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這邊王成文知道邀請援軍,妖族當然也不會傻傻硬懟,尤其是鯨鯊老祖和歸海老祖在之前與天玄子對抗的時候總是落於下風。

於是它們邀請了西海內海兩位高階妖皇。

西海分為沿海、內海、外海,鯨鯊老祖和歸海老祖就是越國這片沿海百萬裡的妖皇。

而它們邀請來的內海兩位妖皇。

分彆是五階七層實力的幽水妖皇,和一位鯨鯊老祖同族,鯨鯊一族五階五層實力的冰鯊妖皇。

幽水妖皇其本體是一隻千丈大的巨型章魚。

冰鯊妖皇不用說,其本體是一隻千丈大的鯨鯊。

如此一來,雖然天玄子戰力高絕,也被一下拖延下來,雖然還占據著進攻的主動權,甚至還重創了實力最低的歸海老祖,逼得其逃遁遠走。

但是隨著血魔宗的血魂上人與屍鬼宗的鬼泣上人突然出現。

天玄子再強,被五個化神級彆的強者圍攻,也漸漸將險象環生,靠著不斷遊鬥,才勉強堅持下來,但也產生了退卻的想法,他是來幫忙的,不是來死戰的。

尤其是有一個五階七層幽水妖皇,一個五階五層冰鯊妖皇,一個五階三層鯨鯊老祖,一個化神四層的鬼泣上人,一個化神三層的血魂上人圍攻,天玄子他戰力哪怕堪比化神八層,連翻惡鬥之下,也有些禁不住五個人圍攻。

再拚著受傷的情況下,又接連重傷了鯨鯊老祖和血魂上人後,逐漸敗像漸生。

幸好散修聯盟的雲浮老道、申屠世家的申屠婉凝、合歡門天蠍道人、丹鼎派賀天涯等人在掃蕩完月光森林,清除掉身邊的威脅後,立馬趕往西海深處,及時趕到,分擔了天玄子的壓力。

雲浮老道化神五層,申屠婉凝化神二層,天蠍道人化神二層,賀天涯化神三層,雖然每個人實力在那幾個妖皇麵前都不高,但是這股生力軍的到來,卻讓天玄子減輕了不少壓力。

從一對五,減少到一個人對付五階七層的幽水妖皇和五階四層的鬼泣上人,輕鬆了不少,這四大化神強者的到來,讓他明白內陸發生了巨大變化,於是也就按耐下來,繼續遊鬥,還能時不時給予其他人一些支援幫助。

化神五層的浮雲老道對付五階五層的冰鯊妖皇。

化神三層的賀天涯對付被重傷的五階三層的鯨鯊老祖。

化神二層的申屠婉凝和天蠍道人對付被重傷的化神三層的血魂上人。

如此接二連三不斷有化神強者捲入,導致大戰升級,這個變故也導致三月防線被攻破三年後,人妖兩族大戰還在持續。

大家都在等人魔妖化神級強者最後的勝負。

……

以上,便是王天宇通過搜魂青冥得到的人妖兩族大戰最新高層情報。

這種涉及高層的情報,也就青冥真人這種天魔宗十分核心,又身居高位的弟子,才能夠接觸到,也算是讓王天宇對整個人妖兩族大戰全域性層次有了清晰認知。

既然如今高層還在鬥爭,那麼已經打得精疲力儘的人妖兩大種族中低層,後續應該不會有太大動作了,那麼他們王家所在的半月山脈,就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

至於其他血祭人族的記憶,不用說,罄竹難書。

不過有一點他察覺到有些問題,天魔宗竟然還與妖族在收集各族精血方麵有合作!

而且妖族需要大批量精血,為的是用這些精血澆灌一株名為龍鱗果樹的五階靈植。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妖族這萬年以來能不斷強大,一步步打崩了人族沿海防線,原來根子就在這龍鱗果樹上!”王天宇詳細通過搜魂青冥,讓他瞭解了很多一般人不曾瞭解的隱秘之事。

通過青冥的記憶,王天宇不僅清楚了天魔宗宗門駐地所在位置,同時將天魔宗這些年來探查龍鱗果各方麵的資訊也瞭解清楚。

不得不說,獵殺一名天魔宗核心弟子的收穫,大大出乎王天宇意料,讓他漲了不少見識。

也對這越國修仙界以及其周圍勢力的分佈,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有了一些瞭解。

僅僅是人妖魔三大勢力化神強者動向,以及這涉及妖族為什麼發動獸潮動機之謎,都讓他覺著這一波不虧!

……

尤其是那龍鱗果樹,龍鱗果樹是他冇聽過的一種五階靈物。

其對晉升化神第一關,肉身膻化,十分有用,天魔宗一直十分覬覦,這種能夠加快肉身膻化,純化肉身內外的五階靈物,任何勢力都會眼紅。

根據青冥在天魔宗內藏經閣見過的關於龍鱗果樹的詳細介紹。

龍鱗果樹三百年開花、三百年結果、三百年成熟,一百年瓜熟蒂落,結出來的果子表麵彷彿龍鱗似的,因此得名。

而龍鱗果樹想要開花結果,每個階段都需要大量精血,如今正好又是千年時光過去,又到了龍鱗果樹瓜熟蒂落的時候。

所以妖族才發動了大型獸潮,用來收集無量精血,催熟龍鱗果。

龍鱗果樹每次隻能結三顆龍鱗果,十分珍貴,對妖族來說,龍鱗果能夠強化提純肉身,省卻了一點點純化肉身的過程,順便還能夯實底蘊根基,使肉身圓滿,更容易觸及肉身膻化這一關。

對於妖族來說,雷劫什麼的都不算什麼,無非就是硬抗,但是肉身膻化這一關,是妖族最難達到的,卡住了不知道多少四階九層修為的妖王不得寸進!

另外,龍鱗果原本是百萬裡外內海妖族的寶物,後來沿海百萬裡被妖族攻占後,妖族花費了巨大代價,從龍鱗果樹母株上截了一段枝丫,將其移植栽種在近海某地進行培育。

主要也是因為這片地域在將人族趕回陸地後,變得人跡罕見,加之距離戰場也近,發動獸潮後,收集完精血就可以用最快速度將其運回來,澆灌龍鱗果樹。

……

雖然他們天魔宗不清楚那龍鱗果樹栽種的具體位置。

但大概也能猜到是在第一二那幾個五階靈島上。

隻是除了懷江島,也就是天魔宗所占的那片群島外。

其他四個五階靈島所在的群島都被妖族控製著,根本不允許外人接近。

因此,龍鱗果樹具體位置也隻能猜測,具體查清楚還需要時間。

這事不僅他們天魔宗一直在查,屍鬼宗和血魔宗也在查探。

畢竟,等以後妖族打敗了路上人族勢力後,肯定會對他們這些魔道修士出手,現在縱容他們,是為了一起聯合起來對付那群正派修士。

但魔道修士們可不傻,肯定要未雨綢繆。

一旦妖族要對他們魔道出手,那就第一時間搶奪或者毀了龍鱗果樹,冇了這玩意,妖族不僅少了一個進階途徑,也能讓妖族少了發動獸潮動機。

“唰!”

王天宇將他從青冥記憶裡看到的各種隱秘記錄在一枚玉簡上,以後可以放在家族裡,也算是增加家族見識和底蘊。

至於其他隱秘,就不一一詳述,王天宇將青冥靈智徹底抹除,然後將其神魂封印起來,老實呆在葫蘆空間裡開始磨鍊製符技藝。

尤其是那些特殊靈符,隱身、匿蹤、斂息等特殊靈符對他跑路十分有用。

……

“唰!”

轉眼半個月過去,王天宇重新回到他消失的地底深處位置,神識向外百裡檢視了一下情況,如果冇有發現危險,他就返回東部,先尋找父親、奶奶等家族之人。

然後在看看有冇有爺爺資訊情況,之後再看情況做打算。

“咦!”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哈哈,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