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最偉大無私的職業就是為人父、為人師,如果兩者兼有為人師父,那可就不得了了。

丁七兩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師父比親爹親孃都親。自從出生就被拋棄路邊野草地,巧遇師父下山,被師父撿回來,就跟師父形影不離了。

十二年的時間,既是師徒,也情同父子。你說,這隱一知道了丁七兩跌落懸崖急需神藥續命,還能坐得住嗎?

不能啊,四大妖王怎麼了?不給麵子就弄他們!

碧葉七竅大還丹,這是宗門至高神丹,煉製不易,可以活死人醫白骨,更是能固心法,升修為,服用一顆修為連升三級。

大衍宗傳承萬年,機緣巧合之下也僅僅煉製三顆,如今,憑著掌門身份,都在隱一之手。

此時的隱一站在困雨峰頂,伸手感受著萬年不息的雨水帶給他的冰涼。

困雨峰,高千尺,直插蒼穹,始祖山南麓最高峰。

峰上鬱鬱蔥蔥,生機盎然。

峰頂之上,一團濃厚的烏雲籠罩其上,冰冷的雨無休無止地下著,滴落在峰頂,“滋滋”之聲響起,淡淡的水汽升騰起來,一層薄霧幽幽飄散。

南方林獸之王已經被神葫老祖鎮壓在困雨峰下萬年之久,經萬年雨刷之苦,來消弭心中厲火。

烏雲困雨就是封印。

想當年神葫老祖憑著天樞境巔峰,一人力戰四大妖王,並將它們鎮壓在此,可見神葫老祖實力是多麼的恐怖。

對於天璿境巔峰的隱一來說,差一步天樞境,放眼整個古廬神州,再無第二。

但,終究不是天樞境,隱一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做到,不過,既然來了,不試試山峰高低,顯然不符合大衍宗一貫的作風。

更何況,隱一還是大衍宗至高無上的掌門!

乾它!

隱一揹負雙手,禦風而行,繞著困雨峰轉了三圈,在初升的朝陽下站定,灑出一片堅定的影子。

“天蘊四時,春夏秋冬。物有所逆,電閃雷鳴。”

隱一掐起指訣,口中唸唸有詞。

“大道五十,隱有其一。一念空空,我有律令。”

“大衍承道,萬法歸宗。

“來!”隱一對著峰頂那團烏雲招了招手。

困雨峰頂那團烏雲中,一朵七彩祥雲凝聚而出,應招而來。似是和隱一較為熟稔,親昵地蹭了蹭隱一。

數萬年來,這朵七彩祥雲每天按部就班打卡下雨,要多無聊有多無聊。難得有隱一偶爾過來和它聊聊天說說話,自是把隱一當成了朋友。

“出去玩?”隱一問道。

那朵祥雲望瞭望困雨峰,將自己幻化成一個“不”字,意思是還在上班呢,開溜不好吧?

“放風箏?”隱一又問道。

那朵祥雲一聽,高興地手舞足蹈,天空中出現一個“好”字。

“這次人多,玩個大的?”

“好”“好”“好”……

隱一拍手,春夏秋冬四大長老不情不願地現身而出。

四位長老,本來在自己屋裡看看經書尋尋仙方練練丹藥,小日子過得美滋滋。不想今日被掌門強行拉來放風箏,心裡本就老大不樂意,放個鳥的風箏啊,又不是兒童散學歸來早……

清心普善咒唸了上百遍才把心裡的不滿壓下去,無精打采的四位長老,在隱一飽含“善意”的眼神中,瞬間清醒。

隱一掌中金芒忽現,化作萬條金線在天空中交織成一個巨大的網,將七彩祥雲迴歸後的烏雲罩住。

四大長老有樣學樣,紛紛放出金索與隱一的金色大網連接一處。

烏雲滾滾在上,隱一和四大長老牽著金索在下,一陣風起,烏雲開始翻滾,金索繃得筆直。

有那麼一瞬間,四大長老隱隱覺得有那麼一絲不對,要不,你把話說清楚一點好不好?這到底誰放誰的風箏啊?

金色巨網內,烏雲玩性大發,今天終於可以玩個大的了,哈哈,來啦,小老弟!

翻滾吧,烏雲!

電閃雷鳴、轟隆之聲不絕於耳,慢慢地有紫色閃電在烏雲內部凝集。

“劈哢……”

“哧啦……”

滋……

一股醞釀許久的紫色閃電,從雲團中破網而出,沿著五條金索從上而下,頃刻間將巨大的能量傳導至五人手中。

“滋……”

“啊……”

……

淒慘無比的喊叫之聲響起,燒焦發胡的味道開始隨風飄來。

四大長老修為稍低,猝不及防之下,除了頭髮被燒的捲曲焦黃,口吐黑煙之外,身體還在不斷感受著紫色閃電在身體裡刷過後產生的“快感”——不可抑製地抖動。

隱一,仙人你個闆闆,你管這叫放風箏?!

隱一還好,似是習以為常,硬生生扛下了這一擊。摸了摸自己根根直立的白髮,吐出一口白煙,在身體不停的抖動中,毫不客氣地掰開春長老緊握的手,迅速將自己的金索塞了進去。

兄弟,陪它好好玩,我還有事,先走為敬!

春長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頭也不回翩然離去的隱一,兩根金索都給我啊,打擊雙倍啊?你丫有點底線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你的長輩啊,年輕人不能不講武德,要尊老尊老,知道嗎?

此時,又一道更加巨大的紫色閃電裹著風雷,再一次順索而下。

四大長老同時側目,仙人你個闆闆啊,活不成啦!

“滋……”

“啊……”

……

一道又一道閃電接連而下,四大長老抖一陣吐口黑煙,歇一陣,再抖一陣,再吐口黑煙。

這畫麵,嘶……過癮,想想都帶電啊。

烏雲玩性大發,也不管打卡不打卡上班不上班了,歡呼著翻騰著拉著四大長老越飄越遠。

“滋……”

“啊……”

……

困雨峰頂終於不再下雨,難得的陽光瞬時鋪滿整個山峰。

然而,山峰上本應在陽光的普照之下肆意生長的植被,卻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去。

山峰就像拔地而出的竹筍轟隆著往上抬升,地麵猶如地震一般晃動起來,山峰表麵的巨石開始一塊一塊剝落,有些地方裂開深深的縫隙,有煙霧從縫隙中冉冉飄出。

冇時間去仔細欣賞四大長老舞姿是多麼的癲狂,呐喊是多麼的狂野,隱一從虛空中閃現而出,流星般帶著光芒從天而降,一腳踩在困雨峰頂,整個山峰“轟隆”一聲,不但止住了往上拔高的速度,而且被一腳踹的矮了半截。

“妖孽,本尊問你借……。”

“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