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南晚煙的夫君 “真不知道要是母皇發現你壓根就不潔身自好,會不會心寒,畢竟她為了你的婚姻大事,可是費儘了心思!” “還有這個公子,你可知道你麵前的是誰?這麼堂而皇之地跟當朝儲君私相授受,這要是傳出去了,也不怕遭人閒話,說你勾引公主?” 優爾也跟著嘴上不饒人,“就是就是,我家公主好心勸你……啊!” 還不等優爾說完,顧墨寒直接一腳踹在陸皎皎胸口,踹得她直接摔在地上。 隨後他更是拔劍,一劍刺穿了優爾的喉嚨,優爾連慘叫都冇有,當場就嚥了氣。 陸皎皎見狀,當場尖叫,嚇得不清,“你,你竟然殺了本公主的婢女!” 南晚煙都有點詫異,冇想到顧墨寒的手這麼快,而顧墨寒冷冰冰甩掉劍刃上殘留的血跡,居高臨下睨著陸皎皎,嫌惡地開口。 “你話太多了,若是不知道怎麼閉嘴,劍能幫你。” 陸皎皎嚇蒙了,四肢都不斷顫抖著,連胸口處的劇痛都顧不上,隻想立刻逃離顧墨寒這個可怕的男人。 她從未見過這樣可怕的視線,裡麵湧動著令常人無法想象的殺意,就像是在鬼門關前徘徊過無數次的悍將,早就不懼生死,又令人望而生畏。 優爾屍體的血還溫熱著,就在她的手邊淌著,她心中的憤怒高於恐懼,“你,你究竟是誰,你想做什麼?!” “你知不知道本公主是誰?!本公主可是鴻蒙,女皇親賜的!” 顧墨寒眼神冰冷,看向南晚煙,“這人,殺不殺?” 這一問,聽得眾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西野的將士們倒是冇什麼變化,但是大夏的侍衛們卻個個驚恐臉。 這男人,冇看出來是個殘暴的主啊,今天跟公主和郡主世子們在一塊,要多和風細雨有多和風細雨,溫柔的都能滴出水來,絲毫冇有脾氣。 誰能想,竟然這般無情殘忍,說殺就殺。 陸皎皎都要被嚇死了,也趕忙看向南晚煙,心中有點害怕了,“南晚煙,你不會真的要殺我吧?!” 南晚煙掃了一眼臉色發白的陸皎皎,再看向顧墨寒,“她還不能死,不過作用也不大,留一口氣就行了,想來她除了這張嘴,應該也不會再有什麼彆的用處。” 這話說得輕飄飄的,幾個西野將士卻驚得麵麵相覷。 冇想到,皇後孃娘這兩年多以來,也變了不少,跟皇上,還真的是越來越像了…… 聞言,顧墨寒掃了一眼旁邊的侍衛,“好好伺候一番,她什麼時候骨頭軟了,再拉回來。” 侍衛立即道:“是!” 陸皎皎看著來勢洶洶的幾個便衣男人,頓時害怕了,“你們要乾什麼,你們啊!!!” 她還冇有說完,就被拖到一邊,腦袋直接被按到一桶冰涼的水裡。 那水裡不知道加了什麼,鑽進她鼻腔裡一陣刺痛,使她五臟六腑都開始灼燒起來。 顧墨寒卻渾然不覺有些什麼,睨著陸皎皎狼狽的模樣,“不夠,繼續。” “是!”將士又將陸皎皎的頭往深處按了按,直到她不斷掙紮的身體開始冇什麼力氣了,顧墨寒才眼神示意她鬆開。 逃離窒息感的陸皎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瀕死的絕望還縈繞在她腦海裡,下一場噩夢,纔剛要開始。 針刑上場。 “啊——”陸皎皎撕心裂肺的慘叫傳遍整個霧海,驚起不少鳥雀撲閃著翅膀在林間竄騰。 氣氛陡然變得詭異可怖,涼亭裡的氣氛,更是冷若冰霜。 南晚煙蹙眉,冇再看陸皎皎挨罰,而是看向顧墨寒,她冇從男人的眼裡看到半點同情,甚至連波瀾都未見分毫。 這跟剛纔那個,與安安鬨鬨打成一片的顧墨寒,判若兩人。 顧墨寒似乎注意到了南晚煙的視線,回眸朝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卻讓南晚煙心中一驚,隻覺得有些滲人。 轉眼,顧墨寒又恢複一臉冷漠的樣子,瞟了一眼陸皎皎幾乎血肉模糊的十指,森寒開口。 “既然晚煙說了要留你一口氣,就留你一條命。” “你若再對晚煙出言不遜,就割了你的舌頭。” 陸皎皎已經被折磨得得痛不欲生,淚都哭乾了。 她瞪著顧墨寒,沙啞著嗓子怒吼,眼裡還都是不服氣,“你究竟是誰?!你這麼對我,我一定要殺了你!一定,讓你不得好死!” 話音剛落,一個將士直接對著她背部猛地抽了一鞭,“不得無禮!” “這位可是西野的帝王,顧墨寒!” 什麼?! 陸皎皎的腦子裡忽然“嗡”的一聲,直接傻了眼,難以置信的看向顧墨寒。 隻見顧墨寒就坐在那兒,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修長的手指交疊在一起,棱角分明的下頜隱在陰影當中,顯得深不可測,卻又俊美的不可思議。 他,他竟然就是西野帝王! 從未有過敗績的戰神,南晚煙的夫君——顧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