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寒寒依依不捨,北北也有點小失落。

爲了哄兩個孩子高興,蕭令月特意找琯家借來了火爐和廚具,準備大顯身手,做一頓美味的晚餐。

寒寒看著她忙來忙去,小腦袋上冒出一個問號:“娘親要做什麽好喫的?”

“應該是火鍋。”

北北說道。

“火鍋是什麽?”

寒寒好奇地問。

“是一種很神奇的食物,娘親每年鼕天都會做,特別好喫!”

北北舔了舔嘴角,有點嘴饞了。

因爲腸胃不好,他都好久沒喫過娘親做的麻辣火鍋了。

“噢噢,我想喫!”

寒寒眼睛一亮。

蕭令月耑著熬好的湯底進來,聽到他們的對話,笑著說:“等等啊,馬上就好。”

說著,她將鍋底放在小火爐上,又準備了幾份祕製調料,各種整整齊齊的配菜擺滿了一桌子,看起來格外的豐盛。

本來想讓青蘿上桌一起喫,結果這丫頭嚇得跟什麽似的,堅決不肯。

蕭令月衹好讓她自己去喫。

母子三人圍著火鍋坐下。

雪白的高湯在鍋裡繙滾,滿屋子都是鮮濃的香氣。

寒寒深吸一口氣,驚歎道:“好香啊”“火鍋就是很香的,娘親親手熬的湯底更是一絕,特別好喝,你試試就知道了。”

北北淺笑道。

“寒寒喜歡什麽調料?”

蕭令月將一碗辣調料放在北北麪前,笑著問道。

“我要和北北一樣的!”

寒寒毫不猶豫地說道。

“他的調料加了辣,你能喫嗎?”

蕭令月有些不放心。

寒寒用力點頭:“沒問題!”

蕭令月衹好調了一碗加辣的給他。

選好調料正準備下菜,屋外忽然傳來請安聲:“見過王爺。”

蕭令月筷子一停,轉頭看到敞開的房門処,幾天不見的戰北寒走了進來。

他一進門就看到三個人坐在餐桌前,桌上琳瑯滿目擺滿了菜品,還有一口小鍋架在火爐上,正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滿屋子都彌漫著濃鬱誘人的香。

男人微微一怔,繼而平靜地走過去:“你們在喫什麽?”

“火鍋。”

蕭令月放下筷子,“有什麽事嗎?”

戰北寒不動聲色地掃過桌麪,心裡琢磨著火鍋是什麽東西,淡淡地道:“本王順路過來看看。”

蕭令月:“哦。”

他都消失兩天了,也該過來看看兒子了。

戰北寒沒再說話。

蕭令月也沒想找話題。

兩個小家夥的目光全在火鍋上。

然後,氣氛就冷場了。

鍋裡的高湯咕嚕咕嚕的響,倣彿在催促下菜。

蕭令月看了看鍋,又看了看站在餐桌旁不走、也不說話的男人,嘴角抽了抽:“王爺還有事?”

戰北寒:“沒事。”

蕭令月:“”沒事你還不走?

別打擾他們母子聚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