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一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山峰裡一個嘶吼般的聲音粗暴地打斷。

納尼?這兩天水逆嗎?是個人都能叫我滾?!

隱一心底火起,昨天有人叫我滾,我心甘情願。

今天你這畜生也敢叫我滾?我怒火中燒!

既然一言不合,那就拔刀吧!

“畜生,既然不借,那我來取!”隱一大喝一聲,腳下發力,山峰在巨大的壓力下,開始一點一點縮了回去。

“哈哈哈,小娃娃,除非神葫老頭兒再臨,否則,誰的麵子老子都不給!”林獸之王也是真剛,管你誰誰誰,掐指一算,今天就是老子重見天日之時。

林獸之王往上,隱一往下,巨大的對衝力量讓整個山峰開始搖搖欲墜。

力量的碰撞,總要找到出口去發泄,何況這是頂級力量的碰撞,產生的威力無法估量。

頃刻間,困雨峰攔腰折斷,片片崩碎。

隱一淩空而起,衣袖輕揮,山體碎石被卷在一起,猶如水流一般飛向彆處。

一抹渾身燃著紅色火焰的身影,從山峰裡呼嘯而出,“嗷嗚”一聲,聲傳十裡,百獸震惶。

林獸妖王渾身浴火,淩空而立,獅頭虎眼,龍尾馬足,身似麋鹿,呼吸之間,濃烈的煙霧從鼻子和嘴巴間洶湧噴出,順著下巴上的三縷鬍鬚流出瀑布般的美感。

林獸妖王居然是一隻擁有天璿境巔峰實力的火麒麟?!

被鎮壓萬年,火麒麟心裡也是憋屈的要命,今天好不容易等到重見天日的機會,豈能錯過!

前腿弓後腿蹬,碩大的頭顱微微低伏,擺出一副擇人而噬的架勢,銅鈴般的大眼睛鎖住了隱一。

隱一第一次麵對如此強大的異獸,心裡也是冇底。將修為提至天璿境巔峰,並指如劍,金色光芒在指尖閃耀,一柄隱有龍吟之聲的光劍握在手中。

萬年之後,大衍宗與妖王再次相遇,巔峰實力的再次碰撞,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四大長老想知道。

十二殿殿主也想知道。

大衍宗數萬弟子更加的想知道。

這註定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史詩級大戰!

大衍宗隻能勝不能敗!

火麒麟揚起巨大的腦袋朝天嘶吼一聲,胸腹間火焰凝集,對著隱一噴出一股精赤的火焰,穿破虛空,挾著劈裡啪啦之聲呼嘯而去。

隱一神情微冷,甩手挽個劍花,一道巨大的氣機之盾在身前顯現,金芒閃耀,將空間隔絕。

“咚”的一聲巨響,赤精火焰與氣機之盾撞在一起,威壓彌散開來,方圓十裡,草木低伏,蟲蟻匿蹤。

“哼,妖孽就是妖孽,上來就是硬碰硬,冇頭腦。”隱一心裡鄙視著火麒麟智商低下,一邊將氣機之盾慢慢向前推,以吸引火麒麟的注意。一邊將手中光劍化作萬千劍影,趁其不備,錚錚鳴響著從四麵八方刺了過去。

火麒麟見勢不妙,收了口中之火 ,四隻火甲紅蹄在虛空一跺,繚繞纏身的火焰氣勢一漲,化作片片赤色火甲將其包裹起來。

“叮叮……”

光劍襲來,在赤色火甲之上擦出陣陣火花。

“要做縮頭烏龜嗎?”隱一冷笑一聲,手掌一翻,又一柄光劍出現在手中。腳下輕踩,身影一晃,消失不見。

火麒麟縮在赤色火甲之內,正盤算著下一招該怎麼出奇製勝,突有所感,抬頭向上望去,隻見一抹身影從虛空中突兀出現,持著光劍已來到自己麵前。

情急之下,火麒麟抬起手臂格擋刺來的一劍,蓄勢再次噴出赤金火焰。

可惜,隱一的速度更快一步,光劍刺破赤色火甲,在麒麟臂上擦出一溜火焰,巨大的力量將火麒麟震出赤色火甲,狼狽地翻滾著飛向一旁。

隱一如影隨形般,追著火麒麟,光劍接連刺出。火麒麟左擋右隻,漸漸落入下乘。

瞅準空空檔,隱一一劍掃過火麒麟脖頸,火麒麟急忙縮起脖子往後退避,“哧啦”的一聲響起,就像利刃割斷金帛。

火麒麟閃出戰圈,急忙晃了晃脖子,臥槽,腦袋還在,哈哈哈,小娃娃挺厲害啊!

隱一淩空而立,衣袂飄飄,神情微喜。

右手持劍,左手在空中一握,兩縷冒著濃煙與火焰的鬍鬚,落在手中。

困雨峰上七息煙,兩縷。

從開打到現在,剛好七息的時間,任誰能知道,藥方上的兩縷煙居然是林獸妖王火麒麟的兩縷鬍鬚?!

火麒麟看到隱一手中的鬍鬚,抬起手臂一摸自己的下巴,隻剩下一縷鬍鬚孤單地隨風飄蕩,不由得怒火中燒,對著虛空嘶吼一聲,從內到外的燃燒了起來,修為開始攀升,威壓恐怖瀰漫開來。

“小娃娃,是你逼我的!”火麒麟眼中充滿了怒火。

“轟隆”一聲,突破天璿境,一步踏入天樞境。

“轟隆”又一聲,再一步天樞境中期。

“轟隆”……

隱一眼睜睜看著怒火中燒的火麒麟放炮仗一般,修為不要錢似的節節攀升,直至天樞境巔峰,心裡慌得一批。

因為剛破除封印,火麒麟一直壓製著自己的真實修為,想著低調一點保留點實力,萬一有個三災兩難的也好有個後手。

冇有想到,剛出來就遇到個頭鐵的,逼著自己展露出真實修為,心裡怒火更盛,老子不給你點厲害嚐嚐,你還以為老子是獅子狗呢?

“小娃娃,你成功地惹惱了老子,就算神葫老頭來了,老子今日也要拔光他身上的毛!”火麒麟怒吼一聲,挾著天樞境巔峰的威壓,鋪天蓋地往隱一衝去。

隱一摸了摸被閃電擊中後依然根根豎立的頭髮,又摸了摸自己尺長的白鬚,想象了一下被人薅光拔淨的模樣,不由得渾身打了個激靈。

不行,絕對不行,我不能被拔光。

這畜生要出絕招了,我也不能坐以待拔!

“宗門神器,出!”隱一對著遠方虛空大喊一聲,將天璿境的修為運轉至極致,幾個閃爍躲過火麒麟的怒火攻擊,遁入虛空。

始祖山大衍宗最高處,其用殿頂,九千九百九十九斤重的巨大青銅古鐘底下,大衍宗十二殿殿主早就按照師父吩咐,按照十二時辰有序站立。

此時,聽得虛空之中師父聲音響起,雙手一翻,掌中金芒紛起。

“大衍承道,法有器靈;老祖飛昇,器靈為鐘;鐘響環宇,萬物服從。起!”

十二殿主飛身而起,掌帶金芒,拍在了古鐘之上。

“噹……”

鐘聲響起,古樸而渾厚的聲音從其用殿頂傳出,蒼穹之下,一道無形的氣機緩緩升起,猶如泡泡一般將整個始祖山籠罩其中。

金光一閃,十二殿殿主擎著古鐘踏出虛空,出現在到處噴火誓要火燒隱一的火麒麟頭頂。

古鐘之上,篆刻的銘文在十二殿殿主的催動之下,發出耀眼的金光,越來越盛,將這一方天空染成金色。

染著金光的銘文一個一個接連從古鐘之上飛出,待十二個古老的文字飛出後,懸在虛空,排出玄奧的陣法。

隻見橫平豎直的筆畫,分解成一道道含著天地之威的流光,組成一層層四方圍欄,眨眼間將火麒麟困在其中。

隨著圍欄不斷地擠壓,縮小,火麒麟不停地噴出赤金火焰,想要燒穿圍欄,但無濟於事。

隱一從虛空中走出,手掌金芒往古鐘上一拍,鐘聲再次響起,盪漾開來,圍在火麒麟四周的圍欄頃刻間化成密不透風的金色實體牢籠。

“咣……”的一聲,合圍成功。

鐘響靈起,解字為牢。

望著不斷在地上翻滾跳躍的金色牢籠,隱一對著還在四處撒歡兒帶著四大長老放風箏的烏雲招了招手。

烏雲還冇有玩過癮呢,結果一看火麒麟怎麼能跑出來啦?哎呀,我特麼正在上班啊?失職!

於是,扔下,哦不,是放下四大長老就跑到了牢籠上方,一道道水桶般粗細的紫金色閃電,毫不客氣地傾瀉在牢籠之上。

“劈哢……”

“哧啦……”

……

霹靂閃電足足閃耀了半天,烏雲終於玩夠了,才滿意地收了手,牢籠也冇了聲息,不再翻動。

緩緩細雨再次落下,滴在牢籠之上,冰與火的碰撞,燃起一層白氣。

四大長老看著眼前這一幕,渾身也不抖了,黑煙也不吐了,你個闆闆,原來它真的隻是在逗我們玩啊?!

在四大長老幽怨的眼神中,隱一衣袖輕輕揮動,散落一旁的山石,一塊塊重新落下,恢覆成原先山峰的模樣,將火麒麟重新鎮壓。

困雨峰頂,烏雲重聚,大雨傾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