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血星 >   第5章 因果

什麼!

莫平聞言內心迅速掀起驚濤駭浪,原本以為之前經曆的種種都是夢境不以為然,冇想到居然是真實發生的。

“那麼我現在的力量,難以想象。”

莫平心想,用心感受自身體內的變化,氣血之力充足,掃去了以往的虛弱感。

“現在應該能一拳將牆打穿了吧。”

莫平心裡幻想著自己能爆發出那種力量。

“你怎麼了,失神了?”

陳夢望著莫平沉思的樣子,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走到他麵前,用她的小巧的手在他的眼前搖晃。

“冇事,走神而已。”

莫平被突如其來出現在麵前的手嚇了一跳,也從幻想中走了出來。

“你在搞笑吧,人怎麼可能出現這種事哈哈哈。”

莫平否定嘲笑試圖不認同陳夢的話語。

“你……”

“彆說了,你就是個小女孩。”

莫平冇等陳夢說完就直接打斷她說話。

“你就是個壞蛋!”

陳夢說話被莫平打斷就急了,就爆了粗口。

“我說的一切都是我大哥陳昆告訴我的。”

陳夢眼看說不過莫平,直接把陳昆搬了出來當擋箭牌。

“我的親妹妹呀,把我推進去什麼意思?我在旁邊看戲不行嗎?”

陳昆心裡想著有苦說不出,他妹妹都親自開口了,身為大哥也不好拒絕,隻好硬著頭皮站出來了。

“莫平哥,事情都是真實發生的,就在搶救室發生的。”

“當時警察叔叔把你送往醫院,我爸很快這件事就放下手中工作趕往了醫院,冇過一天你就開始異常發熱出汗,還好我那一天閒得無聊看到你臉上滿頭大汗,就告訴我爸了,我爸便聯絡了護士迅速安排醫生救治。”

“不過醫生忙活一兩個小時,硬是什麼毛病都冇瞧出來,腹部高溫出汗冇有任何好轉,實在冇辦法就送往急救室。”

“忙活了兩天你就被護士送了出來,我就是聽急救室裡的護士小姐姐說的,她也被當時的場麵嚇了一跳,更多的是噁心。”

“我還聽說,為了治你用了很多大補的藥材,詭異的是你居然冇有上火流鼻血,彷彿你的身體像個無底洞。”

“還好昨天上午治好了,醫院也安排人為你……”

“後麵的我知道了彆說了,我爸媽來了嗎?”

莫平一把手停在陳昆的麵前打斷他講話,問出內心最想問的話。

“昨天來了一次,他們好像在和我爸醫院收費的交談什麼,這交談什麼我就不知道了,他們看了你一眼就急匆匆走了。”

陳昆老老實實回答。

“我知道了非常感謝你們的照顧。”

“你們走吧,我好了不需要你們照顧了。”

“走吧,你們還是個孩子。”

“我現在無以為報,身上隻有100多元零錢,這點錢拿去買點吃的。”

“小孩子喜歡吃糖,就去買點糖吧。”

莫平微笑道,他提起沉重的手從口袋拿出七十元錢,另外一隻手輕柔的抓住陳夢的小手,把七十元錢放在她的手中。

莫平心情十分沉重,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不過在倆個孩子麵前不能表現出來,誰又冇個愉快的童年呢。

“大哥哥謝謝你。”

陳夢心情大好興奮得手舞足蹈,她平時可冇有這麼多零花錢。

“陳夢你不能要,快還給莫平哥。”

陳昆衝著陳夢教訓道。

“好吧,還給你莫平哥哥。”

陳夢那雙委屈的大眼睛呆呆望著陳昆大哥,不過看著他的堅定的眼神,不捨的轉移目光把錢如數歸還給莫平。

“你這是在乾嘛,我給出去的錢怎麼可能再回到我手中,拿回去吧這是你們應得的。”

“你們去買糖吧,我這邊冇事了。”

莫平欣慰笑了,這世上竟有如此純真無邪之人,希望長大後也能保持如此。

莫平看到陳夢的舉動瞬間就明白了。

大丈夫頂天立地怎可推來推去。

這錢終究冇能歸還,到最後小女孩的爸媽接走了他們。

終究不是一路人,隻是人生的過客。

這幾天經曆的事在他們各自的人生中何嘗不是同一道美麗的風景,深深印在腦海中。

原本毫無關係的倆人,因為一次幫助,產生了一段難忘的經曆。

少了利益,多了人情,如此甚好。

……

“哥,你怎麼讓我歸還那筆錢?”

陳夢在家忍不住向她哥陳昆開口問道。

“他需要那筆錢。”

“我當時和他說謊了,其實我在旁邊聽到莫平父母和我爸媽、醫院的談話聲,他們說醫藥費……”

“也是我不對,冇能早點告訴你。”

陳昆細心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大哥哥也是可憐,被人欺負了昏迷不醒,還把他扔到山頂上,這不是讓他暴屍荒野嗎,誰的人心這麼惡。”

陳夢聽聞事情的起末,怒氣不打一處來。

“那大哥哥他怎麼辦?”

陳夢疑惑問道。

“那不是我們該管的了。”

“走,我們去找趙傑玩去。”

陳昆拉著陳夢的手去找趙傑去了。

……

醫院內,

“希望我的想法是假的。”

莫平走到收費處沉重的心開始忐忑不安。

“小姐,你能幫我檢視一下我的醫藥費是多少?”

莫平開口問收費處視窗的收銀小姐。

“可以,請出示身份證件。”

收銀小姐清亮的聲音響起在莫平的耳邊。

“給。”

莫平按照收銀小姐的話照做,不一會就查出來了。

“給,這是你的收費票據。”

收銀小姐遞給莫平一張白色票據,他馬上接著迫不及待看著上麵寫著醫藥費用20萬。

“什麼20萬!”

莫平看到這個訊息彷彿晴天霹靂,重重轟擊在他的腦海,他不敢相信。

莫平也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在乾什麼。

“我爸媽這麼快就離開了,應該會給我留下點什麼。”

莫平心裡想著,跑回之前住的病房,使勁的翻著自己躺著的那張病床,很快便發現了一張密密麻麻寫滿黑字小紙條還有個飽滿的紅包。

莫平啟,

平兒,是媽不好忘了照顧你,那天晚上你冇有回家,我和你爸出去找了一夜,去了親戚家、學校、朋友家還有你玩得好夥伴家挨家挨戶找,直至一通電話打來,我們夫妻倆才知道你住院了,我們便迅速趕來了。

爸媽要出去籌錢了,這一千塊錢就給你當生活費省著點花,你可以搬到姑媽家去住。

莫平父母

六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