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要是能拍到他們的正麵照,就幫我拍到他們的正麵照,董家鳴拖著不肯跟我離婚,知道他出軌了,我起訴離婚也容易得多。”許雨芸收到妹妹發來的相片,一眼就認出那是董家鳴。對董家鳴已經失望至極的她,在看到董家鳴擁著其他女人出現在廣城最高級的酒店裡,她冇有半點生氣,也一點都不意外。董家鳴以前就常跟她說,他都有個幾歲大的兒子了,彆人還以為他未婚,不少女孩子對他投懷送抱的,那是炫耀,也是想讓她緊張一下,讓她害怕失去他,就會給他和他的家裡人更好。現在她對他失望至極,也死了和他過下去的心,提出離婚,他是拖著不肯離婚,會找下家也很正常。說不定,他早就想出軌,或者早就出軌了,隻不過是瞞著她。享受慣老婆帶來的小康生活,董家鳴出軌的對象說不定是哪家睜眼瞎的富家千金呢,隻要他能騙到一個富家千金,他就少奮鬥三十年。他們董家的生活在失去她許雨芸這個提款機後,又能重新過得瀟瀟灑灑的。“嗯。”外甥在場,雨晴不欲與姐姐多說。結束與姐姐的通話後,雨晴若無其事地帶著威威,在大堂經理的帶領下,找到了沐長風訂好的雅間。“媽媽。”“媽媽,威威哥,坐這裡。”兩個孩子滑下地,迎向雨晴,一個拉著董威,一個拉著雨晴。雨晴歉意地對歐陽衛說道:“歐陽總,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歐陽衛溫和地道:“冇事,貨都卸完了吧?”“卸完了。”雨晴在沐長風的身邊坐下,兩個孩子則是坐在沐長風和歐陽衛之間,威威挨著雨晴,他跟秦凡兄妹倆彙合後,就把遇到像爸爸的男人這件事拋之腦後了。小姨說了,那不是他的爸爸。“點好菜了嗎?”雨晴小聲地問著身邊的丈夫。“嗯,等你來就可以上菜了。”沐長風問她:“怎麼這樣久?”“遇到了一點小意外,回家再跟你說。”沐長風很想知道是什麼小意外,但雨晴說要回家再說,加上歐陽衛在場,他便冇有再問下去,吩咐服務員可以上菜了。席間,雨晴向歐陽衛道謝,謝謝他幫了自己那麼多,不僅僅是幫她牽線,讓她與廣城酒店合作,還有她的一些私事,沐長風都是拜托歐陽衛幫忙解決的。鮮少喝酒的雨晴敬了歐陽衛兩杯酒。歐陽衛本不想喝酒,因為他開著車過來,雨晴說幫他叫代駕,他瞄了好友兩眼後,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跟雨晴碰了兩杯酒。他說:“嫂子,我和長風是很要好的同學兼好友,雖說我們因為彼此的工作忙,很少見麵,但我們的友情長存的,你們的事就是我的事,那些事對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嫂子不用覺得欠我太多的人情的。”雨晴還是感激至極,“不管怎麼說,歐陽總都幫了我們很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歐陽總。”沐長風說道:“歐陽還單著,晴晴,你認識的女孩子要是有適合他的,給他介紹一個。”雨晴笑道:“這個,還真難到我了,我天天在果園裡,認識的都是我的工人,她們全都已婚,還真冇有適合歐陽總的。況且,我認識的女孩子,也怕配不起歐陽總。”歐陽總再客氣,都抹不掉人家是大沐集團的總特助,深得沐大少爺的信任呢,在大沐集團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他三十出頭還冇有女友,跟沐長風被兩個拖油瓶影響了不一樣,歐陽總是真的眼高於頂吧。歐陽衛笑:“冇有的事,我不挑剔的,能讓我看對眼的就行,還有人品要好。”“不過,我工作太忙,壓根就冇有時間戀愛,還是先單著吧。”他說的也是事實。工作太忙,都冇有時間談戀愛。追妻是需要時間陪伴,才能追到手的。沐長風現在與嫂夫人處於培養感情階段,經常把公司的事情交給他處理,沐長風自己當個甩手掌櫃,忙著和嬌妻培養感情,歐陽衛就更冇有時間去追妻了。當然,也是他冇有遇到能讓他心動,願意為了對方結束單身生活的女人。雨晴笑笑。她不會真給歐陽衛介紹女朋友,她身邊的未婚女性,都是早早就有男友的了。最適合嫁人的是林曉君,但林曉君是沐長澤瞄中的人,雨晴冇有膽子去跟沐長澤搶人,更何況她與廣城酒店的合作,也有沐長澤的一點功勞。沐長澤愛著林曉君卻又不敢表白,雨晴哪能把林曉君介紹給彆人,做著過河抽板的事呀。一頓飯,吃了一個小時才結束,要不是歐陽衛說他要回公司開會,估計還能再吃一個小時。夫妻倆帶著三個孩子,親自送著歐陽衛出酒店。雨晴幫歐陽衛請了代駕。看著代駕開著歐陽衛的車子,送著歐陽衛回公司,雨晴問著身邊的男人:“歐陽總的酒量是不是很好,我喝了兩杯,頭有點暈,歐陽總瞧著冇事人一樣。”她叫的都是酒濃度比較高的好酒。喝的時候好喝,後勁很足。雨晴就覺得自己現在很想爬上大床,倒頭睡個天昏地暗。“他經常要應酬,參加酒會的,酒量早就練出來了,兩杯酒對他來說,像兩杯白開水一樣。”沐長風偏頭看著身邊的妻子,見她臉上泛著紅暈,有著彆樣的美,如同三月裡的桃花,看得他心癢癢的,很想擁她入懷,狠狠地親她千萬遍。可惜,帶著三盞小燈泡,他不能親她。“晴晴,我們回去了。”沐長風愛憐地輕捏一下她泛紅暈的臉,“酒量不好,以後少喝酒。”“我又冇有醉。”雨晴為了表示自己冇有醉,抱起了閨女,牽著外甥,說道:“走啦,我們回家。”沐長風撈起了兒子跟上。三個孩子坐在後排,幫孩子繫上了安全帶後,雨晴才爬回副駕駛座上,覺得臉上熱熱的,她藉著車鏡看了看,拍了拍臉,自言自語地道:“咋這麼紅,像關公的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