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修煉結束。

宿主模擬修煉四年,共計耗費2555點模擬點。

斂息法修煉至圓滿,剩餘模擬點1195點。

獎勵開始灌輸。

係統提示音落下後,秦修的呼吸漸微,湧動的血液平複,甚至於跳動的心臟都靜止了下來!

斂息法是武道秘術,鑽研的方向就在於如何控製自身軀體。

創建這秘術的人在這其中有過留言,武道宗師之下,練至小成足以令人琢磨不透。

這話有兩個意思。

一是,讓人明白這秘術的能力。

二是在提醒修煉之人,這斂息法終歸無法提升武力,修煉個小成差不多就夠用了,不需要在其中浪費太多時間。

像秦修這般,用四年光景去修煉,應該也是獨一份了。

“該過去了。”看向漆黑的密林深處,秦修扭頭對冥老道:“你在這注意風闕天的動向,自己隱蔽。”

冥老:“是。”

走出山洞後,秦修看了眼後方的迷霧陣。

頓了頓,忽然一掌拍在自己胸口。

“咳。”一口鮮血逼出,斂息法運轉,他整個人看起來瞬間萎靡了起來。

捂著胸口,秦修這才朝著漆黑的林間走去。

隨著深入密林,空氣明顯潮濕了不少,一股朽爛的氣味也在若有若無的湧入鼻腔。

“刺啦。”清晰的聲響從腳下傳出。

抬腳一看,一個類似布帛般的東西被自己踩破。

定睛一看才發現,這是一張被枯葉掩埋大半,木桶般粗細的巨大蛇皮!

“嘩啦!”

分毫月光都灑不進的樹冠中,立刻垂下十幾條手臂粗細的黑蛇。

每條黑蛇的瞳孔中都散發著幽幽綠光,蛇信傾吐間,帶著某種邪異的貪婪。

“蛇妖!救我!”

看著眼前這些黑蛇,秦修適時的吐出一口黑血,渾身癱軟的靠坐在樹下。

“嘶嘶~”十幾條黑蛇打量著秦修,而後看向後方的漆黑樹林。

“呀呀呀,是哪個傢夥欺負了我們秦小弟啊?這血吐的,可真浪費。”

夜色映照中,一個人走到秦修麵前。

不,這不是人!

在夜色下,能模糊看清,這是一個半邊身子覆蓋著蛇鱗,嘴角咧開至後腦勺的人形怪物!

“蛇妖,戮靈府府主殺了鬼心,現在他已經追上山來了,快去告訴主人!”

秦修艱難的說著,字句間彷彿都承受著體內傷痛的折磨。

“風闕天殺了鬼心?”聽到這話,原本打算戲耍秦修的蛇妖,彷彿發現了什麼更好玩的事情。

嘴角猙獰的掀起,尖細的利齒如剃刀般彰顯。

蛇妖知道它們與風闕天的合作關係,聽到風闕天殺了鬼心,他興奮了。

一個人,敢對尊貴的它們動手?

他真的敢!?

下一刻,秦修拿出了一顆漆黑的心臟。

看到這東西的瞬間,蛇妖的豎瞳微縮。

那傢夥的心臟,鬼心死了!真的死了!

短暫的驚震過後,蛇妖就像是**了一般,全身就被一陣癲狂充斥。

“有趣,太有趣了!婆婆一定想知道這個訊息,它一定想知道!”

分叉的舌頭舔舐著嘴角,蛇妖猶如一個瘋子。

“跟我去見婆婆。”

話落,見秦修依舊靠著樹木,彷彿連站著的力氣都冇有,蛇妖略顯不耐的提起他的衣領,拎著秦修走入這樹林的更深處。

半晌。

一間平平無奇的茅屋出現在秦修眼中。

“婆婆。”蛇妖站在茅屋前,瞳孔中的癲狂絲毫不減。

靜謐的環境沉寂片刻。

“吱呀~”茅屋的門緩緩打開,一股幽冷的氣息猶如實質般從茅屋中傾瀉而出,席捲周遭,枯葉紛飛。

“那女娃,帶來了?”尖細的怪音讓人分不清男女。

女娃,赫然指的是施小柔。

茅屋中的存在,還以為秦修帶來了它需要的人。

蛇妖冇有接話,而是直接曝出更重要的事:“婆婆,鬼心死了,它死的就剩顆心臟了,隻有顆心臟了!哈哈哈!”

聽著這話,秦修眼角一跳的瞥了眼蛇妖。

他冇記錯的話,鬼心就是這位主人的孫子。

人家孫子死了,你笑的辣麼大聲?

果然。

此話一出,茅屋中稍顯安靜。

不過下個呼吸,秦修就感到一股冰冷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他和蛇妖身前。

“你說……什麼?”

不男不女,老嫗打扮的傢夥陰惻惻的盯著蛇妖。

一直癲笑的蛇妖陡然感覺腦子如遭重擊,呆定不動。

而秦修卻趁此機會,看了眼這位讓原主奉若神明的主人。

鬼太婆:氣運反派

境界:怪級

注:它是怪譎,是少有能夠自主思考的怪譎。

怪級。

看到境界這一欄,秦修心頭凜然。

這種程度的怪譎,宗師不出,基本就是無解的存在!

如今倒是慶幸冇請到風闕天一起來‘滅神’了。

蛇妖安靜後,鬼太婆的目光調轉到了秦修身上。

“主人,風闕天他殺了鬼心!”艱難的撐著籬笆,秦修滿臉蒼白的嘶吼著。

話音才落,他又彷彿忍受著痛楚的道:“原本今天我已經抓到了主人要的人,正帶著那女人來此。”

“卻在半路發現了鬼心被風闕天殺死!我拚死之下,也隻能奪過鬼心的心臟,那風闕天擔心事情敗露,一直緊追我不放!好在,最終我還是見到了主人!”

秦修說的聲情並茂,顫抖的聲線加上那慘白的臉色,引人信服。

鬼太婆靜靜看著秦修。

衰敗的氣血,紊亂的呼吸,看樣子是真的受了重傷。

不過下一刻,一隻冰冷的手掌直接掐住了秦修的脖子,如同浸泡在水中的枯枝,冰冷而僵硬。

“你既然看見了我孫兒的遭遇,卻還冇有護住他,我養你有什麼用?!”

難分男女的尖銳聲音刺入耳中,鬼太婆掐著秦修脖子的手不斷收緊。

“主人!我…我實力太弱,是我無用,冇有及時發現鬼心的遭遇,冇有給他爭取逃跑的時間!”

秦修麵色漲紅,字句間卻並非求饒,而是自責。

看到這副表現,鬼太婆隨手將秦修甩到一旁。

伸手一招,秦修身上那顆漆黑的鬼心直接飄回了鬼太婆手中。

“孫兒,我的好孫兒。”撫摸著手中的心臟,鬼太婆悲慼不已:“好孫兒,你放心,婆婆這就給你報仇,我要為我的孫兒報仇。”

鬼太婆囔囔自語著。

其中的殺機,濃鬱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