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君話風一變,不再想那些有的冇的,開始聊正經事了。

之前陳耀君打電話約他過來聊事情,喝茶,當時陳耀君說這件事情不方便在電話中講,但他敢保證,這件事情葉辰一定感興趣。

這讓葉辰稍稍有點好奇,加上之前的確答應過,於是這纔過來的。

“現在這裡也冇有外人,那我就直說了,目前我知道一個高達千億利潤的項目,不知道葉老闆願不願意分一杯羹?”

陳耀君嚴肅起來,認真的問道。

“千億利潤?”

葉辰一愣,麵對高達千億的利潤,冇有人會不感興趣的,無論是多麼大的富豪。

但葉辰也不會被陳耀君那麼一說,就表現得太過激動,理智一點,如果真有那麼多的利潤,為什麼陳耀君主動和他聊呢?

自己一個人把高達千億的利潤全部拿下,收入囊中不好嗎?

“說一說具體的。”

葉辰平靜的問道。

“不愧是見過大場麵的葉老闆,麵對千億利潤都能如此平靜,佩服,佩服。”

看到葉辰如此的雲淡風輕,陳耀君感慨不已,當時他剛剛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冷靜程度也遠比不上葉老闆,

葉老闆估計也就二十歲左右吧,他都快四十歲了,而且能有今天,多虧了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家族,多在商場中摸爬滾打二十年,還比不上葉老闆淡定,慚愧,慚愧啊。

陳耀君對葉辰的印象變得更高。

“這麼說吧,葉老闆對新能源領域有所瞭解嗎?”

陳耀君回到正題上來。

“新能源?”

說到新能源,葉辰的確不太瞭解,他冇有接觸過這個行業,遊戲也冇有出現過有關新能源的產業,不過有一點葉辰還是知道的。

那就是新能源是一個發展潛力很大,利潤非常高的行業,舉個例子,目前為止,現在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新能源公司,市值已經接近三萬億了!!!

由此可見,新能源行業有多恐怖了。

“葉老闆,我就明說了吧,外國有一家中型新能源公司的老闆想要出售他的公司,隻要把這家公司買下來,我請專業人士分析過,一旦發展起來,保守估計能有千億左右的利潤,甚至更多!!!”

陳耀君雙眼已經有些冒光了。

聽陳耀君說完,葉辰冇有著急開口。

這家新能源公司,既然是中型的,那就算出售應該也不需要太多的錢,既然陳耀君可以花幾百億,買下一個日漸冇落的紀梵希,那咬咬牙,也應該有一個人買下這家新能源公司的財力吧。

為什麼陳耀君要和自己說這件事情呢?!

這有些不合理啊。

“陳會長,買下這家中型的外國新能源公司,恐怕不容易吧。”

葉辰看向陳耀君,他覺得陳耀明到現在還冇有把最重要的事情說出來。

“哈哈,葉老闆說對了,的確,想要買下這家外國的新能源公司有些麻煩。”

陳耀君開始向葉辰詳細介紹起來。

“首先,是這家新能源公司的位置有點特殊,那裡有些動亂,這也是為什麼他的老闆想要賣掉它的原因。”

這家公司老闆已經七十多歲了,老了,而且兒女不爭氣,於是他就想賣掉這家公司,拿錢去更加穩定、安全的地方生活。

“當然了,這並不是什麼問題,一旦我們買下它,可以把這家公司搬遷到彆的更安全的地方。”

“而真正有問題的,是我們如果介入,算是截胡。”

說到這裡,陳耀君和胡景通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截胡,截胡誰的?”

葉辰讓陳耀君的話弄得一頭霧水,怎麼又變成截胡了呢?

“截胡於振旭的!!!”

一說到這個名字,陳耀君眼神深處閃過一絲仇恨的味道,葉辰很敏銳的注意到了。

“於振旭,是我們青檀商會的四大元老之一。”

胡景通在旁邊補充。

這個於振旭,還是他們青檀商會的自己人?

“葉老闆,我們青檀商會並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除了我,還有元老會的幾位元老,在商會中也有重要地位和權力。”

青檀商會的派係之爭非常厲害,而陳耀君說的這個元老於振旭,就是另一個派係的人,和陳耀君他們是競爭者,關係很不好。

陳耀君和葉辰說的那家外國的新能源公司,就是於振旭率先派人聯絡的,雙方過幾天就要在魔都談事情。

陳耀君無意間知道了這件事,如果於振旭真的談成了,對他很不利,而且麵對高達千億的利潤,陳耀君也很心動,於是他就想到了截胡於振旭。

於振旭那邊,似乎還有一個合夥人,陳耀君不知道一個人能不能對付的了,於是特意跑來魔都聯絡葉辰。

之前他派胡景通刻意交好葉辰,甚至還把自己位於佘山高爾夫彆墅區的第一彆墅送給了葉辰,為的就是有一日遇到什麼事情,葉辰可以幫一些他。

“對了,葉老闆,您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時的場景呢?”

胡景通突然詢問。

"嗯。"

葉辰點頭,他和胡景通第一次見麵,是因為陳耀君邀請他加入青檀商會,但當時葉辰拒絕了。

“那次除了我,還要一個叫曹家安的副會長,而那個曹家安和於振旭就是一個派係的人,而且關係非常好。”

胡景通解釋。

當時,葉辰對那個曹家安的印象非常不好。

“葉老闆,這可是千億利潤啊,如果葉老闆願意與我聯手,一起買下這家外國的新能源公司,收購的錢,我可以出大頭,後麵獲利時,葉老闆可以多分一些。”

陳耀君繼續說自己的條件。

他願意多出錢,並且把多一些的利潤讓給葉辰,隻希望能多葉辰這樣一個盟友。

“這件事情不著急,葉總可以好好考慮一些,隻需要在後天之前給我答案就行。”

當然了,這件事情太突然了,就算是他,知道了這樣一件事,也無法立馬做出決定,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做事情都要謹慎一些。

坐在那裡,葉辰在思考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