

“你的問題未免太唐突了。”葉成帷在一旁冷聲說,語氣中帶著警告的意思。

“是嗎?我不過是好奇罷了,不想說就算了。”

上官雲霄哼了一聲,樣子傲嬌極了。

“你平常在朋友麵前也這樣開朗嗎?話多是件好事,總好過一句話不說的悶葫蘆。”花如錦笑著緩解氣氛。

“你看我這樣,有人願意跟我做朋友嗎?”上官雲霄自嘲的說。

雖然他貴為不夜城少城主,可因著他八歲之後就冇有再長大,原本還有些聯絡的兒時夥伴都不再跟他來往。

“無關緊要的人,不結交也是無妨的。”花如錦這麼說。

這倒是讓他想到了葉成帷,若是是點蒼宗唯一的親傳弟子,卻也因為自己為人獨來獨往,引來了其他人對他的嫉妒之心,纔會處處刁難於他。

活脫脫的孤立。

上官雲霄頭一次聽彆人這麼跟他說,看向花如錦的眼神不再是之前的輕視。

“若是你想和我結交,那我便勉為其難認下你這個朋友。”上官雲霄傲嬌的說,雖然話說的難聽,可他心底裡到底還是期待的,眼睛一直盯著花如錦。

冇有其他情緒,隻是深深的藏著期待。

“好啊,正好我們同歲。”花如錦笑著應下,並未對他的傲嬌不滿。

傍晚,不夜城主急匆匆的來了。

“二位仙長,有訊息了,請你們去看看。”不夜城主掃了一眼屋內上官雲霄,並冇有理會他。

“好。”花如錦應了一聲。

這次是這戶人家是個平常人家,家裡隻有一個一進一出的小院,房屋下麵還架著爬梯,是這家的男主人上去在屋頂看見的。

花如錦和葉成帷不約而同的一起上了屋頂,就見屋頂上刻著一個光頭娃娃,隻是有些不同的是,這個記號的下麵冇有橫線。

想來應該是為了區分,冇有劃線的,就是目標。

“仙長,是這家嗎?”不夜城主在下麵高聲問。

“是。”花如錦應了一聲下去。

就見夫妻二人抱著兒子戰栗的在院子裡等著,女人滿眼淚水,很是擔心。

花如錦隻能道:“不如讓他們夫妻今晚先暫住城主府吧,我們在這裡守著。”

“好。”不夜城主點點頭,“仙長可需要人手?我手底下還是有幾個會武功的侍衛,要不將他們留下助仙長一臂之力。”

“不用。”花如錦看向那對準備離開的夫妻。

突然叫住了三人:“等等!”

夫妻二人抱著孩子,不解的看著花如錦。

隻見花如錦快步上前,將孩子從夫妻手裡接了過來,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問道:“是用的東西沐浴?這孩子好香。”

原本起初她隻以為是女人家身上的熏香,但還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測。

果不其然,是孩子身上傳來的。

女人連忙道:“哦,是個香囊。”

說著,女人從孩子衣服裡麵拿出一個小香囊,遞給花如錦問:“仙長,是有什麼問題嗎?”

“這香囊哪兒來的?”花如錦問。

一般家裡人都會避諱給孩子戴這種香味重的東西,可他們卻偏偏反其道而行。

女人解釋道:“是之前有一個商販,說是孩子抽中了獎,便送一個驅蚊蟲的香囊,我瞧著這香囊幾個月了都還有香味,就繼續給他戴著了。”

一番解釋,一切算是對得上了。

為什麼出了事之後,那些人依舊知道哪家哪戶有適齡的孩子,為什麼富商家裡一屋子的孩子,對方卻寧可在屋裡轉好幾圈,最終隻有嫡女丟了。

原是早已經將這些孩子盯上了,不過是按照特殊的順序,一一擄走罷了。

“這香囊有問題,我先留下,你們走吧。”花如錦解釋說。

“是是是,多謝仙長。”夫妻這才帶著孩子離開。

“你讓他們把孩子帶走了,冇有誘餌,那你們抓得住凶手嗎?”上官雲霄詢問。

其實這也是個運氣問題,就怕對方過分謹慎,到時候打草驚蛇了,下一次更難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