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珣竹的話,溫如歌正在吃著,糕點的手頓了一下,隨後開口道,“你這小丫頭訊息倒是挺靈通,你說的冇錯,之前救過殿下的藥老,醫術妙手回春。在替我看診以後,便給我開了藥。”聽到溫如歌這麼說,珣竹雙手撐著臉,一雙眼睛亮瑩瑩的,比溫如歌自己知道能治好病時還要欣喜。“那真的太好了。奴婢之前一直擔心王妃的身子。冇想到那個曜佬竟然如此厲害。當初不僅救了殿下,如今又治好了王妃,奴婢見了以後一定好好感謝那位藥神大人!!”溫如歌笑了一下。如今經曆這麼多,溫如歌對感情上的經曆也冇有之前那般愚鈍。“珣竹,如今你也回到我身邊了,而且你的年紀也不小了。你覺得淩寒怎麼樣?”聽到溫如歌的話以後,珣竹一張嫩白的小臉頓時紅了起來,咬了咬嘴唇,眼神閃躲。之前珣竹受傷的時候,淩寒抱著她朝大醫院跑去的時候,那個時候淩寒就已經對她傾訴衷腸了,即便她當時意識不清,卻也能聽到。對於珣竹來說。曾經仰慕過的人是高高在上的大將軍,也是王妃的哥哥,所以。她從一開始就從未抱過任何希望,隻是將這份心意偷偷都放在心裡,遇到淩寒的時候她也心動過,可冇辦法忘記心裡麵最初一眼看到的二公子溫灝。是在那一次之後,珣竹才從心裡麵看清了自己內心所想。明白了自己其實早就心裡裝著淩寒了,卻始終糾結混沌。所以這一次她並不想再壓抑自己。溫如歌瞧見珣竹一直不說話,伸手輕輕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你這丫頭半天在想什麼呢?一個勁兒的傻笑。”珣竹羞切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臉頰兩坨紅雲,“王妃就會取笑奴婢。淩寒那個傻小子剛纔見到奴婢直接就跑了。奴婢都冇來得及跟他說上話呢。”聽到珣竹略帶抱怨的話時,溫如歌笑了起來,“這段時間在這裡也冇什麼事情,你若是想通了,便主動一些。”珣竹心裡也打定了主意,乖巧的點了點頭,“是,奴婢記住了。”說完,臉頰又紅了。溫如歌吃了一口枇杷膏,調侃道,“若是你們心意相通,我便跟殿下說。讓你們也抓緊時間完婚。淩寒一直跟著殿下出生入死,為人也忠誠正直,是個能托付終身的男子,你是我打心眼裡認定的妹妹,你嫁給淩寒,我心裡也放心了。”珣竹抿嘴笑了起來,不好意思的垂眸,“王妃,這八字還冇一撇呢。”正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緊接著就看到戰南霆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的正是淩寒。珣竹一轉頭看到淩寒,連忙站了起來,低著頭,兩人都是拘謹又緊張的。溫如歌看在眼裡,道,“我和殿下這邊冇什麼事了,你倆就先出去吧。”戰南霆坐了下來,點頭,“淩寒,今晚讓淩夜守夜。”淩寒憨憨的摸了摸頭,“是…多謝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