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冷宮脫身,魏姝已興致缺缺。她今日的好心情被方嬪掃得一乾二淨,索性原路返回,打算回昭華宮。途中路過攬月閣。可世間事總是無巧不成書,正巧候公公被前呼後擁著出來,那身囂張氣焰一如從前。看見魏姝,他神情一滯。“魏……貴妃娘娘?”魏姝挑眉看他,一言不發。兩人之間有過節,可如今身為貴妃的魏姝卻再非候公公可欺淩之人,隻能忍氣吞聲的下跪行禮:“奴纔給貴妃娘娘請安。”權勢果然令人神清氣爽。魏姝咂摸著候公公這與之前判若兩人的態度,饒有興致的停下腳步:“公公,許久未見,一切可好?”候公公的腦袋幾乎低到地上,咬緊牙關才維持住恭敬的語氣。“承蒙娘娘惦記,奴才一切安好。”“這樣呀。”魏姝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彷彿聽了個笑話一般展顏一笑,語氣不明:“本宮還記得前次見候公公……”她話說一半,就意味深長的住口。可一副要秋後算賬的態度讓候公公大驚失色,心慌之下口不擇言:“娘娘,奴才還有事,可否能先行一步?”幾個戰戰兢兢的小太監大氣也不敢喘。來來往往的宮人無一不側目,那些探尋的目光彷彿一根根刺,紮得候公公心頭嘔血。好在魏姝欣賞夠他大驚失色的模樣,大發慈悲放過了他。“不勞煩公公,本宮先走就是。”她一揮衣袖瀟灑離去,不管身後的候公公咬牙切齒的抬頭看她背影,眼中恨海難填。想他入這攬月閣以來,風光無限,哪裡吃過這種虧?徒弟渾然不知他的怨氣,大喜過望的上前:“看來貴妃娘娘並未怪罪師父,師父往後總算能睡個好覺了。”無一字不是打在候公公麵上的巴掌。候公公怒氣填胸,又無處抒發,正好遷怒於撞到槍口上的徒弟:“廢物!”徒弟不明所以的抬起頭,就見候公公的臉色已黑如鍋底。沐浴在那充斥著勃然怒火的目光下,徒弟堂堂七尺男兒,竟不寒而栗。“師父……”這些魏姝全然不知。她隻當攬月閣的事是無關緊要的小插曲,千算萬算卻都算不到,候公公竟然會死。晨光隨著宮女曳地的裙襬灑滿琉璃瓦。清晨的禦花園一片寧靜,幾名宮女結伴踩過碎石小路,其中一人目光不經意掃向湖水。一片衣角從荷葉下探出頭。宮女好奇的彎下腰,撥弄湖水:“這裡怎有件衣裳?”正想叫同伴過來打撈,猝不及防的,她對上了水中一雙死不瞑目的雙眼。“啊——”尖叫聲劃破天際,打破了清晨的平靜。魏姝一覺起來,頭腦昏沉之際,就聽得簷下有兩個小宮女在竊竊私語。“外頭都說是我們娘娘做的。”“噓!彆胡說八道。”“這可不是我說的,外頭都這麼傳,難不成所有人都來冤枉我們娘娘不成?”“你……”兩名麵容稚嫩的宮女到底年紀小,管不住嘴的竊竊私語,全然不知身候多了個人。直至一道聲音憑空插入:“你們在說什麼?”彷彿晴天霹靂砸在兩人的頭頂,兩人不約而同的回頭,看清來者後雙股顫顫跪地求饒:“娘娘饒命!”候公公死了。這個訊息如砸入湖水的大石頭,將後宮平靜的風雲一攪而散,訊息很快傳入惠妃耳中。她一開始不以為意:“不過是個奴才,死了也無大礙,怎鬨得滿城風雨?”“娘娘有所不知。”白芷壓低聲音,垂下的眼中藏了幸災樂禍,“外頭都在說,是貴妃娘娘所為呢。”如今皇宮可隻有一位貴妃。她說的是誰,不言而喻。惠妃略有些意外,如削蔥根的指尖撫過玉如意,扯出一個不似笑的笑來:“這倒是有意思了,說來聽聽。”空落落的大殿隻有主仆二日。有些話也不必顧及著外人,白芷直言不諱:“候公公是落水死的,他到底是攬月閣的管事公公,偌大後宮有誰敢對他動手?”也隻有先前的魏姝,將攬月閣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不過這都是憑空猜想,更令人信服的是其它蛛絲馬跡。白芷娓娓道來:“何況先前候公公就與那位有矛盾,此事攬月閣人人目睹,並非空穴來風。”“更巧合的事,昨日那位前腳才見了候公公,兩人還說了會話,後腳人就冇了,當真是巧合嗎?”她彷彿親眼所見一般,篤定的語氣就差空口定凶手。最後還不忘彆有深意的補上一句:“就算是巧合,誰又會信呢?她作惡多端,此事又無人證物證。”白芷是最知魏姝和惠妃麵和心不和的。這番話意在點名惠妃,可後者卻像看一場好戲,不急不躁:“本宮知曉你的意思,可絕不能親自動手。”曾經的事還記憶猶新。那時她也義正言辭的去處置魏姝,最後卻被謝慕出言訓斥。她怎能重走老路?白芷不解她意,含蓄的勸說:“可機會難得……”“機會又與本宮何乾?”惠妃高高在上的俯視著她,眼尾染上譏諷的笑意:“本宮,隻需去求皇上做主。”白芷恍然大悟,心服口服的跪下:“娘娘英明。”養心殿。外頭的流言蜚語皆不入養心殿,當差的錦衣衛一如平日不吭一聲,墨允垂首候著。一陣香風撲鼻而來。惠妃不緊不慢的走近,未開口先盈盈一笑:“墨允公公,本宮要見皇上,可能勞煩你通傳一聲?”今日朝政不多,謝慕才得浮生半日閒。因此墨允並無阻攔之意,言簡意賅的答應:“娘娘稍等片刻,奴才這就去。”不等多時,他就去而複返:“娘娘,皇上請你進去。”惠妃微微一笑:“多謝公公。”她仔細的理好衣襟,才抬頭挺胸跨入正殿,花盆底鞋與金磚相撞出沉重的聲音。謝慕坐在書案後,獨自一人仍一絲不苟的身著龍袍,手持古書頭也不抬的詢問:“何事?”他最看書時最不喜人打擾。惠妃對他的喜好瞭如指掌,因此不敢說一字廢話:“回皇上,臣妾是為攬月閣的候公公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