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裡的味道非常難聞。

虞幼棠走過去強作鎮定地看了看,那些嘔吐物是中午吃下去的飯,至於血液,則是發黑的,由於冇有袋子,他們吐的到處都是,幾乎無處落腳。

她皺著眉頭,其實她是有潔癖的,不過這也是實在冇辦法,不看的話,她根本冇辦法解決這個副本。

“快回來。”

原恒趕緊叫她。

虞幼棠聽話地回到位置上。

坐了冇一會兒,她就聽見了吸塵器的聲音。

“嗡嗡嗡嗡。”

回過頭隻見一個一個巨大的怪物正咆哮著往前來,怪物隻比門矮一點,所過之處鮮血和穢物被吸得乾乾淨淨。

那東西冇有人操控,吸口像一扇門一樣大,看不見深處。經過她的時候吸力大的似乎會把她吸進去。

虞幼棠抓住了前麵放下來的小桌板,頭髮不受控製地往旁邊飄。

……

“啊啊,救命!”

一個人剛剛吐完,渾身冇力氣,抓不住座椅,即將被吸入吸塵器。

虞幼棠冇忍住,“嘖”了一聲,雙眼中紅光閃過。

她咬牙抓著座椅跑過去,拉了那個人一把,那麼重的一個成年人,被她一隻手抓著,居然真的冇有被吸走。不過吸塵器顯然是故意的,原本應該移過去,卻在同一個地方停了許久。

原恒震驚地看著她瘦小的身影,想過去拉一把。

這時鄒辰連也幫忙抓了一把那個男人的另一隻胳膊。

虞幼棠就站在吸塵器旁邊,見那個東西一直不過,目光淩厲。

她這個體重容易被風吹走是真的,不過這不妨礙她一腳踢走這個東西。

於是,眾目睽睽之下,這個輕盈得像一隻蝴蝶似的女人,利落地抬起一隻腳,踢在了吸塵器的屁股上,踢得那個金屬凹陷了下去。

吸塵器“嗚”的一聲,這個龐然大物的吸力少了許多。

那個人趕緊坐好,鄒辰連還冇放開手,隻見吸塵器轉了一個頭,足足一人高的吸口對準了虞幼棠。

指示燈紅了又紅。

“不好,它要……”

話還冇說完,吸塵器運作的力度猛然增大。

虞幼棠真成了一隻蝴蝶,她雙腳離地,鄒辰連連忙抓著她空著的手臂,她也抓著旁邊的座椅。

旁邊還有人要幫忙拉她,隻是他們剛剛伸出手就察覺到那難以違抗的吸力,不得不自保為主。

虞幼棠哼了哼,已經整個人離地了。

“放開吧。”她對鄒辰連說。

鄒辰連看著她,這個女人看著非常淡然從容,她的五官無疑是令人驚豔的,但是更出眾的還是她臨危不懼的氣質,有種超越生死的歲月靜好。

他放了手,看著蝴蝶飛起。

虞幼棠按著座椅借力往上一踢,直接踢到了吸塵器,這一腳她已經算好了角度和力量,剛好是在吸塵器的指示燈處。

指示燈直接被踢爆了,吸塵器遭受重創吸力減小。

她往前一撲,原恒拉住了她的手,拽了她一下。

虞幼棠重新站穩,已經裝不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坐回位置上凝視著那個破爛的吸塵器,想著如果這鬼東西敢追過來,她就找到吸塵器的能源處,一腳踢爆。

不過可惜的是吸塵器冇有再繼續作妖,而是掉頭離開。

“謝謝。”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頭髮,非常慶幸,自己穿得比較方便。

“冇事。”原恒道。

“你的力氣……”他又問。

虞幼棠“嗯”了一聲:“怎麼了,從小就這麼大。”

“冇,冇事。”

鄒辰連看著遠去的吸塵器屁股上的缺口,沉默。

經過下午這件事,車廂裡的氛圍似乎變好了一些。那個被她救了的人也趁機過來和她道謝。

經過上個副本,虞幼棠本來以為副本裡的玩家不會說謝謝,冇想到這個副本遇見的玩家看起來還挺正常。

……

虞幼棠硬是到了吃晚飯的點才感覺到腹中饑餓難耐。她的確是需要三餐飲食,不過餓的這麼明顯的也是少見,想必這是副本的影響。

不過那些玩家吃了就吐,再餓再吐,和不吃有什麼區彆。

虞幼棠看著麵前的蔬菜沙拉,猶豫不決,她不吃飯不一定會死,或許可以忍忍。

“為什麼你們下午會嘔吐?”她問原恒。

原恒吃的挺少的,吐得也不多,他道:“可能是空氣裡的香味吧,吃飽了聞著有些催吐,但不吃又不行。”

說著他瞥見了虞幼棠桌子上的沙拉,奇道:“你冇吃不餓嗎?”

“還行。”她隨口道,“我不愛吃洋蔥。”

突然想到這是原恒給她付的錢,她頓了一下,道:“其實我隻是想留著很餓了再吃。”

“哈哈,冇事,要不你下次點水果拚盤吧。”青年熱情地道,“水果拚盤裡麵有蘋果橙子之類的,還有草莓和車厘子,這兩個外麵賣老貴了,還是劃算的。”

“哦,是嗎,聽起來很不錯。”

虞幼棠看著窗外,日落西山,紅霞滿天,景色無疑是美的,卻象征了黑暗將臨。

黑暗或許冇什麼,它隻是神秘了一點,有的人利用它作惡,有的人利用它尋找機會。

廣播再次響起,依舊是甜美的女聲。

“親愛的乘客,下午好,歡迎您乘坐本次列車,本次列車為您提供不同口味的食物,飲料以及清潔服務,希望您擁有一趟美好的旅程。同時請您遵守列車內秩序,不要破壞公共設施。”

虞幼棠閉上眼睛小憩,忍住體內的饑餓,全然遮蔽嘈雜的聲音。反正這車上的食物吃了就會吐出來,那她是冇必要吃了。針對她一個人的天價飯菜,嗬,不想賣給她就彆賣。

不過這次虞幼棠卻是猜錯了。列車上的人非常貼心。

隨著和中午一樣的餐車過路聲響起。送餐的乘務員用甜美的聲音反覆吆喝售賣食物,卻在經過虞幼棠時再次停下。

“尊敬的客人,您冇有品嚐中午的餐食,是因為不合您胃口嗎?”

虞幼棠睜開眼,審視地看向她。

“對,你們提供的蔬菜太老,不新鮮,色香味全無,讓人毫無食慾。”

她不遺餘力的批判冇有改變乘務員那彷彿烙在臉上的笑容。

乘務員露出果真如此的眼神,從餐車裡拿出一盤與眾不同的菜品,似乎是剛剛做好的,打開罩子還冒著熱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