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皇朝的皇宮中,辰皇正在聽取一位渡劫巔峰的長老的彙報。

“陛下,南荒有魔暴動的跡象,估計不久就要衝破壓製了,請陛下聖斷。”,那長老彙報到。

“什麼?十萬年了都冇事,怎麼就忽然暴動了呢?”,辰皇吃驚道。

“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目前關鍵的是需要召集人手去再次解決魔族。”,長老道。

“哪有那麼容易呀,十萬年前人妖二族與魔族大戰,導致原本四大州,隻剩下三州,第四州南州淪為了荒地,那時候人族派出了五十位大乘期修士,最後死的死傷的傷,隻剩下幾位老祖,如今各大宗門加上皇朝一共隻有不到10位大乘期老祖。”,辰皇歎氣道。

“如果不去,就是整個大陸遭殃,去,起碼還有一線生機。”。長老說道。

“我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當下是怎麼辦的事情。”,辰皇說道。

“何必找大宇皇帝,啟明皇帝來商量一下呢?”,長老問道。

“也隻好先找他們商量了。”,辰皇說完,拿出傳訊玉佩,分彆說明瞭事情經過及邀他們來商議。

很快傳訊發送給了其他兩位皇帝,兩位皇帝,收到後,絲毫冇有耽擱就飛快趕了過來。因為這關係到整片大陸的安危,否則全部得完蛋。

宇皇和明皇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宮內,辰皇立即拉他們坐下來商議。

“二位怎麼看?”,辰皇問道。

“隻有一戰了,彆無他法。”宇皇說道。

“我也這樣認為,隻有一戰,雖然不知道一戰獲勝概率不高,但是還是有一絲勝算,如果什麼都不做,那麼三州將全部淪為魔族之地,大家都會被魔族所滅。”,明皇也跟著說道。

“是啊,我也是這樣想的,既然我們的想法一致,那麼我們共同發起天逐令,號召各大宗門家族的大乘期老祖修士 在這裡彙合,加上皇族的大乘老祖,然後我們一同去.”,辰皇說道。

天逐令是三個皇帝共同簽發號召三洲的,隻有在三洲遇到最危險的時候,纔會簽發,十萬年了都從來沒簽發過。

三個皇帝各自取出三枚天逐令,各自簽上名字,然後三枚令牌合三為一,天逐令散發著沖天的光芒,直衝雲霄。

天逐令也逐步上升到天空中,變得巨大,然後從天逐令四周發射出波形震盪,向三個州的每一個角落髮出訊息。

一時間,丹神宗,神劍宗,玄天宗,天玄聖宗,昊天宗,及幾大家族全部收到了天逐令的訊息。

天逐令是召集大乘以上修士,因此隻有宗門或家族有大乘修士的才被召集。而大家也知道,一旦有天誅令出現,必然就是有重大的災難而且無法避免,必須齊心合力。此時此刻大家隻有團結一心。

各大家族,各大宗門紛紛派遣自己宗門的大乘修士,有的是還在閉關的老祖,也被喚醒。大家陸陸續續的趕往星辰皇宮。

三皇正在宮中焦急的等待著,皇室的三位老祖也已經被喚醒了。

首先趕到的是丹神宗,神劍宗的兩位大乘期老祖,三皇立即迎接,“歡迎二位老祖。”

兩位老祖也客氣道,“這是我人族的共同命運,我們義不容辭”

加上皇族三位老祖,一共就是五位大乘期,後麵宗門家族再來個三四位,差不多10位了,起碼還是可以一戰的,三位皇帝想著,可是等了一會,還冇見其他宗門,家族來人。

宇皇很奇怪,“怎麼還冇來嗎?東州李家不是出了一個大乘小輩嗎?”

"再等一下吧,估計有什麼事耽擱了吧。",明皇說道。

就在他們議論著要不要再催一下的時候,

隻見門外陸陸續續飛落下好多人,

李家的李媚娘,昊天宗宗主帶著陳靈,蘇家老祖蘇偉帶著蘇小妹和蘇玉兒,碎葉城葉家家主帶著葉辰,天玄聖宗老祖,及李天昊帶著李依依,葉家姐妹兩,玄天宗宗主帶著陳曦妍,陳曦蓉,陳曦好,葉星,還有老祖。

葉辰一眼就看到了三丫和葉星他們,激動得向他們打招呼,而三丫他們也高興的手舞足蹈,不過礙於大人帶著,禮節問題,他們暫時冇有聚一起。葉辰揮手,示意一會再聊。

隻見老老少少一群人進入了宮殿內,一同向皇帝行禮,三個皇帝和老祖們納悶了,你們宗門家族帶孩子過來乾啥?

辰皇先問了,“李宗主,葉家主,玄天宗葉家主,你們帶著孩子來乾啥,這是去大戰,不是去玩!”,辰皇有些不太高興。

“是啊,各位,為何啊?”,明皇問道。

李宗主笑著拱手道,“我帶的都是大乘修士。”

“我們也是”,葉家主說道。

“我們也是” ,孫掌門也跟著說道。

“什麼?!這些娃娃是大乘?!”,三個皇帝和老祖吃驚不小,內心一百個不解,怎麼可能呢?但是又一想,這麼關鍵的大事,他們不可能開玩笑的,那麼真相隻有一個,就是他們真的是大乘修士!

“他們真的這麼小就是大乘?”,辰皇忙問道。

“的確是的,既然事情緊急,我們也隻好帶他們來了,大家是一榮俱榮。”,李宗主他們齊聲道。

“好啊,好啊。”,辰皇相信了他們的說法,對於他們能有這樣的大機緣,也是好奇。

“你們是獲得了什麼大機緣能夠有如此實力的?”,辰皇好奇的問道。

李天昊先說道,“是遇到一位叫林楓的大能,才使得 我女兒和葉家姐妹突破了大乘!”

蘇偉老祖一聽,“什麼,你們也是林楓大佬幫忙的?”

“怎麼?你們也是”,李天昊問道。

“是啊,我們也是啊。”,蘇偉老祖說道。

“這麼巧?”,李天昊說道。

李媚娘也出來說道,“你們也是林楓大佬的幫忙?小女也是!”

蘇偉,李天昊一眾人看向李媚娘,“什麼,你也是?”,大家腦袋快轉不過來了。

這時候,葉家主和玄天宗掌門孫掌門也出來說道,“我們也是林楓大佬的幫忙。”

葉家家主說道,“我葉家的葉辰的師父就是林楓。”

林楓這兩個字,在三個皇帝和在座的老祖耳朵裡重複了好多次,居然有這樣能培養出這麼多大乘修士的人,起碼是仙人了,如果有了仙人的幫忙,那麼這次劫難就不用擔心了。

而李媚娘,葉家姐妹,蘇家姐妹聽到她們都是林楓幫忙提升的,也就是說她們這些人都是林楓帶出來的,她們之間應該是師兄弟師姐妹關係了。想到這,她們互相望瞭望,舉手互相打招呼。

辰皇忙問道,“那位前輩在何處?如果有前輩幫忙,我們就不用擔心劫難了。”

李天昊道,“前輩來無蹤去無影,化凡曆練凡塵體驗,不知道在何處,也不好打擾前輩。”

明皇忽然說道,“辰皇,林前輩能夠培養這麼多大乘修士,是不是林前輩早就知道了劫難發生,所以才暗地幫助的?”

宇皇:“好像是這個道理,否則為什麼會無緣無故這樣做呢?即使曆練凡塵也冇必要提升他人修為吧。”

眾人都彷彿恍然大悟,蘇偉老祖說道,“我想一定是林前輩知道了此次劫難的發生,因此纔會幫助 前輩認為資質好的弟子提升,估計林前輩已經趕往了南荒之地了。在這之前,魔威森林裡所有的渡劫期妖獸,全部被林前輩給收拾了。”

“什麼?那可是無數渡劫妖獸啊,就簡單被乾掉了?”,辰皇驚掉了下巴。

“是啊,林前輩既然幫助我們消除了魔威森林的妖獸,那麼南荒肯定在林前輩的計劃中。”,李天昊道。

宇皇忽然說道,“雖然林前輩有計劃了,我們也安心了許多,但是這是我們三州的事,我們也要表示我們的決心,因此,我們還是要去南荒。”

“對的,否則我們什麼也冇動靜,那麼即使前輩幫了我們也是會對我們失望的,估計前輩的意思是曆練我們,讓我們成長,因此我們的計劃依舊不變,去了還可以幫助前輩。”,辰皇說道。

大家一致決定第二天趕往南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