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都是瘋子 “乖女兒,你回到為父身邊,以後想知道什麼為父都會告訴你的。好不好?”隻要是確定花顏清真的是他的女兒,那麼魔皇的態度自然是發生了改變。 可他現在恐怖的樣子說著溫情的話,真的容易讓人產生排斥和恐懼。 花顏清道:“我不會和你在一起的,以前的你我相信是個好人,但現在的你,簡直是一個怪物!” 公子突然出手,摺扇的尖端劃過花顏清臉上柔嫩的皮膚,當場劃出了一道血痕。 花顏清隻感覺到了一陣刺痛,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你這是何意?” “我隻是要提醒你,兒不嫌父母之容也。他是你生父,你如何能夠辱罵他是個怪物?你可還知道是誰授予你生命?”公子臉上帶笑,可是對花顏清說的話卻帶著殺意。 看來他和這個魔皇的感情十分深厚,否則也不會容不得彆人說他半句不好。 果然如同她和龍祁連猜測的那樣,這個公子對她並非是真的有愛,否則至於為了一句話就要毀人容貌嗎? 花顏清看清楚公子的真麵目之後,自然是更加不會對此人有什麼特彆的期待,一定得想辦法自救才行。 “我是怎麼長大的魔皇應該很清楚,既然被人欺淩的時候都不曾有人拉我一把,如今跑來認親豈不是覺得可笑嗎?隻是我恨我自己算計的時間不對,否則我早就脫離苦海過我想過的日子,也不會陰差陽錯的被捲入這宮廷紛爭之中。” “誰說你的一切都不是人算計的呢?”公子嗤笑。 花顏清看向他,明明想問卻偏不開口。 這倒是把公子給急到了:“你難道不應該接著我的話問下去嗎?你就不好奇你如今走的每一步難道都是你自己的選的,還是有人早就安排了一切?” 花顏清說道:“這有什麼好問的,有人安排那就走出自己的困局破了對方的安排。要是天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對於這等氣魄或許連男子很多都做不到。 但花顏清的膽識和氣魄卻遠超那些男子。 “好一個我命由我不由天,不愧是我的女兒,所以你更要回到為父的身邊了,為父正在籌謀一件很大的事情,一旦成功整個天下就會是我的,到時候你就是這天下最最尊貴的公主!” 花顏清嗤笑了起來。 這個人是在癡人說夢嗎? “不許笑,難道你還真想毀容不成?” “我都醜了那麼久了,不也照樣有人要我,你劃了我的臉不代表就能毀了我的人生。我可不是那種隻為一張臉活著的柔弱女子。” 花顏清不屑公子的威脅,然後又繼續刺激魔皇。 “你說你想當皇帝,為何你不直接出麵接管整個漠挪國,卻龜縮起來讓一個孩子承擔了你的責任?你可知道大哥支撐漠挪國有多不容易,你曾出麵幫過他嗎?還有我,從小就受儘屈辱,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當個傻子。如今大哥翅膀硬了,我也腦子清醒了,你到是想起來認親了,你覺得我和大哥會認你嗎?” 這麼刺耳的問題當真是很考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