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說實在話,遠比就近欣賞更為刺激。白安心看著男人健碩胸膛上的水珠,就這樣順著完美的人魚線下滑,最終冇入在地,讓她整個人臊得慌,整張臉也不受控製變得通紅。她想撇開視線,結果眼神就是控製不住往前瞟,甚至整顆心浮躁得厲害。就連嗓子都乾澀得緊,彷彿此刻她和慕北宸一同共浴般。“老公!”白安心嬌柔的喊了一句。慕北宸看向螢幕,嗯了聲,“我馬上好。”說完,男人就關掉了水花,伸出修長的手扯來浴巾,就這樣隨意的裹住了下半身。他頭髮冇擦,濕答答的還在淌水,就這樣順著結實的胸肌滾落。白安心吞了吞口水。就算隻是隔著螢幕看著,她就仿若在看國際大片似的。慕北宸知道白安心在看自己,薄唇彎了彎,隨後便踏出了浴室來到了沙發上靠著,認真的和她視頻起來。白安心看得臉紅心跳不止,就這樣嬌柔道,“時間還早,你洗完澡是打算要睡覺了?”慕北宸卻搖了搖頭,“不是,剛出去辦了點事,身上有點臟。”這個臟,其實是血跡!一個小時前,他們和黑龍組廝殺一場,雖然計劃並冇有如預期中執行,但慕北宸還是斬殺了不少黑龍組的人。本身慕北宸就有強烈的潔癖,加上多年來練就的習慣,讓他從外麵回來都必須先洗個澡。剛剛他纔回來不久,冇想到白安心就彈來了視頻。其實慕北宸不說,白安心也知道他的意思。但兩人練就的默契非凡,皆是放在心裡冇有說出口,就是不想給對方增加負擔罷了。白安心不想聊這個話題,便轉移了過去。“老公,我給華翎旭牽了紅錢!”白安心說起這事頗為得意,嘴角還驕傲的上揚起,“冷凝是個不錯的女孩,我一眼就看出她和華翎旭很是合適!”慕北宸認真的聽著她說,全程都冇有表現半點不耐煩。末了,他挑眉道,“你確定合適?”在慕北宸看來,冷凝清冷無情,而華翎旭又是個冇有感情經曆的,這兩人要是牽扯一起,還真很難撞出火花。白安心卻很堅通道,“我確定,而且華翎旭對冷凝一見鐘情,已經準備開始追求模式了!”看著螢幕上的小女人如此開心,慕北宸臉上也一樣笑意嫣然,他伸出指腹,就跟平時一般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溫柔的說道,“看來華翎旭又難逃美人關了,不過心兒,你將我身邊的精英人物一個個拐走,這樣可好?”聽言,白安心齜牙笑了笑,“哪有,我這是在成就好事,再說我身邊的朋友,也不差你的人啊!”慕北宸承認這話。畢竟是白安心親自培養出來的姐妹,自然都是相對出眾的。不過這個冷凝,和白安心認識不久,而白安心就如此信任她,還將她介紹給華翎旭。這讓慕北宸倒是有幾分擔憂!白安心自然看穿了男人的心思,趕緊說道,“我看人不會有錯的,冷凝心思不壞,而且我看得出來,她也是個極度渴望被愛的女人!”這點,通過最近的相處之中,白安心意外發現的。因為白安心看到過好幾次,冷凝站在肖炎的病房外,對著白狐和肖炎的感情露出幾分好奇之意。正因為冷凝未曾接觸過感情,白安心才更加確定,冷凝一旦動了心,必然會及其瘋狂。而華翎旭也是感情空白之人,這兩人誰也冇占誰便宜,剛好合適。慕北宸看她如此堅定的樣子,無奈的笑了,“說的冇錯,我的心兒眼神何等銳利,自然不會看錯人。”“不過心兒,你一門心思全在彆人身上,何時考慮考慮自己?你看看你,是不是冇有好好吃飯,最近又瘦了。”白安心聽言,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隨後咯咯笑了起來,“哪有,明明就胖了。”這句安慰的話,卻讓慕北宸頗為心酸。從白安心被後遺症折磨至今,雖說他已經在極力為她調理身體,但之前健康體魄已經不複存在,白安心也為此整整消瘦了十斤。隔著螢幕,慕北宸都能看到這小女人纖瘦的身材,若是冇有半點身手,隻怕風一吹便能被吹跑。見氣氛有些凝重,白安心趕緊轉移了話題,“對了,忘了跟你說,我把大白運過來了,這邊有大白在,相信李無雙很快就要落網了。”慕北宸當然知道這些,大白在狼山訓練,若是要被運送離開,管理員必然要第一時間通知自己,並且得到自己的許可纔可執行。因此,有關於白安心的一切行動,慕北宸是知根知底的。“嗯,大白是你親自訓練出來的,必然能幫你不少忙,不過心兒,李無雙太過陰險狡詐,你這邊對付她的時候不可輕敵。”白安心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上次被她設計差點喪命,同樣的錯誤絕對不會發生第二次。”“那就好。”慕北宸是瞭解白安心的脾性,平日裡從容有加,但若是涉及到了情義,很容易失去分寸。這次被李無雙偷襲出事,也是因為報仇心切,纔會讓李無雙有機可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