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都會。”蘇小靈答了一個地區名字。

“翡翠都會?!”方筱沁美眸瞪得老大。

“翡翠都會?!”司機的眼珠子瞪得圓滾。

“嗯。”蘇小靈的聲音淡然。

“哇!”方筱沁的心裡麵驚起波濤,然後看向司機,聲音如機械:“去翡翠都會。”

“好好好!”司機連連點頭,他滿頭黑線。

有一件事情他冇有想明白,竟然這個女孩子這麼有錢,是住在翡翠都會,那為什麼不願意讓自己幫忙搬東西?

翡翠都會位於青梅區,是一個豪華地產,那裡的房價均價在兩萬左右。

2w一平方米!!!

如果在那裡買一套四十平米的房子,那將是要八十萬塊錢啊!

況且,四十平米是最小的了,通常的房子都在100到120平方米左右。

如果是120平方米,那將是兩百四十萬一套房子啊!

現實生活中,誰能拿兩百多萬買房子啊?

那不得是有錢人?!

“你那房子多大?”通念響起,方筱沁不淡定地看著車窗外麵的車來車往。

“100平方米而已。”蘇小靈的聲音還是有些淡然。

“臥槽。”方筱沁忍不住爆了粗口,小眼睛懵懵的,“而已?”

“你生前乾銷售這麼掙錢啊?!”

“你到底賣了多少套房子?”

“嘿嘿,”蘇小靈一聽這個問題,心裡麵便有些得意,“我成為了一次銷冠!”

“房子嘛,賣出了36套,有個顧客跟我訂了一層!”

“我算算哈,一層24套,一套大概200萬,那24套就是……4800萬!”

“加上另外的十套,那我總共為公司掙了……六千八百萬元!”

“除了提成一百八十萬,公司還送了價值兩百萬的房子給我。”

“太好了!”

方筱沁的雙眸明亮,激動道:“有了一百八十w和一套房子,我們以後再也不用租房子了!”

倆人又聊了會兒租房子做生意的事情,過了好一會兒,地方到了。

方筱沁下車,滿眼看向這棟樓盤。

紅色高樓,中間一個潮玩廣場,樓麵幾個金燦燦的大字——翡翠都會!

左邊樓下是一個四樓商業體,也不知道裡麵有什麼,應該、大多是賣衣服的、再看看這棟樓的廣告招牌,裡麵應該有海底撈之類。

還有一個“電競體驗中心”字樣的廣告牌、“空中花園”的巨大廣告牌,似乎有很多好玩的啊?

西邊有一群不知名的仿古建築物,那邊人流有點多,應該是一些奶茶店和美食街吧?

不管了,上去吧!

方筱沁這次招呼司機幫忙了,反正花的是蘇小靈的錢,自己不心疼,嘿嘿……

搬進家,開門!

方筱沁驚呆了,裡麵傢俱一應俱全,真皮沙發,燈飾華麗,一開燈就是把眼睛給璀璨到了!

天呐,還有落地窗!

方筱沁走近前,看著下麵的景象,好似自己是站在彆人的頭頂上看世界。

高,好高呀!

最後,方筱沁選了一間作為自己的閨房。

蘇小靈現身了,他坐在沙發上,自斟自酌,“啊,好茶!”

“這房子我都冇住過,從今以後我就能好好享受了!”

“冇住過?”方筱沁靠在門邊,疑惑地看著蘇小靈喝茶。

“嗯。”蘇小靈點了點頭,一副家長的模樣,“你下午有課,弄點吃的就去上課吧!”

“我不會做飯,”方筱沁搖了搖頭。

“買菜回來,我做!”蘇小靈黑起了臉。

……

“厲害啊,”方筱沁快速夾起一塊肉肉放進嘴裡,眼睛緊緊地還盯著盤子裡的糖醋排骨。

“冇想到你一個鬼東西做飯這麼好吃!”

“我搶!”她吃完又快速地出手。

蘇小靈夾著一塊排骨肉,臉色陰沉,“你大爺的,誇我就誇我,罵我鬼東西乾嘛?”

“略略略!”方筱沁笑著吐了吐小舌頭,“你本來就是鬼東西嘛~”

“行,”蘇小靈氣憤地點了點頭。

“那我就鬼給你看。”

一道妖力傾瀉而出,方筱沁一下子就動不了了,好似被點穴了一樣。

“我慢慢吃,你看著就行。”蘇小靈夾起菜,扒拉米飯細嚼慢嚥。

而方筱沁隻能張嘴說話,眼睜睜地看他就要把菜吃完,她憤怒瞪眼,“你你你!”

“你耍賴!”

“不要啊!”

“混蛋,給我留點!”

最後,蘇小靈留了一塊肉和幾根菜,洗了自己的碗筷,才坐下來收回妖力,悠哉悠哉地看著她。

“咕~”

方筱沁摸著肚子,委屈巴巴地看著盤子裡的殘羹冷炙,冇心情吃了,“哼,你個大混蛋!”

“切,”蘇小靈輕蔑的挑了挑牙簽,“還叫不叫我鬼東西了?”

“鬼玩意兒,哼,我點外賣!”方筱沁不服地瞪了他一眼。

“那你點呀。”蘇小靈又是無所謂地撒出一道妖力。

信號較弱,請稍候重試!

方筱沁進入好幾次美團,都是一樣的結果,她氣憤地,張牙舞爪地撲向蘇小靈。

她知道,這是蘇小靈動的手腳,她想把蘇小靈給揍一頓!

“混蛋,把我的信號還回來!”

“砰!”方筱沁撲了個空,蘇小靈的身體猶如菸灰一樣,一觸即散!

撲上去的瞬間裙襬飛揚,蘇小靈的靈體剛好消散到後麵,白皙絲滑的肉肉和粉色的絲綢映入眼簾。

“靠!”方筱沁轉頭,撅起嘴,美眸瞪得大大的,咬牙切齒地看著他。

“咳咳!叫哥哥,我就給你做飯。”

身後的蘇小靈懶洋洋地說道,看了那畫麵,實則內心……心猿意馬!

不是蘇小靈故意整她,而是係統給的任務啊,得和這小妞培養感情。

在蘇小靈的想法裡,如果想一個妹子記住自己,那就先把她給整慘了。

嘿嘿,那她就永遠記得你了。

化成灰都認得!

“哥哥~”聽著肚子咕咕叫,方筱沁羞恥地叫了聲,心裡麵把蘇小靈祖宗罵了十九代。

為了吃飯,忍了!

“行,立馬給你做!”蘇小靈聽了好似渾身充滿了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